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美國對華為案升級處理 孟晚舟被引渡美國機率大增

最近,美國政府明確表示在用「反恐反間諜」的調查程序搜集到了華為的涉案罪證。另外,美國國防部最新報告指出,全球多種設備被發現有「後門」或安全漏洞,其中也多與華為有關。美國方面如此密集地釋放這些消息對華為會有何影響?外界又該如何解讀?本台時事評論員蕭恩先生談了他的看法。

美國對華為案用反間諜程序調查,孟晚舟處境更不妙了。

最近,美國政府明確通知華為公司,美國用“反恐反間諜”的調查程序已經搜集到了華為的涉案罪證。另外,美國國防部的一份最新報告指出,全球多種設備被發現有“後門”或安全漏洞,其中也多與華為有關。美國方面如此密集地釋放這些消息對華為會有何影響?外界又該如何解讀?本台時事評論員蕭恩先生談了他的看法。

美國以“反恐反間諜”程序調查華為 令華為案嚴重性升級

4月4日,紐約聯邦法院就華為公司涉嫌的13項罪名舉行聽證會,期間一名助理檢察官所羅門(Alex Solomon)表示,美國政府已經通知了華為公司,美國是以“反恐反間諜”的調查程序搜集到了華為的涉案罪證,並將用這些證據對華為進行起訴。

首先,怎麼看待美國政府以“反恐反間諜”的程序來調查華為呢?

本台時事評論員蕭恩認為,這反映了美國並不把華為案當作一般的經濟犯罪案,也不認為華為僅僅是牽扯到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

美國控方能夠申請到《外國情報監視法》(U.S. 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FISA)的調查授權許可(Warrant),就說明這基本是針對反間諜案了。這個《外國情報監視法》FISA,最初就是針對反間諜而建立的。在2001年的“9·11”恐襲後,又更多地被用於反恐調查。在“9·11”之前,每年被申請的FISA授權數量大概是100-200左右;到2001年以後,就漲到1,000多了。每年大部分的這種案件都是針對反恐或是反間諜的。

最近一、兩年因為“通俄門”調查,聯邦調查局(FBI)用FISA許可來監視川普競選團隊,這讓很多人好像是從媒體之第一次聽到關於FISA warrant這個詞。其實在2013年的斯諾登(Edward Snowden)案子中,媒體就報導過FISA warrant的。現在因為川普的關係,媒體又大肆炒作,讓很多人知道了這個名詞。但是以前因為這屬於情報部門內部的運作,FBI和其它一些情報部門可以申請FISA warrant,所以普通民眾不會特別了解這些事情。

總之,FBI要申請FISA warrant需要經過特別法院的批准。這個法院的名字就叫做“外國情報監視法院”(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這是一個專門的法庭,屬於司法部。

如果能夠得到這樣的許可,說明被調查的事件本身就牽涉到要麼是間諜,要麼就是與反恐有關。

因為華為牽涉到違反對伊朗的制裁禁令,所以華為案本身就牽涉到反恐的問題。同時也表明,因為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懷疑華為是替中共情報部門工作的,它們之間可能存在着很密切的聯繫,所以調查華為案本身也有反間諜的內容。

會給加拿大加壓 增大引渡孟晚舟成功機率

蕭恩先生繼續認為,這件事情反映了,美國對待華為的調查不是一個普通的刑事調查,也不是普通的經濟犯罪調查。這個事件說明,整個案件調查不僅是對華為案,還有對孟晚舟案,都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犯罪調查過程。

而且這種程序的調查對孟晚舟案應該會有一個更直接的影響。也就是說,因為美國方面提到是通過《外國情報監視法》的調查程序來拿到犯罪證據的話,這也等於是進一步給加拿大方面一個信息,告訴加拿大,孟晚舟引渡案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把普通的刑事罪犯引渡到美國的問題,它更可能牽涉到間諜方面、或者是反恐方面的問題。

加拿大要批准引渡孟晚舟,一方面是要經過法官審理,另一方面還要經過加拿大的司法部長來決定是否要把孟晚舟移交美國,這裡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考量就是,加拿大根據自己的引渡法,需要強調被告孟晚舟被指控的罪行,如果是在加拿大境地內犯下的話,她至少要被判1年以上。這個規定就是雙重犯罪(dual criminality)的認定,如果被告罪行在加拿大境內不算那麼嚴重的話,被告甚至有可能不會被引渡。

