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共黨為何能一再激活最陰暗最邪惡的「告密」手段

——黨國極權體制催生「告密」邪風

近來網絡媒體關注到中國大陸高校學生盛行告密老師講課情況,已經披露出好幾起老師因被學生告密而遭到當局解職、辭退、停課,甚至調查的消息。值得警惕的是這股告密邪風正在勁吹,可以預見因告密而更殘酷的對老師及學生的打壓正在全國展開。這種陰暗邪惡的告密習氣本質上是黨國極權病毒的一種外化形式,是由黨國極權統治機制催生的必然景觀,是民族割裂與自殘的表現,是完全背離法治、人權、民主、文明等等普世價值。民生觀察對中共當局在大陸掀起如此告密邪風,使大批教師與學生遭受極權之殃的情況,表示強烈抗議與嚴正譴責!

據媒體披露,清華學生3月25日向校方舉報,思想政治課老師呂嘉的言行“反黨違憲”。舉報者稱校紀委已經回應,準備啟動調查。

就在前不久,清華大學知名法學家許章潤,因為發表針砭時弊、憂思國運的文章,被中共當局停止一切教學、科研職務與活動;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遭到學生舉報,被校方撤銷了教師資格和降級處理;去年湖北中南財經大學副教授翟橘紅,因為批評人大修憲,結果被開除了黨籍,同時取消了教師資格。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因為“言論偏激”,被學生舉報後遭到解聘,等等。有網友統計,最近六年來,中國大陸至少有33位大學教師因為學生告密而被停職、開除甚至拘捕。

大學學生告密邪風如此盛行,直接原因是中共當局為了控制大學教師言論,公開在大學招募了所謂的學生信息員,培植眼線,遍布特務,搜羅教師言論,監控師生思想。當然,中共極權統治在高校安插培養學生信息員由來已久,它是一種制度,有明暗兩條線。暗的信息員是秘密的,老師同學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另一種就是公開信息員,2012年之後開始盛行,2014年開始公開招聘。

2018年10月,武漢科技大學在官網曾發出一個“教學信息員管理辦法”,裏面介紹的比較清楚。院校兩級的信息員,要收集“教學和教學管理信息”,對任課教師的教學態度、內容、方法、手段等進行彙報。每兩周彙報一次,校方根據他們的工作情況,按學期發放酬金。

事實上,在中國中共當局培植這種所謂的信息員,已經不止大學校園,而是擴展到了中學。今年4月1日,河南鄭州一個學生家長前往62中為他15歲的孩子跳樓自殺討說法,原因就是他孩子拒絕告密,多次被勒令寫檢討。孩子實在承受不住壓力,才憤而跳樓。由此可見,中共當局操控的信息員告密之制早已經漫延到了中學。

縱觀中共極權發展的歷史,可以說從其組黨奪權以來,就一直採取最陰暗而邪惡的手段,來達到操控社會的目的。尤其在奪得大陸政權後,更是掀起了持續不斷的各種侵害人權的政治運動,而每次政治運動都相伴着利用民眾自身來揭發告密,形成社會互相仇殺、撕裂狀況。

人類歷史上一切的告密機制,都是將人性中的邪惡通過權力手段充分誘發出來,是充分利用人性的罪惡面,用制度性利益使罪惡正當化、合法化、利益化。一旦人性中這種邪惡披上合法外衣,成為獲取利益手段,那麼人性的良善面就成為虐殺的對象,社會就必然邪惡橫行,良善遁形,道德毀棄,價值崩潰,是非顛倒,各種匪夷所思的怪象泛濫成災。中共奴役大陸民眾70年的歷史,就一再證明着這種罪惡的現實。中共極權是人性罪惡的催化劑,是人性罪惡的保護傘。只要中共這種黨國極權體制存在一天,就會將告密機制延續一天。

當然,黨國極權告密文化不僅盛行於中國大陸,實際上也存在於曾經的東歐,存在於所有共產極權浸染之地。所以,要想從根本上杜絕告密現象,就必需開啟一個民主法治憲政的現代文明社會。因為一個遵循普世價值建立的社會機制,公開機制與陽光政治是不需要告密的,公民的各種基本人權得到充分保護,一切以法製為準則,權力不需要公民告密,公民也無密可告,這樣社會才會和諧包容。

中共當局最近幾年加大學校及社會告密邪風,原因當然是統治危機在進一步加深,統治合法性日益缺失,廣大民眾日益唾棄極權統治。中共權貴集團為了延續自己奴役民眾的特權,為了擄掠社會更多財富,於是將各種邪惡的統治手段赤裸裸地擺上了檯面。中共當局在學校廣布密探眼線,豢養信息員,充分誘發人性罪惡,是完全背離人類文明與歷史發展,是與普世價值為敵,也是挑戰人類底線,因此必將遭到文明人類的警惕與唾棄。而這種告密機制是不能成為極權統治的救命稻草的。歷史事實一再證明,人類歷史發展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中共極權統治當局唯有順應人類歷史發展,認同普世價值,實行憲政民主,走上法治人權,才是出路!

民生觀察2019年4月9日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民生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