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滲透澳洲媒體和華人社團 更多內幕曝光

近日,悉尼科技大學內舉辦了一場“中共統戰與海外華人社區專題研討會”。與會的各界人士披露了親身經歷的中共操控媒體和社團的實例,引發關注。

這場研討會着重於中共統戰對華人社區和華人媒體的影響、中共統戰如何影響海外華人的政治認同與價值觀、反共與反華的根本區別,及對海外華人如何應對等方面進行了深度探討。現場演講嘉賓包括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等和兩位在美國連線的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和王軍濤博士。

華文媒體老闆要員工向中領館官員認錯道歉

與會演講者之一林松博士是當地的華文資深媒體人,他表示自己僅僅是發表意見比較多,並不算什麼反共人士,但也受到一些各式各樣的壓力。

他回憶,“十多年前,我在傳媒工作的時候,老闆對我說:‘你好像對中國的意見比較多,不是那麼好。我們約個時間跟同事一起去見見某方面的官員吧。見面的時候,你跟他們說,你以後不寫這樣的東西了,你以後會寫一點正面的東西了。還要向這方面的官員道歉。’”

“我覺得很奇怪,我們這裡是澳洲,這個老闆建立一個傳媒在澳洲都有好多年了,居然跟我說這樣的話。如果按現在的反外國勢力滲透法來講,這個老闆是有點嫌疑了,要我向一個外國的官員認錯。我是澳洲國籍,從來沒有拿過亞洲其它國家的護照。”

他還介紹,除了傳媒外自己還從事教育工作。“十幾年前,某方面官員跟我從事教育的上司說,很“關心”我,並問他‘你為何要請林某某在你的機構內工作?’如果按澳洲新的反滲透法,這也是很有問題的。”

後來林松寫文章談到這幾方面的遭遇,並表示在西方如有不同意見,應該當面談而不是找他的老闆、上層領導談。幾年後中領館官員再見時很客氣,希望跟他喝茶交朋友,甚至邀請他去中國看看。

主持人當即表示,“這是活生生例子,林博士即是中共拉攏對象同時也是它打擊的對象。”

親共團體吞併不受控制的華人社團

與會的JP.陳是澳大利亞的華裔專業人士,分享了他親身經歷的三個例子,說明澳洲的社團被中共統戰、被控制。

他介紹,一個是去年SBS中文廣播介紹新南威爾士大學與中國國內搞一個辯論比賽,類似的比賽此前搞過好幾屆了。“這個辯論比賽的題目,比賽的隊長在當時的SBS電台接受採訪的時候無意中透露,這些題目是經過(中共)大使館批准的。”

“第二個例子,幾年前我家裡蓋房子,河南同鄉會副會長是搞裝修的,他告訴我下個月很忙,要到(中國)國內去開海外僑領的會議,代表同鄉會、代表僑領。對方是非常自豪說的。”

第三例子是JP.陳個人的經歷。大約2007年、08年的時候,他是澳洲中國專業人士俱樂部(CPCA)當時的主席。而此前的兩三年中共大使館出旅費把澳大利亞所有的科研、大學這些相關的華人社團召集起來開會,成立全澳華人學者聯合會(FOCSA)。

後來這個機構邀請他去參加他們的會議並問:“能不能將你們組織也合併到我們這裡來。”

陳先生說,“因為我前任跟我說過我們這個CPCA是最後一塊凈土,一定要堅持住。所以當時我堅決反對合併。”

那個機構的人不斷做他工作,甚至逼他搞民主投票,不能由主席一個人說了算。他說:“還好,最後投票時多數人反對合併。”

“09年後,CPCA就被非常親共的一群人給佔了。在開年會時,那個親共的人拉來一幫他們的老鄉,現場入會加入投票。選上來多是他們的人,以後漸漸被他們全掌控。”