但是如果美國方面提出來,華為孟晚舟的案件牽涉到用國家情報監控的程序來拿到罪證的話,這說明孟晚舟犯罪的程度是非常嚴重的。

所以這會推動孟晚舟從加拿大被引渡到美國的過程,會給加拿大政府更多的壓力,加大孟晚舟引渡機率。因此這是一個應該考量的因素。

華為與中共情報部門的密切聯繫 讓美國啟動“反間諜”調查是有道理的

美國政府提到已經拿到華為的一些犯罪證據,那麼華為牽涉到反恐、反間諜的證據是什麼?我們現在可以看到嗎?

對於這個問題,蕭恩先生認為目前還不行,因為這個調查過程本身是保密的,而且還是在審理過程中,所有用《外國部情報監視法》搜集得來的證據必須要保密審理。

在審理過程中,美國方面會有通知給華為。至於審理過程中哪些內容可以公開,這還需要進一步觀察,還要看法院的決定。

關鍵問題是,華為本身跟中共的關係是美國長期以來一直都關注的,就是有沒有可能華為是替中共情報部門在工作。美國聯邦參議員馬克·盧比奧(Marco Rubio)就說,華為實際上就是中共間諜部門的一個實際代理人。因為有很多華為在中國大陸的運作,比如說,華為協助中共軍方、警方推動防火牆工程、金盾工程、面部識別工程、天眼工程、“平安城市”、“智慧城市”等等。也就是說,華為的一系列動作很多都是跟中共的公安部門緊密合作的,包括最近海外都特別關注的在新疆對穆斯林的監控系統等等,華為也是拿到了公安部和新疆公安部門給它們的大筆資金來建立起的一個監控系統。所以實際上華為跟中共的情報部門、軍事部門,和安全部門的關聯太緊密了。

因此美國啟動利用FISA warrant的調查是很有道理的。

華為的“後門”軟件是其網絡威脅和間諜行為的證據

另外一個值得關注的事件是,美國國防部的國防創新委員會(Defense Innovation Board)發佈的4月份最新報告指出,全球有多種設備被發現存在“後門”或安全漏洞,其中許多似與華為軟件泄露用戶信息相關。那麼關於這份報告有什麼看點呢?

對此,蕭恩先生說,我們先來看一下這份報告,在說到華為軟件存在“後門”時,這個報告提到了兩個例子。一個是諾基亞的安卓手機被發現存在“後門”,而且這個“後門”在不斷地把各種各樣的用戶數據發送到中國電信的網絡服務器上面去。最初諾基亞是因為要跟中共方面合作,所以應中共官方的要求就在中國大陸境內銷售的諾基亞手機中安裝了這種後門。這種做法是根本不考慮中國民眾的數據隱私問題的,因為是中共官方的要求和規定,諾基亞要符合中共的法律,所以就這樣做了。

但是意外的是,諾基亞把這個“後門”代碼也安裝到它銷售到其他國家的同款設備上,所以後來人家才知道,哦,原來諾基亞也被迫做到這種程度。這是諾基亞的安卓手機的“後門”問題。

另外一個案例是中國大陸的攝像頭供應商雄邁,也被發現有一個後門軟件,這個後門軟件的英文名字叫“Tluafed”,如果把這個英文詞反過來拼就是“default”(默認),相當於是一種反向認證,它是故意反過來的。

這樣一個“後門”可以讓中共方面很容易得到數百萬台攝像機背後的數據庫,因為雄邁本身也是一個做IP是攝像頭的蠻大的公司,它如果有漏洞的話,就等於是,通過這些監控攝像頭所得到的數據,可以被中共官方很輕易得就拿到了。

還有雄邁攝像頭所用的相關芯片是華為海思(HiSilicon)的SoC芯片。所謂“華為海思”其實就是華為全資下面的一個子公司。按照華為自己官方的說法,華為海思就是華為。所以這就是華為跟雄邁設備的一種合作。當然中共官方就能拿到更多的用戶的數據了。

