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宋代詩人的一首奇詩:女人要順着讀 男人要反着讀

宋代無名詩人的這首詩太神奇:正念是妻思夫,倒念秒變夫思妻。宋代詩人的一首奇詩:女要順着讀,男要反着讀,這樣才能出真意。

中國是詩歌大國,從《詩三百》起,古今詩人的詩歌作品可以說是浩如煙海,但是,真正能經得起時間考驗,並最終能流傳後世詩作可謂是鳳毛麟角。比如著名的詩歌愛好者愛新覺羅·弘曆一生就創作了四萬多首詩,但是,能讓人記住的還真不多。而有些小詩人,雖然在歷史上籍籍無名,但是,偶爾的一首小詩,機緣巧合下,竟也能成為後世所喜愛的佳作。比如唐代詩人張若虛,只憑一首《春江花月夜》,就奠定了他在唐代詩壇不可替代的地位。

今天介紹的這位詩人,是個真正的無名小詩人,許多史籍中都尋不見他的蹤跡,人們只知道他姓李,名叫李禺,宋朝人,籍貫不詳,生平不詳,學歷不詳,創作經歷不詳……他留給後人的,只有一首名為《兩相思》的奇詩。說它奇,是因為《兩相思》是首迴文詩,而又與其他迴文詩不同,它的內容表達,更優於他人。這首詩的奇特之處在於,正念與倒念竟然呈現了相輔相成又相對的情感,正念是妻思夫,倒念秒變夫思妻。

迴文詩是我國古典詩歌中一種較為獨特的體裁。唐代吳兢在《樂府古題要解》中對迴文詩的定義是:“迴文詩,回復讀之,皆歌而成文也。”有人曾把迴文詩當成一種文字遊戲,實際上,迴文詩也能也大作品。所以有人才說,“迴文詩反覆成章,鈎心鬥角,不得以小道而輕之”。

正因為迴文詩有着如此品格,歷來都有不少大詩人對迴文詩衷愛有加。比如宋代文豪蘇東坡,就喜作迴文。蘇東坡的《題金山寺》就是一首意境寵闊的迴文詩。其詩曰:

【順讀】《題金山寺》

潮隨暗浪雪山傾,遠浦漁舟釣月明。

橋對寺門松徑小,檻當泉眼石波清。

迢迢綠樹江天曉,靄靄紅霞海日晴。

遙望四邊雲接水,碧峰千點數鴻輕。

【倒念】《題金山寺》

輕鴻數點千峰碧,水接雲邊四望遙。

晴日海霞紅靄靄,曉天江樹綠迢迢。

清波石眼泉當檻,小徑松門寺對橋。

明月釣舟漁浦遠,傾山雪浪暗隨潮。

這首詩是蘇軾外放為杭州通判期間逗留鎮江時所作。那一天,路過金山寺時,蘇軾被那裡的美景所吸引,提筆寫下了這首正反都是表達金山寺美景的巧詩,借景抒情,表露了自己的心志。

其實,迴文詩最早是描寫閨密怨的,多是表達女子對離家遠遊者的思念之情的,所以,迴文詩又被稱為“愛情詩”。比如上文所說的《兩相思》,就是表達愛情的。

【順讀】《思夫詩》

兒憶父兮妻憶夫,寂寥長守夜燈孤。

遲回寄雁無音訊,久別離人阻路途。

詩韻和成難下筆,酒杯一酌怕空壺。

知心幾見曾來往,水隔山遙望眼枯。

【倒念】《思妻詩》

枯眼望遙山隔水,往來曾見幾心知?

壺空怕酌一杯酒,筆下難成和韻詩。

途路阻人離別久,訊音無雁寄回遲。

孤燈夜守長寥寂,夫憶妻兮父憶兒。

其他的迴文詩,正念反讀,表達的都是同一個內容,所以,就顯得過於“平淡”。而李禺的這首迴文詩,順讀倒念,空間和人物角色亦隨之轉換,表達的也是截然不同的主題,這正是它與其他迴文詩的不同之處。正讀是《思夫詩》,倒讀是《思妻詩》,合起來就是《兩相思》。這是一首千古奇詩,無論正讀反讀,都是古今傳誦的名篇!

(圖片來自網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老黃說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