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掛肉抽打、逼做愛供獄警賞樂 新疆監獄秘辛曝光

自由時報報道/中共大舉迫害新疆人權而廣受國際社會抨擊,一名剛從新疆監獄逃出生天的哈薩克人近日向外媒披露獄中見聞,他說,入獄者除了會被像“鮮肉”一樣用鐵鉤掛起抽打外,更有犯人的妻子被送入獄中,被迫在監視器環繞的房間內與丈夫“結合”,供獄警賞樂。

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的《寒冬》雜誌接獲名為Asan(化名)的哈薩克族人爆料,表示自己此前因違反新疆交通法規,被警方逮捕後送往警局。他說,到了警局後,警員將他捆綁在鐵凳上,隨後展開一連串拷問,最終Asan被以電棍擊暈後送入監獄。

Asan說,獄中生活相當勞苦,環境條件極差,許多人被迫渾身沾滿排泄物生活,有人還因此受到感染。然而,監獄內最恐怖的還是所謂的受刑室。

Asan憶述,受刑室內架設有類似屠宰場掛肉用的排狀鐵鉤,囚犯若有狀況,將被銬上手銬送進受刑室內接受酷刑對待。他說,自己有一次被送進去,獄警將受刑者們的手銬掛在鐵鉤上,讓他們雙腳懸空,宛如“鮮肉”一般高掛在牆上,再用木棍狠毒抽打,直到犯人暈厥也不停手。

此外,監獄中更設有一間被獄警戲稱為“公母羊交配室”的房間,部分囚犯的妻子會被送入獄中與自己被關押的丈夫做愛,這時獄警會透過裝設在該房間內的無數攝影機觀看他們“辦事”取樂,待夫妻完事後再出言嘲諷、侮辱。

Asan說,新疆監獄內的犯人被虐死的事件時常發生,而獄方掌控驗屍程序,常常將死者冠上“因高血壓致死”等死因後就草草打發家屬,就算髮回的屍體身上傷痕纍纍,家屬也不敢多問一句,生怕有個萬一,連自己也被關進監獄。


新疆監獄:出獄哈薩克人講述獄中恐怖經歷

【編者按】:“我可能因為傳播這一消息會‘被死掉’,但橫豎都是死,我希望能把這個消息傳給國際社會,我願意為此作證。……如果這一法西斯集中營不趕緊被關閉的話,維吾爾和哈薩克民族會被種族滅絕的。”

這是《寒冬》剛剛收到的,一位剛從新疆一所監獄釋放出來的哈薩克人的呼聲。他講述了自己在監獄內所見到的恐怖內幕。本刊原文登載(為保護作者,採用了化名,信件內容稍作刪減),來信內容尚未得到證實。

監獄高牆(網絡圖片)
監獄高牆(網絡圖片)

我的名字叫Asan,我剛被釋放不久,不過目前我還在中國新疆。依照他們(中共)的慣例,像我這種人極有可能又會送進監獄。所以我想把我在監獄的經歷告訴給大家,隨他們抓我,但我的所見要讓國際社會知道,這些記錄都是真的,如果我還能活着,我願意為我的言詞作證。

因交通違規被抓進監獄

我因違反了交通法規,被帶到了交警大隊。到了交警大隊,他們說我還有其他違規記錄,需要調查,之後把我帶走了。他們把我捆在鐵凳子上,不停地問我:“我們查出你的犯罪記錄了,你在隱瞞,要如實交代,如果交代從寬處理,抗拒從嚴。”我說我沒有犯過任何法,他們就用電棍把我打暈。

醒來時,我發現我頭上被套了黑袋子,車裡坐着其他和我一樣的人,我們被押送到了監獄。我們每個人都手腳戴鏈,我的雙手是背着銬的,每個人都配有一個警察,他們把我們交給了獄警。

惡劣的生存環境

我們在裏面裸體接受檢查,獄警給我配了一套囚服。之後我被送進了一間囚室,裏面有56人。據了解,這裡的人包括我是犯了“輕罪”的犯人。牢房的中間有兩排小長木凳,每個人白天都坐在木凳上。晚上,身體力壯的就睡在凳子上,體弱多病的睡在地上。

每個房間都有兩個小桶,一個是小便用的,另一個是大便用。早晨上廁所時,體壯者先搶着方便,弱者最後方便,最後幾個人方便時因小桶滿了,排泄物很容易就粘到他們身體上,有些人因此引發感染。
在裏面,我們吃的飯食是饃饃跟涼自來水。

