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在這艱苦的人間相依為命!

大概二十多年前吧,那時候媽媽医院裏,有一個清潔工,姓黃,大家都喊他黃師傅。黃師傅那時候大概快四十歲,每天拿着個小笤帚小搓斗在医院裏打掃衛生,人很老實。

黃師傅沒有老婆,自然也就沒有孩子。二十多年前重男輕女的人很多,有的生下來的孩子有點毛病,又是個女孩,就會被丟棄。

那天,值夜班的醫生聽到外面有嬰兒的哭聲,打開門一看,樓梯口放着一個紙箱,裏面有一個剛生下來沒幾天的女嬰,女嬰哇哇哭着,但是卻是一個兔唇嬰兒。

那個年代沒有監控,放孩子的人早就沒了影子,報警也無從查起。就在大家為這個女嬰的去留擔憂的時候,黃師傅撫養了她。

萬幸這個女嬰除了兔唇,並沒有其他缺陷。医院裏的同事都給他捐了款,大家這個給幾件衣服,那個給幾雙小鞋子。

那個時候很多奶粉推銷員會送給產婦奶粉,有的時候病人喝不完的奶粉,出院不要了,收拾病房的時候大家都會拿起來放好,留給黃師傅。有時候病人給送些雞蛋水果,大家也會塞給黃師傅幾個。

雖然黃師傅工資低,但是吃喝不算髮愁。女嬰雖然兔唇,但是在那麼多人的關懷下,很爭氣,身體也比較健康,大了一些後,醫院幫她做了手術,減免了費用,缺陷基本上就糾正了,只留下一道疤痕。

我經常在医院裏看到這個女孩子,跟在她的養父後面,在医院裏跑來跑去。樓梯間裏面有一間原來堆放雜物的小屋子,醫院特地讓後勤買了床和生活用品,安排黃師傅在那裡住下,那就成了黃師傅父女的家。

有了孩子後,黃師傅專門去找院長,說我受罪不要緊,只是天氣太熱孩子實在難過,能不能給安一個医院裏淘汰的二手空調,院長立馬讓後勤專門給他們從別處挪了一個。

後來女孩子上了學,學習很好,再後來,聽說她學了護理,留在了廣州。黃師傅也被女兒接了過去,勞累了一輩子的人,身體不太好,女兒一直伺候着他,直到去年去世。

每當我走到舊樓那個樓梯間,如今已經空空蕩蕩,我都會想起那時候我還很小,跟着媽媽去醫院,看到黃師傅端着碗,在喂小女孩喝米湯,昏暗的燈光下,一老一小,在這艱苦的人間相依為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知乎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