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長平:中共佔領了中國人的大腦 正在讓西方人學會自我審查

——大外宣 顛倒的世界

大外宣的效果,並不像它在有些事件中表現出來的那樣可笑。首先,它讓已經在國內接受了洗腦教育的留學生和海外華人保持了信息和思維的一致性。他們不再需要經受前輩人遭遇過的思想衝擊,換一個角度看中國,而是和在國內一樣理所當然地為專制政府辯護。其次,它利用西方的多元包容等價值觀,把自己打扮成多種聲音中的一種,教育西方人「兼聽則明」。

先講一個蘇聯時期的笑話。有人問:共產主義社會還有警察嗎?得到的回答是:沒有,到了那個時候,人民已經學會了自己逮捕自己。

對於中國來說,它並不是一個過時的笑話,而是一直都在重複的現實。中共從延安時期開始的整風運動,到五十年代的思想改造,都是要求知識分子“從靈魂深處”貶損、羞辱和限制自己。“文革”時期的家人互相揭發,同事彼此告密,師生之間敵意監督,從來就沒有結束,最近更是重放異彩,在被制度化重建。

需要檢舉揭發的人只是少數,大多數人早已經學會了思想上的自我逮捕和自我處決,任何“危險的思想”都會被自行“消滅在萌芽狀態”。

有些專制者看重外在的恐嚇,比如警察的威壓;有些專制者更強調內心的臣服,也就是洗腦宣傳。中國統治者從來都“軟硬兼施”和“恩威並重”。近年以來,中共加大對內對外的洗腦宣傳,“軟”和“恩”攻城略地,所向披靡,不僅佔領了中國人的大腦,也正在進軍西方人的思維。

大外宣碩果累累

無國界記者發佈的最新報告《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指出,中國一方面大規模的投注人力與資金擴張國營媒體,對外宣傳中國的正面形象;另一方面以簽約、持股、併購等方式,直接或間接地將他國媒體的報導轉向對中國有利。

“大外宣”體制於中共建政之初就開始建立,高調公諸於眾,則是在2008年之後。這一年的拉薩騷亂、汶川地震、奧運火炬等事件引發批評,當局不僅不加反省,而且認為遭受譴責乃因對外宣傳力度不夠。根據當年《南華早報》報道,2009年,“中國政府準備耗資450億元人民幣,推動它的主要媒體機構向國際擴張,以改善國家在國際上的形象”。這一消息作為正面的“國家形象工程建設”,被包括新華社在內的中國官媒轉發或者重新報道。

當時外媒只是作為一個異聞報道。今天,它已經改變了國際社會的政治現實。無國界記者報告揭示,中共官方媒體全方位的面向世界各地閱聽眾製作新聞。環球電視網在多達140個國家播送節目,中國國際電台破紀錄的擁有65種語言的節目,中國日報在全球的讀者約1.5億人。

人民日報負責編輯的《中國觀察》以增刊、夾頁的方式,在美國的《華爾街日報》、英國的《每日電訊報》、法國的《費加洛報》、德國的《商報》、俄國的《俄羅斯報》以及日本的《每日新聞》等全球各類媒體上發表。

“顛倒的世界”

這些大外宣的效果,並不像它在有些事件中表現出來的那樣可笑。首先,它讓已經在國內接受了洗腦教育的留學生和海外華人保持了信息和思維的一致性。他們不再需要經受前輩人遭遇過的思想衝擊,換一個角度看中國,而是和在國內一樣理所當然地為專制政府辯護。

其次,它利用西方的多元包容等價值觀,把自己打扮成多種聲音中的一種,教育西方人“兼聽則明”。但它對明晰事理本身毫無興趣,而是千方百計傳播扭曲的思維和錯誤的信息。在國內,“多元包容”正是他們所要抵制的普世價值之一,“定於一尊”是公開宣傳的政治目標。

越來越多的西方人接受這樣的教育,正在學會自我審查和自我懲罰。

最新的例子是,倫敦政經學院校園內豎立起一個藝術作品,一個倒置的世界政區地球儀。地球儀上,台灣與中國被標識為不同的顏色和名稱。儘管這個作品叫做《顛倒的世界》,但是仍然遭到中國留學生的抗議。倫敦政經學院竟然決定修改作品。

修改作品的理由之一,是尊重中國留學生在領土主權完整方面的感情。這種“感情”根本上是宣傳虛構的,事實上中俄邊境的若干割讓領土的條約在中國是國家機密,這些留學生根本沒有膽量去過問。

另外一個理由更加荒唐,要求藝術作品和政府的政治觀點保持一致,以中國政府要求的方式承認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分。藝術創作要和黨的利益保持高度一致,這是英國藝術家和中國藝術家共同遵守的準則嗎?

倫敦政經學院用自我逮捕和自我處決,深刻地演繹了這幅作品的主題:顛倒的世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