這兩個是直接的例子,在美國國防部的這個報告中有明確提到。

華為的這種間諜行為,或者說這種“後門”行為,在最近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一份報告中也提到了。以前經常聽到的有,2014年T-Mobile被華為盜竊了它的技術。而NATA這份報告中提到了最新在2018年發生的,有一個比較系統的來自中共方面的網絡攻擊。這個攻擊來自於APT10(Advanced Persistent Threat10),就是來自於第10組的“高級而持續的威脅”。這種第10組的威脅專門針對航空設備、電信公司,還有政府部門,他們通過進行持續的網絡攻擊來盜竊信息。

這個APT10被發現的最新一次大規模攻擊是去年12月份的時候,他們大規模地攻擊了歐洲、亞洲,和美國,來盜取信息。

這裡體現出中共方面是很系統地想要在電信方面能夠拿到更多的信息,這也跟目前華為大規模的擴張是相互呼應的。

所以,來自中共方面的網絡威脅明顯是非常嚴重的。

歐洲還未認識到華為威脅的嚴重性 這讓歐洲處於危險狀態

那麼在這麼嚴重威脅的情況下,歐洲針對華為的策略又是什麼呢?

蕭恩先生表示,剛才提到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這份報告的態度並不象美國國防部那份報告清晰,因為在美國國防部報告中,美國很明確地談到了用哪些方案來應對,目前比如說電信設備的供應鏈已經不可能避免沒有中國設備了。那麼,對於這種現狀,怎麼去應對?

美國方面的報告已經在這個層面去分析這個問題了,但是歐洲的這份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報告甚至還在討論怎麼樣應對華為的這個dilemma(困境)問題,還在斟酌。就是一方面你要考慮歐洲的電信公司或者國家的經濟成長,另外一方面你要考慮華為可能帶來的威脅和風險,在這兩方面去衡量。所以NATO這份報告的力度上是跟美國的國防部報告是沒法比的。

另外一點,歐洲方面的一個蠻大問題就是,象德國作為歐盟最主要的國家之一,它還在觀望之中,德國的外交部長甚至還專門提到說,關於華為是不是一個威脅還要看有什麼樣的證據。德國和歐洲還在這個層面討論問題,而不是象美國的行政部門已經是非常明確地認識到,華為給網絡帶來多大的威脅,這在美國已經形成一個共識了。

比如說共和黨籍的盧比奧參議員和來自弗吉尼亞州的民主党參議員馬克·華納(Mark Warner)兩人在3月1號就專門對國家情報局(National Intelligence)局長丹··寇茨(Dan Coats)提出過一個要求,要求國家情報局出一份報告,專門談華為是怎麼樣影響5G的標準制定的。這說明,美國不僅了解華為是如何想要搶佔5G市場的,他們還要進一步要了解華為是怎麼樣影響5G標準的制定的。

但是在歐洲方面,很多國家還在斟酌,當然有一些國家象丹麥或者英國已經禁止使用華為設備了,但是一些大的歐洲國家,象德國,都還沒有一個很明確的針對華為的策略。

這對歐洲來說,是一個非常危險的狀態。而且在5G標準的制定過程中還牽涉到華為在整個歐盟的運作方面,其實也給歐洲帶來很大的威脅和挑戰。

華為在歐洲還有個策略,比如,華為在德國專門建立了一個所謂的“網絡安全評估中心”。這是華為自己建立的,它做給歐盟看,如果對華為的設備安全有疑慮,歡迎到這個中心來檢測華為的設備、軟件,看看有沒有漏洞。

這就讓人想到,比如中共說在監獄裏沒有虐待人,象當年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一樣,中共方面邀請外國媒體去參觀,那麼外國媒體去看的時候,那個勞教所早就已經經過包裝了。

所以由華為設立這麼一個“安全評估中心”,然後再邀請歐盟的官員或者是技術官員來評估它的設備和軟件是否安全,這其實就是一個裝飾性的東西。因此歐洲目前還陷在一個比較困難的境地,對於整個華為,還有方方面面的中國電子產品公司對整個歐洲網絡安全所帶來的威脅,歐洲還沒有能夠形成一個整體,這是一個比較大的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子涵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