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開中國史上最大上訪迷霧

而根據一位參與執勤的警察回憶,4月25日早上,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從四面八方湧向市中心。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門的各個路口攔截他們,後來由警察帶路,把人疏導向中南海,最後形成了「所謂圍攻中南海」,其實他們係來信訪辦的,係警察安排的「包圍」。

1999年4月25日部分法輪功修煉者來到北京中央信訪辦反映情況,震驚當時的中外媒體,被稱作為“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的425法輪功學員萬人大上訪,也叫中南海事件。

當時中辦、國辦信訪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就此事發表了"公告",在"公告"中稱此次上訪者在中南海周圍"聚集"。

4月28日,北京各報均轉載了這個"公告"。7月中旬民政部宣布法輪功為非法組織,予以取締。

8月13日《人民日報》載文將4月25日的上訪改為法輪功修煉者"圍攻中南海"。一年多以後,即2001年1月7日,《人民日報》評論文章又將此事升級為"衝擊中南海"。

從"聚集"到"圍攻"再到"衝擊",這短短四個月不到的時間內(4月28日至8月13日),中央報紙如同變魔術一般,把一個上訪事件變成推翻政府的"衝擊中南海"。那麽實際的事實又係如何呢?

讓我們撥開迷霧把歴史的鏡頭拉回到4.25現場,睇吓當時的人們及中外媒體又係怎麼講的。

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至中南海的信訪辦上訪,把盲道都讓出來,過程秩序良好,城市交通井然有序,和平善良地等待結果。

源起:4.25上訪起因於天津一家雜誌對於法輪功做了不實報導,當時天津法輪功學員請該雜誌更正,但係結果導致了1999年4月19日到4月23日幾十位天津法輪功學員被警察毆打和關押,當其他學員前去了解情況時,則被告知“若要人去向北京中央反應吧!”當這些消息傳出後,引起鄰近周圍幾個縣市的法輪功學員的震驚,於是他們紛紛做出了到中南海上訪的舉動。

他們悄悄的來默默的在一旁等候

現旅居英國的謝衛國博士,當年係清華大學的研究生,回憶起當時的情況,他表示:1999年4月25日,我如往常一樣早上5點55分到清華小樹林學生煉功點煉功,當我聽到天津警察非法抓捕天津法輪功學員,我決定上訪,我與另外幾位清華學生騎上單車直奔中南海信訪辦。

早上8點,我們到達中南海,我們看到許多條路的人行道上噎站了很多人,一看就知道他們係法輪功學員。由於來自不同地方,周圍許多學員都互相唔識,我們都不聊天,每個人都默默的看着書。

公安人員指揮“包圍”中南海?

隨着當時人潮的聚集,警察們開始帶領着法輪功學員進行疏導工作,有的從北往南走、有的從南往北走,將中南海圍了起來。

據一位4.25的當事者投書明慧網提到:我們到警察指定的地方坐低,剛看了幾頁書又有幾個警察過來喊:“起來!起來!跟我們走,到前面大院去,首長在嗰度接見你們。”於是我們跟着警察從南往北走,走咗不到200米遠,就看到對面也由幾個警察帶領着學員從北往南走來。當兩隊學員接近時,就讓我們原地坐低,……當時我們覺得員警就係做普通的疏導工作,就聽從他們安排的站。而且我們站的時候還都主動把盲道讓出來,為的就係不給民眾或者政府造成麻煩。

而根據一位參與執勤的警察回憶,4月25日早上,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從四面八方湧向市中心。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門的各個路口攔截他們,後來由警察帶路,把人疏導向中南海,最後形成了“所謂圍攻中南海”,其實他們係來信訪辦的,係警察安排的“包圍”。

1999年4月25日,逾萬法輪功學員北京井然有序和平上訪。

朱鎔基帶他們走進了中南海

後來朱鎔基總理出來挑選了三位學員帶他們進入中南海,了解他們上訪的心聲。

目前住在紐約的法輪功學員石采東先生,99年4.25時正在中國科學院攻讀博士學位,他回憶那天朱鎔基總理帶他走進中南海的經過:

4月25日早晨七點半我到了府右街北口。附近街道兩邊和小區里站了許多學員,大家或站、或坐,有的手裡捧著書在看。人雖然很多,但既沒有阻塞交通,也沒有喧嘩聲,秩序井然。

因為我係第一次來呢度,連國務院信訪辦的門在哪裡都不知道。到了八點多,正往前走,忽然身後人群中響起了由稀而密的掌聲,在清晨的寧靜中顯得清脆。我回頭一看,朱鎔基總理和幾個工作人員正走出對面的大門(原來我剛才經過了中南海的西門),朝我們走來。

朱鎔基總理大概噎得知法輪功學員上訪,當時大聲問道:“你們來呢度做乜嘢?邊個叫你們來的?”站在他面前的學員不少係從農村來的,大多沒有發聲。“你們有宗教信仰自由嘛!”他接著說。

“我們係法輪功學員,我們來反映情況。”人群中有學員回答道。“你們有咩問題,你們派代表來,我帶你們進去談。”朱鎔基總理停了一下,接著說,“我也沒法和你們咁多人一起談呀!”

朱鎔基總理讓選代表進去反映情況。但係大家都係自覺來的,甚至彼此大多唔識,也從沒有想過要選代表。“你們有代表嗎?你們邊個係代表?”他又問。這時我已到了距離朱鎔基總理不過兩米的地方。“朱總理,我可以去。”我首先自告奮勇地從人群中來到他身邊。“還有邊個?”朱鎔基問。“我!”“我!”“還有我!”……這時大家紛紛舉手。學員們個個都想進去反映情況。

“人不能太多。”朱鎔基在站出來的學員中指了我們先站出來的三個人。朱鎔基轉身帶着我們朝南海西門走去。他邊走邊大聲問道:“你們反映的情況我唔係做了批示嗎?”

