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鮑彤:4月23日晚 我相信全中國只有三個人知道六四要幹什麼

——鮑彤談六四 :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據李鵬日記的記載:在1989年4月23日趙紫陽出訪朝鮮後,鄧小平與當時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鵬和軍委負責人楊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並召開一次政治局常委會,但卻將時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的鮑彤非法排除在外,該會成立「中央制止動亂小組」,之後出台的人民日報「4,26」社論,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被激怒的學生則第二次上街遊行抗議。

聽眾朋友,在前兩次節目中,鮑彤先生為我們復盤30年前胡耀邦逝世後兩次學生上街的情況。據李鵬日記的記載:在1989年4月23日趙紫陽出訪朝鮮後,鄧小平與當時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鵬和軍委負責人楊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並召開一次政治局常委會,但卻將時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的鮑彤非法排除在外,該會成立“中央制止動亂小組”,之後出台的人民日報“4,26”社論,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被激怒的學生則第二次上街遊行抗議。

請聽對鮑彤先生的採訪內容:

鄧小平激怒學生上街就是為了鎮壓?李鵬日記對4月23日晚的記載

六四這個悲劇,很多人說是因為學生要怎麼怎麼樣,其實學生已經回去了,為什麼一定要把學生“找”回來呢?是誰要把他們“找”回來?是鄧小平!鄧小平為什麼要把學生找回來呢?就是為了鎮壓?要他回來再鎮壓他?到底鄧小平的動機是什麼?我說不清楚,只有鄧小平知道,我不知道李鵬知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楊尚昆知道不知道。

反正我認為:在4月23日白天,除了鄧小平,沒有一個人知道。但到了4月23日晚上,全中國一共有3個人知道:一個姓鄧,叫鄧小平,一個姓楊,叫楊尚昆,一個姓李,叫李鵬。(因為)他們三人在4月23日晚上有一件事,這件事李鵬日記裏面提到了一下,馬上就“瞇”掉了,不再說下去了。

23日的李鵬日記是這樣寫的,第一句話是:(晚上)“我到楊尚昆那裡,”但李鵬沒寫是楊叫他去他那裡?還是李鵬主動去楊那裡?第二句話是:“楊尚昆叫我見小平,我說;你也一起去,他同意了。”然後就沒有了,什麼話都沒有了。去了沒有呢?23日去了沒有呢?沒有說。如果去了,什麼時候去的?很多人都說是25日去的。

但是關於23日李鵬日記有了這麼一句話以後,24日的記錄是這天馬上就把北京市委找來了,要求彙報,而且立即決定:中央成立制止動亂小組,這是24日晚上。

李鵬告訴溫家寶:不要通知鮑彤來開4月24日常委會

24日晚上李鵬專門告訴中央辦公廳主任:“今天晚上的會,你不要通知鮑彤。”這個話是我造的嗎?不是,是溫家寶告訴我的。溫家寶在後一次常委會上跟我說:“上一次常委會開會的時候,李鵬說不能通知你,因此我沒有通知你。但是會議的情況你必須了解”

鮑彤:13大後,我不是趙紫陽的秘書,而是政治局常委的政治秘書

因為我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委第一次開會任命的政治秘書。也就是說:稱我鮑彤是趙紫陽的秘書,是不對的。在這個時候,鮑彤不是趙紫陽的秘書,而是政治局常委的政治秘書。

從13大以後(設立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13大第一次常委會成立時,一共討論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第一次政治局會議什麼時候開?議程是什麼?怎麼準備?第二個問題是:常委要任命一個政治秘書,決定由鮑彤擔任。

這個任命文件是發給我的,事先我根本不知道。我看到這個文件以後知道我有一個新的任命,叫做“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本來我還有其他的頭銜,比如;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辦公室負責人,後來撤銷了改成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我擔任主任,這是中共中央的一個常設機構。我還是中央宣傳領導小組的成員,黨的建設領導小組成員等。但是這件事情(指中央政治局常委開會)和我別的頭銜沒關係,只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這個職務有關係。

為什麼李鵬4月24日開政治局常委會?參加常委會的應該是政治局常委,再加上一個“政治局常委的政治秘書”,其他人都是列席的。我是當然應該參加的。

13大政治局常委會設政治秘書的來歷

紫陽還跟我說過:在毛的時候,政治局常委會是有政治秘書的,是陳伯達。毛以後就沒有了,12大的時候,當時中央書記處書記鄧立群毛遂自薦說:“我來當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常委不同意,說沒必要。但趙紫陽對我說:13大政治局常委會認為有必要設立一個政治秘書,決定任命是你。

鮑彤:排除我開會,我認為這是鄧小平決定的

是常委任命鮑彤任政治秘書,在總書記趙紫陽外出時由李鵬代理主持工作期間,李鵬有什麼權力告訴中央辦公廳不通知常委的政治秘書?我只能這樣懷疑,這也不是李鵬能夠決定的,這超越了李鵬的權力。我認為這是鄧小平決定的。是鄧小平要李鵬開會,還告訴李鵬:“鮑彤不能參加啊”,因此李鵬才告訴溫家寶。否則李鵬這樣決定,等總書記回來後他怎麼解釋呢?

4月23日晚,我相信全中國只有三個人知道六四要幹什麼

所以我說:在一開始的時候,只有鄧小平一個人知道六四他要幹什麼。那麼到了4月23日晚上的時候,我相信:全中國只有三個人知道,即鄧楊李。我想其他人都不知道。其他情況我們說不清,但動機只有由鄧小平來說。鄧小平的動機最初可能連楊尚昆李鵬也不知道,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正像文革發動時,毛澤東的想法,劉少奇不知道,林彪不知道,陳伯達也不知道。

有很多人問六四的真相是什麼?我說我不知道。因為在他們三人開會後的第一次政治局常委會上,我就被非法排除在外,使我無法執行常委政治秘書的任務,所以我也說不清。

這次會議的內容,後來大家都知道是聽北京市委的彙報,之後決定成立一個制止動亂小組。也就是說“動亂”兩字在社論26日發表前,在24日晚上就出現了。我說這話是根據李鵬日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