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天津大國企接連爆雷 已資不抵債

天津國企也是全國國企的縮影。中共文宣常吹噓,中國規模最大的幾家國企,僅員工數量就碾壓世界很多國家。世界主要經濟大國強國,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有這麼多中央或地方政府控制的國企、國有股份,但這首先不是為了中國經濟,而是中共體制要保生存,要更方便操控股匯、金融、房地產等市場,如此被干擾的中國經濟怎麼會有健康體質與發展。

渤海鋼鐵被爆出近兩千億債務危機後,今年8月,渤海鋼鐵正式進入破產重整程序。

天津龐大的地方債務又露一角,這次是天津物產集團爆發流動性危機,負債規模近兩千億。天津物產是天津最大的國有企業。

媒體報導,截止到2018年第三季末,天津物產的總資產為2,456.84億,總負債規模1,878.29億。據稱,負債是真實的,但這資產裏面有多少是不實的,就不太清楚了。而之前有說法,天津物產總資產不過逾1,200億元左右,實際已資不抵債。

天津物產是天津第一大國企,但不是第一個爆雷的大型國企。僅去年一年,就有渤海鋼鐵負債近1,920億元、正式進入破產重整程式,以及天房集團驚爆1,830億負債、波及56家金融機構,涵蓋四大行和各大股份銀行和主流信託機構。

天津物產、天房和渤鋼都是數一數二的天津國企,短時間內接二連三爆雷,顯而易見,天津大型國企普遍危機,而且各個都背負兩千億(實際數字可能更高)的債務巨雷,同時,天津本地所有銀行幾乎集體踩雷,要是一顆雷爆炸,被指將波及大半個中國金融圈。其實,已有天津農商銀行書記、董事長殷金寶在辦公室割腕身亡,可見相關內幕之黑。

那麼天津國企如何演變至此?在張高麗時期,開啟了所謂“世界500強”的速成模式,“代表作”莫過渤海鋼鐵。2010年7月,把天津鋼管集團、天津鋼鐵集團、天津天鐵冶金集團和天津冶金集團4家鋼鐵國企整合重組,組建了天津一家獨大的渤鋼集團。

渤海鋼鐵能這樣做大,但不能這樣做強,該集團自成立以來就靠政府大手指揮金融機構源源不斷為其輸血。在黃興國落馬後,財經媒體釋出一則內幕足以管窺,即幾年後渤海鋼鐵快撐不下去的時候,黃興國組織天津所有銀行的一把手一起開會,要求給渤鋼倒貸。

現在李鴻忠時期,盛行政策圖利,例如2018年天津出台所謂“海河英才”,一度引發媒體熱報,自該行動計劃發佈以來,不到24小時之內,已經有30萬人辦理落戶申請。不過,天津物產頂着“一帶一路”政策照樣爆雷,何況人才落戶的地方政策後來也沒有能救了天房集團。

此外,2017年天津出台所謂“小散亂污”企業取締整治,坊間直指這是以環保之名嚴厲打擊各類民營企業,目的是再騰挪市場給身陷債務危機的國企。但天津國企在經濟活動中佔比高,民營經濟一直只是夾縫中生存,所以根本擠不出多少空間,卻重傷民企也重傷天津經濟。

參考一個統計資料,在A股天津板塊的上市公司中,實際控制人是國企的近6成。另一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工業企業利稅總額,只佔天津全市比重的25%。這說明天津國企的盈利能力完全靠不住,還是民營經濟貢獻多。

總之渤鋼、天房、天津物產等爆雷國企是天津國企的縮影,把幾家企業圈在一起就是“做大”,在供給側逼退民營就是“做強”,存續期間仰賴政府財政輸血或強制銀行貸款,該破產的時候不破產,結果債務窟窿越補越大,最後負債上千億,資不抵債,全民買單。特別是反腐數據顯示,國企資產與利潤的核心問題是被“五鬼搬運”。

其實天津國企也是全國國企的縮影。中共文宣常吹噓,中國規模最大的幾家國企,僅員工數量就碾壓世界很多國家。世界主要經濟大國強國,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有這麼多中央或地方政府控制的國企、國有股份,但這首先不是為了中國經濟,而是中共體制要保生存,要更方便操控股匯、金融、房地產等市場,如此被干擾的中國經濟怎麼會有健康體質與發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