可係我們沒有接到他的批示,中間不知被邊個給截住了。

他們靜悄悄的離去地上不留一片紙屑

最後到了晚上朱鎔基總理,讓天津公安放了人,並且重申了國家不會幹涉群眾煉功的政策。而原本默默在一旁等候消息的法輪功學員收拾好周邊環境後,也靜靜的離去。

石采東先生表示,當時朱鎔基總理找來信訪局負責人、公安部、國安部、國務院辦公廳負責人聽我們反映情況,到晚上天津公安放了人。事件解決之後,學員們靜靜離去,時間係當晚10點。

而當年係清華大學研究生的謝衛國先生也提到他們在周邊的情況:晚上,我們得知朱鎔基總理將會妥善處理天津警察非法抓捕學員的事件,我們收拾好周圍的垃圾(包括警察扔在路上的煙頭),然後各回各家。

謝衛國先生講,當時在場的一位女警察很受感動,她講從沒見過表現咁好的上訪人,幾萬人在那待了十多個小時,走後地上乾乾凈凈的。

而當時也有許多行人駐足驚嘆:“中國有希望!”。好些當地居民對他們講:“我們在呢度生活了一輩子,咩樣的人我們都見過,有哭的、喊的、鬧的、打的、往裡沖的,從來沒見過你們這樣的。看到這樣的場面,這輩子真係沒白活”

警察有備而來最後和平收場

不過,當時警察似乎係有備而來,不僅出動了眾多的警察,路上也不斷地有錄影車穿梭拍照。最後這一場聚集上萬人的上訪,並沒有任何挑釁與示威,而以和平收場落幕。

根據當時在現場的法輪功學員描述稱,在4.25當天,公安武警的錄影車不斷在府右街上出現,不停地錄影拍照。公安和武警係公開錄拍,還有很多便衣偷偷錄拍。有些便衣還到法輪功學員隊伍中,只要見有人講咩,就湊上去聽。

該學員的一個鄰居在北京某醫院當醫生,第二天(4月26日)這位鄰居就告訴她,她們醫院昨天被武警奉命臨時緊急徵用,所有病房晚飯前全部騰出,並準備了大量外傷醫療用品,講有緊急任務,還有她好幾個同學所在的幾家醫院昨天也都接到這樣的命令並做好準備。實際上那天出動了北京和周邊地區所有派出所公安局國家安全局的全部警力。

雖然公安武警的全力出動,卻無法採取鎮壓的行動。聯合晚報於1999年4月30日的話題新聞就進行了這樣一段描述:很難令人想像,六四民運10周年的前夕,包圍中南海的,唔係要求民主人權的年輕學子,而係數以萬計修持氣功的“法輪功”弟子。這群法輪功弟子並沒要求中共當局要做咩高層次的體制改革,只要求“合法地位”與“寬鬆練功環境”。他們和平靜坐,不搞對抗,不向任何當局的權威挑釁,導致公安武警完全無從取締鎮壓。

4.25上訪海內外震驚與關注

而此次事件,在當時的中國,係非常特殊的一件事情,引起海內外的關注與報導。

1999年4月26日,聯合報駐華盛頓的記者林寶慶做出了以下的報導:法輪功會員和平集會美國務院肯定,美國國務院表示,美國歡迎中國大陸民眾得以履行國際認可的和平表達意見及集會的自由。美國國務院並指出,北京當局的節制,及中共國務院官員允諾會見,使得此集會得以和平、迅速的結束。

美國國務院也強調,中共國務皖今天向西方新聞媒體發聲明指出,政府從未禁止氣功活動,而“不同”的意見應經由適當管道解決。

同日,聯合報中[大陸新聞中心/台北報導]也提到,由旅居海外的大陸民運組織組成的“中國民運組織海外圓桌會議”昨天發表聲明,肯定中共總理朱鎔基在處理北京“法輪功”群眾請願事件中的態度。

聲明中指出:中共要求維護社會穩定,人民和信徒要求修練的自由,兩者並不矛盾。“法輪功”事件發生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共的宗教政策,其主導思想係政府要控制宗教,阻止民間宗教的正常發展壯大,好驚宗教威脅到中共政權統治。這使政府和人民站在對立面。呼籲中共當局,改變宗教政策,順應人民的要求,把宗教引導為社會的健康力量、穩定力量。

就因為此次事件,世界大媒體開始聚焦法輪功。紐約時報,亞洲時代周刊等媒體紛紛採訪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更多國際媒體也大幅報導和刊登採訪文章。

這震驚中外,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的4.25法輪功學員萬人大上訪。國際社會評價講,事件雙方所表現出的和平理性係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的。

和平上訪變調成為"圍攻中南海"

但根據幾份中共外流的官方密件顯示,4.25當夜,江澤民就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的領導寫了一封信,指控上訪事件有“幕後高手”在“策劃指揮”。(源於絕密文件:中辦發電[一九九九]十四號“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澤民同志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同志的信》的通知”)

6月7日,江澤民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聲稱“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係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該文件於6月13日在中共內部秘密傳達(絕密,中辦發電[一九九九]卅號“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澤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的通知”)。

緊接着江澤民在7月19日的高層會議中正式宣布定案,全面取締法輪功。20日就在全國展開逮捕法輪功學員行動。

而這場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的大事件,也於8月13日《人民日報》載文中將原本4月25日的上訪變成了法輪功修煉者"圍攻中南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