與會的嘉賓也表示,很多社團也是這樣被親共人士一步步控制,他們鑽了澳大利亞民主法制的空子。

128個親共團體支持黃向墨水分大

今年2月澳洲親共僑領、億萬富商黃向墨的公民申請被拒絕,永久居留權被取消,這是澳洲自從反外國干預立法以後,受到懲罰的第一人。

隨後當地三家中文媒體刊登整版聲明廣告,有128個團體聲稱黃向墨今天遭遇,也可能是明天他們的遭遇云云,對黃表示同情支持。

原歷史學者李元華當眾表示,因為要參加研討會,上午看了報紙上的這128個團體,發現裏面水分很大。有一個團體名字重複了二次;和統會澳洲一個,還有5個州各一個,光和統會本身就有6個。另外再去掉和統會幾十個理事會員就不到百個社團。還有黃向墨擔任會長的社團,包括廣東僑團聯合總會,黃任董事會主席,他還是澳大利亞深圳總會的會長。

他分析,“這份廣告上第一個團體是和統會,第二個是澳洲中華經貿促進會。但這個會的慶祝晚會和第三屆主席就職典禮,需要大陸國務院僑辦批複,僑辦的網站上就有這個內容。顯然這個組織的屬性有問題,一個澳洲的機構為何要中共批複。”

西藏流亡政府澳洲代表處華人事務聯絡官格桑堅參也指其中一個簽名的所謂“澳大利亞藏族同胞聯誼會”,是在中共統戰部的扶持之下成立的。

他強調,這個組織打着西藏的旗號,但是活動的參加者是中共大使館官員、和統會的人、上海同鄉會等等,中共也滲透到西藏少數民族中了。2014年西藏流亡政府還專門發佈聲明不承認這個組織。2015年這個組織還成為和統會底下的一個組織。

現場還有聽眾披露,他的朋友是屬於其中一家簽名的社團,但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團體簽名支持黃向墨,都被代表了。

陳用林表示,有一些夫妻兩人就是一個社團。

現場還有一位澳洲成功華裔商人蔣先生披露,除黃向墨被澳洲政府取消永久居民(PR)之外,大洋洲還有兩位僑領因跟中共走的近,一位是拿了永居19年,另一位拿了永居9年,他們到期續簽時都出現問題,其中一位還被內政部約談。

中共用名利利誘華人當工具

中共前外交官陳用林認為,這些親共的僑領多因名利替中共辦事,他舉例,“當時2000年的時候,澳洲和統會3千元起步成立的,當時和統會的主席還比較低調的,當時他是中國茅台酒的獨家代理,他這麼積極是想保持住獨家代理的稱號。”

馮崇義教授表示,澳洲華文媒體的老闆、社團的頭目本身跟中國的貿易、生意的機會,都掌控在中共政府手上,這是中共國家資本主義框架造成利益結構。

他舉例,“辦媒體利潤很低需要廣告,廣告很多來自華人企業、或者社團打廣告,這部分廣告費多受中領館和各種權力部門控制的,這樣你要生存、發展,這個經濟結構強迫你低頭,要不你就不做。”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認為,任何國家來的人都會有名利方面的事情,“關鍵是自由民主的國家政府沒有可以讓他為追求名利而出賣什麼東西,這些國家也不需要這些東西。只有中共當局可以讓這些人能夠活躍起來、能夠有市場。假設沒有中共了,這些人也沒有地方可以去討好,關鍵問題在中共。”

澳洲反中共滲透的立法力度大華人可向三機構舉報

現場法律人士朱峰介紹,“華人不用太擔心或者恐懼中共在澳洲滲透,因為澳洲的情報部門非常清楚中共滲透的情況,他們都有那些親共僑領的資料和受到干預社團的資料。”

“澳洲政府這次立法的力度相當大,‘外國政府干預法’是刑法,是對澳大利亞1995年刑法的修訂。”

他還表示,另外澳洲新立了“外國代理人註冊法”,“你是外國代理人,你不註冊要強迫你註冊,你不註冊就要承擔這個刑法的責任。而且註冊的程序非常複雜,其實就是迫使你放棄。比如中共大外宣電視台在澳洲就要註冊,程序讓你覺得很麻煩最好打道回府。對代理人在精神上有一種很大的壓力。”

他強調,“如果懷疑某人是外國代理人就可以向澳洲三個部門舉報,包括澳洲警方、律政部及情報部門。具體調查手段由澳洲警察負責,因為這個法律已經上升到刑法,警方必須受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