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時事大家談:「低端人口」進城落戶 中國真能取消惡名昭著的戶口嗎?

中國政府日前宣布,繼續加大戶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區常住人口100萬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已陸續取消落戶限制的基礎上,全面取消和放寬大城市落戶限制,並大幅增加超大特大城市落戶規模。

中國是世界上為數不多仍保留戶籍制度的國家,這種制度限制人們自由遷徙,給城鄉之間造成一條巨大的人造鴻溝。當局為城市戶籍管理鬆綁基於何種經濟和社會考量?飽受詬病的戶籍制度會不會因此而逐步走進歷史?改革70年的戶籍制度會不會真正讓底層人民受益?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獨立時評人程坦。

劉開明:本次放寬幅度巨大,戶籍全面取消尚不明確

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說,應該說,這個最新措施的出台引起了很好的反響。具體來說,就是在100萬到300萬人口的城市全面取消落戶的限制;300萬到500萬人口的城市全面放寬落戶限制。

我們知道,中國政府從1984年開始,才允許農民進城經商、務工,允許小城鎮放開落戶限制,也就是農民可以通過購買戶籍的方式到小城鎮落戶。此後開始擴大到中小城市落戶。這在當時是一個重大舉措。本次放寬落戶限制的幅度之大,其意義可以和1984年開放農民進城經商、務工,以及開放小城鎮落戶的舉措相媲美。但是,它能不能成為未來全面取消戶籍制度的契機,我覺得現在還不容樂觀。

劉開明:中國戶籍歷史悠久,用於管控師從蘇聯

劉開明說,戶籍制度中國古代便有,《史記》中也說到過戶口登記。但是,從漢朝一直到民國,中國戶口僅僅是一個人口登記制度,並非用來限制城鄉自由流動。在民國時期的農業社會中,農民在階層排名中是靠前的。

總之,中國歷史上沒有通過戶籍來控制和固定人口的傳統。1949年特別是1953年之後,由於實行工業優先和城市優先,開始學習前蘇聯的戶口管理制度,就是把以母親的居住地以及她的職業身份為依據來確定子女的戶口作為對社會的管控方法。這導致一個人生下來就因為母親所在的地點和從事的職業而被確定社會身份。這實際是通過社會身份來管理人口的社會控制方法。

1958年以後形成嚴格的制度,一直到1984年,農民進城都非常困難,需要生產隊開具證明。後來開始發放身份證了,但是,城市僅僅需要勞動力,於是開始使用就業證和暫住證這“兩證”來控制人的流動。農民在城市如果沒有就業證和暫住證,隨時可能會被作為“盲流”受到驅逐。

1988年到1992年,又出台系列政策來控制人口流動;1992年甚至出台收容遣送制度。針對那些在城裡沒有這兩證的農民,公安可以進行抓捕和投放監獄並遣送回鄉。2003年3月,廣州大學生孫志剛被毆打慘死就是受害於這個制度。此事當時反響巨大,當年國務院便出台政策取消了這個制度。但是各地對外來人口的管控一直沒有很大放鬆,農民落戶也同樣面臨很大的困難。這引發農民工住房、教育、社會保障等系列問題,也造就了留守兒童問題,成為阻礙中國經濟進一步發展的障礙。

可以說,城市管理者的思維定勢是,只需要外來者的勞動力,而不希望他們就地落戶,因為那將意味着要對他們和他們的家庭負責任。

程坦:“推進新型城鎮化”,正面推動社經發展

獨立時評人程坦說,這次國家發改委的通知說得比較明確,進一步了解的話,其實國家發改委的通知是落實2016年2月份國務院發佈的《國務院關於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若干意見》的文件。

這個文件明確指出,除了其少數的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之外,都要為允許農業就業人口轉為城市就業人口提供落戶的方便。特別是已經在城市工作五年以上的農民工和各類學校畢業生和參軍在城市工作的所有人員,都要放開放寬落戶限制。除了極少數超大和特大城市之外,都要禁止設置購房、納稅、投資這類過去長期實行的限制落戶的政策。所以,我覺得這個政策影響是非常巨大的,對推動中國社會經濟發展有巨大的正面作用。

程坦:戶籍嚴苛遠超蘇聯,違背規律阻礙發展

程坦說,確實,中國戶籍制度是延續前蘇聯的做法,但是,其實行的嚴苛程度遠遠超出前蘇聯;另外幾個拜蘇聯戶籍制度為師的還有越南、朝鮮和非洲西部的貝寧王國。但是,無論前蘇聯還是越南或者貝寧,其戶籍制度的嚴格都遠遠不及中國,也沒有造成城鄉之間如此巨大的鴻溝。

我認為,中國當初實行這個制度出於兩個考慮。一是主觀的,就是要通過嚴格管理來加強社會管控;二是客觀的。當時,中國經濟發展低下,城市商業蕭條、無法提供足夠的就業崗位;城市人的基本生活保障都無法提供。曾經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政策就是城市甩包袱的做法。

那個制度帶來的弊端很明顯也有兩個。一是,一個人的身份因為生下來是農民的後代就終生是農民,除非參軍或者考上大學,否則就是一輩子被迫面朝黃土背朝天;無論他多麼聰明或者為國家做出多大貢獻,都得被捆綁在出生的土地上。這造成了社會成員之間的極大不公平。

二是從社會經濟學上說,限制人口流動違背社會發展和經濟基本的規律,阻礙人口和與人口相關的土地和資金向更有效率的城市集聚,因而不能像其他國家那樣,能充分發揮城市的集聚功能。既然違背經濟規律,當然就阻礙中國經濟的發展和進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