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我的六四:清華學生89年國慶跳樓自殺

1987年夏唐祖捷於上海外灘留影(Public Domain)

八七級研究生唐祖捷是文革後廣西全州縣第一位考上清華大學的學生。他作為一名普通學生參與了八九學運,可能出於因對六四屠殺不滿,在當年國慶節那天在學校跳樓自盡。八九學運領袖之一王德邦是唐祖捷的高中校友。他在今年清明節寫下一篇祭文,緬懷他的師兄。本台記者家傲請王德邦講講唐祖捷鮮為人知的故事。

記者:據您了解,唐祖捷自殺時具體是什麼情況?

王德邦:很詳細的細節我並不太清楚,說實在話,因為當時沒有親朋好友在他身邊,但是時間是準確的,10月1日,他在清華大學跳樓自殺。

記者:他為什麼要自殺呢?

王德邦:至於自殺原因,這麼多年來我了解到幾種主要說法。

第一種說法是官方對外發佈的,說他得了抑鬱症,所以跳樓自殺。他在1989年10月1日清華大樓跳樓的消息傳出來,無論從哪個角度都是讓人震撼、引人聯想的一件事。所以學校一方面封鎖消息,另一方面協調他的家人、老師統一口徑,就是說他得了抑鬱症,跳樓自殺的。

第二種說法源於私下與他有多年聯繫的同學和老鄉。他們說,當年10月1日,唐祖捷約了他的女朋友北京團聚。但因為戒嚴,外地學生當時根本買不到票,不允許去北京,結果他的女友就沒法趕到北京。很顯然,社會政治使他們兩人本來可能的團聚無法實現,這激怒了唐祖捷,讓他痛苦、憤恨,以至於做出這樣的選擇。

我認為邏輯性最強的是第三種說法,那就是因為他不認可當年的這場屠殺,他內心的痛苦、抵觸以及後來學校的審查,可能讓他產生了極大反感,進而選擇在10月1日這一天做出這樣決絕的舉動。這是我這麼多年接觸的一些人對此事私下比較共同的看法。

記者:他的遺體最後是怎麼處置的?

八九學運領袖之一王德邦(維權網

王德邦:他的遺體被火化了。他的骨灰被帶回了全州老家,並安葬在那裡了。

記者:當年他輕生後,他的家人趕到清華大學,此後又發生了什麼呢?

王德邦:以唐祖捷的心境,他生前肯定不願意與他的家人講,害怕家人為他擔心,這些情況他家人並不了解。但是,學校為了安撫他們,特別指出唐祖捷沒有加入某些組織,校方談到的組織肯定就是指當年被宣布的非法組織,包括高自聯對話代表團、天安門廣場指揮部。學校專門和唐祖捷的家人說,他沒有加入這些非法組織,沒有跟當局對抗。如果像官方講的一樣,唐祖捷是因為身患抑鬱症自殺了,那麼學校何必說這些話呢?這很明顯就是想有意開脫,把唐祖捷的死從社會政治的角度撇清關係。

記者:唐祖捷和您是廣西全州高中校友,而你們在八九學運之前就見過兩面。當時他給您留下了什麼樣的印象呢?

王德邦:第一,唐祖捷有遠大的理想,有憂國憂民的情懷,而這也是上世紀80年代一批知識分子的共同情結。第二,他為人非常正直、人格高尚、不落於俗套。正因如此,當年發生這樣的事,他不論是在情感還是理性上,可能都難以跨越心理障礙,所以導致他心情肯定是備受折磨。1989年5月下旬時,我在人民大會堂前見到他,他的神態讓我感到很吃驚。

記者:您能具體描述一下當時發生了什麼嗎?

王德邦:在此之前,我見到他那兩次,他都是意氣風發。他個頭雖然不高,但是他從中學起就開始習武,形體非常健康,精神非常飽滿。但是八九學運發生後,我在5月底見到他時,他神情憔悴,一看就是心靈上備受煎熬。

記者:據您所知,唐祖捷在八九學運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呢?

王德邦:他是一名普通學生,他應該不算是清華大學的骨幹。對八九學運這件事,恰恰是冷靜的人站不到前列來、選不上骨幹的。在這場學運、乃至最後全社會的民間運動中,恰恰是一些在某種程度上的非理性者站在了最前沿、跳得最高。我並不是全盤否定八九學運中的骨幹沒有理性者,但是他們當中很多人的確欠缺理性。

記者:您知道唐祖捷在八九學運中參與了一些什麼活動?

王德邦:我想,他應該參與了期間所有的大型遊行,他只是作為一名普通學生參與而已。

記者:您去年拜訪了唐祖捷年邁的家人。他們的家庭狀況如何呢?

王德邦:老人年紀已經大了,他父親已經去世了,他母親身體還算健康。唐祖捷的哥嫂都很勤勞,家裡生活還算過得去。

記者:您如今是如何看待唐祖捷當年跳樓輕生的決定的?

王德邦:我們老家全州這個地方,人的性格都特別剛烈。再加上唐祖捷雖然是學工科的,他對人文科學有鑽研。

記者:也就是說,您從某種程度上理解他的決定?

王德邦:我理解。我回過頭來想,當年我在人民大會堂前與他見面時,看到他那麼憔悴、神情那麼抑鬱,所以,其實那次見面已經就顯現出他可能會走向一條決絕之路的端倪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