根本不需“培訓”的高知分子也被關押

我們無法正常交流,只能低聲交流。在悄悄交流當中,我了解到裏面有社會上各界人士。如:教授、漢語翻譯專家、電視台主持人、商人、政府工作人員、歷史學家、當地民族基督徒、薩滿教徒、無神論者及黨員,他們(被關)進此地的唯一理由就是因為他們的少數民族身分(維吾爾、哈薩克等)。

我被關押期間,獄警沒讓我們外出,但從監獄門小窗口我看到對面的牆上有一張宣傳海報,內容是一個七八十歲的老人和二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都手握着小紅旗微笑的照片,海報下面寫着“優秀學員”“學習中心精英”。在裏面獄警教我們唱紅歌及歌頌習近平的歌,獄警跟我們說:“如果背得好,就可以出獄。”

恐怖的受刑室 :我如“鮮肉”一樣被掛起來抽打

監獄的制度非常差,如果有漢族犯人(吸毒、賄賂、犯罪等)進來,經常會跟哈薩克犯人打架。漢族犯人說:“都是因為你們不老實,也害了我們,就是因為你們,他們也把我們關進來了。”大多數情況下,漢族犯人打我們哈薩克犯人時獄警不會幹涉,如果哈薩克犯人打漢族犯人,獄警會把哈薩克犯人給打暈的。

監獄裏還設有受刑室,那裡面有屠宰場用的專門掛肉的一排鐵鉤子,我們戴着手銬,他們讓我們站在小凳子上,把鐵鉤子放在手銬中間,之後把小凳子挪開,我們就像鮮肉那樣掛在上面了。他們把我們這一排“鮮肉”用木棍抽打,像是拍打掛着的毛毯似的。我當時被抽打得暈過去了,一醒來發現被押回了囚室。

我們是裏面處境“最好的”,因為我們犯的“罪”是“輕罪”,在我們下一層關着阿訇和跟宗教有關的人士。那裡面人不多,每間囚室二三十人左右。那一層有阿訇受刑室,那裡面中間有個小板凳坐阿訇,四角坐4個漢族囚犯,阿訇雙手放在膝蓋上,頭要往屋頂看,坐姿要立直,4個囚犯監視着阿訇。如果阿訇脖子累了、身體稍微傾斜、嘴巴微動(以為在默念經)漢族囚犯會訓斥阿訇,如果漢族囚犯哪一個表現優秀,他就可以減輕刑期,所以他們很積極地訓斥宗教人士。

邪惡的“公母羊交配室”

監獄裏有個房間,被獄警稱為“公母羊交配室”。那一間里的犯人們的妻子(沒被抓的)每6個月來一次跟自己丈夫“結合”。但是那一房間也有攝像頭,獄警們會在監控室里觀看他們,等他們出來之後會嘲諷他們。我在的時候,有好幾個哈薩克婦女以此種侮辱性方式跟他們的丈夫們“結合”了。

我知道的死亡事件

一名65歲的哈薩克老人被打死了。他死後,不到30分鐘就出來了“因高血壓致死”的“驗屍”報告,這說明類似情況屬於“常規性”例行程序運作。然後把他的屍體歸還給了家屬。死者身上有被擊打時留下來的瘀青,胸骨凹陷。家人看到他的屍體後默默地領走了,他們也深怕萬一指控他們(獄警)也會被關進監獄。

一萬人被釋放,但有可能被再次關進地下監獄

這邊邊境地帶有飛行器會巡邏飛行,如果四五個人聚集在一起,它會飛到他們上方偷聽他們的談話內容。
我出獄後,熟人看到我之後都嚇得跑開了,他們擔心因跟我談話而被關進去。民眾都很害怕,他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以什麼理由被抓捕,但他們知道他們遲早會被抓進去。

我所在的地方有一萬多個和我一樣犯“輕罪”的人被釋放了,按中國政府說法,我們是“背熟國家通用語言(漢語)”的“學習中心優秀學員”。但我們出不了我們的社區。據說是國際組織要過來調查,可能是因為此原因當局釋放我們了,等國際組織調查完之後,監獄下面建地下監獄,會再把這一萬多人關進地下監獄。有些地下監獄已經開始建工了,有些從監獄出來的熟人已經瘋掉了。

我可能會因為傳播這一消息而“被死掉”,但橫豎都是死,我希望能把這些消息傳給國際社會,我願意為此作證。

這根本不是什麼“學習中心”,而是針對當地少數民族的法西斯集中營。在此跟宗教沒有半點關係,期望國際組織趕緊過來調查。如果這一法西斯集中營不趕緊被關閉的話,維吾爾和哈薩克民族會被種族滅絕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自由時報/寒冬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