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12歲中國女孩背人血過海關 隱藏著多少駭人的秘密?

中國深圳一名12歲的女孩,背着鼓鼓囊囊的書包準備入境香港,在監控鏡頭下的她泰然自若,與平常的“跨境學童”並無不同。可是“腫脹”的書包卻引起了海關人員的懷疑,檢查後意外地發現了142管人血,共計1.5公斤!原來跟“寄血驗子”的惡性事件有關!

這些人血經過檢測確認,均來自於孕婦,所有血樣旁邊也貼好了各個被採集者的姓名、妊娠周數與懷孕胎數等信息。甚至連“母血Y染色體基因檢測申請表”也被附上。

海關人員知道:這是一起與“寄血驗子”相關的惡性事件!正如女孩後來承認的那樣,她只要將血樣帶到香港,就有人給她“帶工費”,接下來的事情,無需她理會。

海外微信公眾號《精英說》的這篇熱文探討了這個現象:

對許多人而言,“寄血驗子”是一個尚顯陌生的詞彙,但如果了解到在中國大陸禁止進行非醫學需要胎兒性別鑒定之情況下,香港仍舊可合法實施相關操作,我們才會慢慢察覺其中的恐怖——有人為了生兒子,不惜提前將女嬰扼殺……

2019年的今天,快要忽略了“重男輕女”仍在肆虐這一殘酷現實的時代,一群成年女性指望着一個少女成為“寄血驗子”鏈條上的一環,幫助篩選掉女性胎兒。如此微妙的“循環”,難道不令人毛骨悚然嗎?

這位帶貨女孩,年齡還不足以讓她清楚帶着這些人血跨境意味着什麼,一來一回,她運送的其實不是“錢”,而是命運……

滴血驗子暗藏“殺機”

浙江永嘉的准母親小朱收到“寄血驗子”報告後,到醫院打掉了未成形的女嬰。在當地,“要男孩”是約定俗成的風俗。平日慈愛寬厚的長輩,卻在孩子性別問題上異常堅決,“哪怕多生幾個,也一定要有孫子。”

或是迫於外界壓力,或出於自身的“虛榮心”,想方設法提早知道胎兒性別,然後採取必要的措施,成了准母親們的默契。不知不覺間,“寄血驗子”像長了腿一樣,在街坊鄰里不脛而走。

這些准母親們不關心抽血者的行醫資質,有些也搞不懂檢驗到底是啥原理,她們在乎的只有最佳時期確定性別,“去女留男”。

 

 

如雨後春筍般滋長的需求,文章開頭新聞里的帶貨女孩,也無非只是整個龐大商業帝國的一角而已。

有警察告訴記者,需求最旺盛時,一個業務員就可以提成33萬。當母親的心愿對應着仲介的暴利,沒有人會在意這件事是否合法。

我們並不知道“寄血驗子”產業鏈的猖獗,已經導致多少無辜的生命被扼殺在母親腹中。但後窗工作室的記者在通過檢索裁判文書網中、2012年至2017年的51份相關判決後發現,在接受“滴血驗子”的數百人里,64個母親選擇打掉孩子……

不“寄血驗子”女性們就會好過嗎?

對於認定男孩比女孩好的群體來說,即便沒有寄血驗子這種事,女性們一樣不會好過。

一個懷有兩月身孕的孕婦喝下了丈夫給的一碗葯,結果去醫院檢測是砒霜中毒。經調查後才發現,丈夫誤信了保證生兒子的“轉胎”偏方,卻不知藥物是劇毒……

有一對河南夫婦因服用“轉胎丸”,生了一個兼有男性特徵和女性特徵的畸胎……有些“轉胎丸”甚至打着美國出口的旗號,專門坑害求子心切又缺乏科學常識的普通人。

“寄血驗子”、“捨命生子”、“轉胎”……為了得到男孩子,有太多極具風險的方法誘惑他們上鉤。

而且讓女嬰消失的辦法除了在“產前”動手腳,還有並不鮮見的“產後失蹤”。隨手在網上一搜,坑殺女孩的新聞難道還少嗎?

行兇者可以是女孩的父親、母親、奶奶等……而原因都出奇地一致——女兒沒用,是賠錢貨,所以殺了也不稀奇。

即使僥倖逃過了性別篩查得以順利降生,又在不受重視的環境中平安長大,女孩們的人生,也太容易背負着沉重的枷鎖。

消失的女孩背後是中國大陸的光棍危機

很多人可能沒有意識到,當重男輕女發展到一定程度時,被毀掉的將不僅僅是女孩。

國家統計局公布2018年末各年齡段男女性別比資料顯示,男性人口是71351萬人,女性人口是68187萬人,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多出了3164萬。

在1994年以後出生的人群中,中國大陸男女性別比已經突破110,高於全球範圍正常比例的103至107。也就是說,正在進入適婚年齡的年輕人群中,每100個中國男子中就有10個無法匹配到同齡女子。這一形勢只會更加嚴峻。

農村恰恰是“寄血驗子”等現象肆虐的地區。久而久之,竟然形成了一種獨有的社會文化現象——“光棍村”。

農村恰恰是“寄血驗子”等現象肆虐的地區。

農村恰恰是“寄血驗子”等現象肆虐的地區。(以上圖片來源皆為視頻截圖)

2016年,BBC記者深入中西部地區的農村,並報導了廣為存在的“光棍村”。如貴州省貴陽市牌坊村,村裡2249人,光棍就有282位,約佔男性總數的1/5。

甘肅省慶陽市焦村鎮同樣是男多女少。據媒體形容,女人在這裡就像“皇后”一樣,一天看30個小夥子,覺得人不夠好或者彩禮不夠的,直接扭頭就走。

海南省貢舉村村長曾繁暢,直到39歲才娶上老婆。他時常望着村口牆面上之標語“男孩女孩一樣好,人口素質最重要”若有所思,可他知道,標語寫得再大,這好不容易娶來的老婆,還是會被要求“一定生兒子”。

往小了說,生男生女牽扯到光棍村未婚男人的終生幸福;往大了說,過分失衡的男女比例隱藏着一系列社會不安定因素。

之前,“16歲少女被50歲老漢囚於地下室”的新聞掛了好幾日的熱搜——女孩被老漢以搭順風車為幌子騙上車,接着將她囚禁在地洞里性侵24天。

老光棍被抓獲時,給出的理由還是“娶不到老婆”、“太想女人了”之類的說辭,因此不惜鋌而走險,犧牲別人來滿足私慾。

值得注意的是,此犯案者就是來自於一個典型光棍村,僅他所在的村子就有40多個光棍。

常年處於如此環境中,發展到極端時選擇拐賣人口、性侵強暴等非法的方式,也屢見不鮮。

當我們將性別失衡、光棍村等議題與“寄血驗子”的社會現象連起來看,得到的是深深的不安與諷刺。

正如有句話所說的:當雪崩來臨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