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孟晚舟案 兩位加人命懸一線專家:政府必須對中共強硬

中共當局拘捕加拿大人康明凱(左)和史派沃(右)被普遍認為係對加拿大的報復行為。

在中國被拘留的加拿大人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史派沃(Michael Spavor)最近獲得加拿大政府駐中國領事官員的第五次看望,他們每月被允許會面半小時,但談論的內容受到中共當局嚴格限制。

加拿大亞太基金會(APF Canada)資深研究員約翰斯頓(MargaretMcCuaig-Johnston)女士認為加拿大人現在正命懸一線,政府必須採取強硬措施。

“被拘留者”這個名詞聽起來就係一個人被關起來了,無法回家和工作罷了。但在中國這個詞遠遠無法描述他們地獄般的經歷。

加拿大應美國引渡要求在溫哥華機場逮捕了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後幾天,在中國的加拿大人唐明凱和史派沃突然就被綁架了,相隔不到一天,唐明凱在街頭被帶走,而史派沃係從機場被綁架。

從那以後,他們二人一直沒有被允許請律師甚至與家人打電話。他們每天被審訊數小時。根據中國法律,國家安全部可以審訊被捕者長達六個月,以便讓被捕者在被脅迫下承認他們可能犯下或可能跟本沒有犯下的罪行。

地獄般審訊經歷

當他們被審問時,很可能行動受到限制,就像幾年前無辜的加拿大咖啡館老闆凱文·加拉特(Kevin Garratt)所經歷的一樣,他係被扣在“老虎椅”中接受審問。

人權觀察2015年關於中國拘留所的報告描述了中共當局使用這些金屬的老虎椅。囚犯的腳踝被夾在靠在椅子腿上的虎鉗中,他們的手腕被夾在靠近椅子前部的鐵架上,因此他們不能移動手臂。

加拿大咖啡館老闆凱文·加拉特在中國被關押和審訊後回到加拿大,在溫哥華機場與妻子相擁。 

人坐進這種金屬椅子極度不舒服,係一種折磨人的方式。根據加拉特先生的講法,在一天受審結束時,囚犯都很難在每日審訊記錄上籤署“口供”,因為他的手腕已經腫成正常尺寸的兩倍。

審訊者手頭有囚犯幾年時間內發送的所有電子郵件和電話。這種“證據”來自中共當局長期監控外國人(和中國人)的電子設備。

據報,中共正在監控大約100名加拿大人,以便隨時讓他們成為囚犯。其實也不只係加拿大人,中共也監控其它國家的國民。

有了這些“證據”,審訊人員可以隨便講出數月或數年前某時、某地,囚犯發給邊個電子郵件和內容,好像他們知道一切細節。但呢度審訊用的“技巧”就係他們把自己歪曲過的內容加在他們已經知道的細節中,迫使囚犯承認所有的內容,其中包括他們刻意加進去的謊言,很可能囚犯根本就不記得這些細節了。

更重要的係,囚犯感覺審訊者已經知道了一切,所以會講出多年來自己保持聯繫的其他人的信息,這樣囚犯所招供出來的人也可能被起訴。注意,審訊過程中可唔係安安靜靜的聊天,而係審訊者尖叫和厲聲呵斥的問詢和指責囚犯。

當囚犯沒有受到審訊時,正如加拉特在自傳中所講的那樣,他們被關在一個牢房裡,兩名警衛在外面會記錄下囚犯在牢房裡的一舉一動,牢房裡的燈24小時開着,一周7天都係如此。

這種審訊和關押方式就係要磨掉囚犯的意志,讓其招供以換來減輕酷刑。

囚犯在中國受審時帶的腳鐐。(大赦國際)

但係,囚犯到這一步仍然沒有被指控,或者見過律師。事實上,審訊的目的係定囚犯罪行並拿到供詞,只有這樣才能提出指控。有可能不到六個月的時間內就提出指控,但大多數情況下,中共國家安全部利用中國法律系統允許的整整六個月來進行審訊。

據了解,康明凱在擔任加拿大駐華外交官期間受到審訊。總理特魯多公開表示,康明凱在這段時間內享有外交豁免權,但相信中共不會尊重這種權利。史派沃曾在朝鮮度過了一段時間,毫無疑問,中共的國安官員正在探究他嗰啲年裡所有的聯繫。

當時作為一名外交官,唐明凱在加拉特被拘留時曾為該案而奔走。現在他知道第一手經歷係咩樣的。加拉特最終以間諜罪在中國監獄被判八年徒刑。

當時新當選的特魯多總理不得不使用他所有的人脈以及與中國進行自由貿易的計劃讓加拉特被驅逐出中國。遺憾的係,特魯多現在與中共談判係否還有籌碼。

加政府應“脫掉白手套”

加拿大前駐華大使趙朴(Guy Saint-Jacques)建議加拿大“脫掉白手套”,並採取更有力的措施讓加拿大人獲釋,包括:驅逐在加拿大訓練準備參加2022年冬季奧運會的中國運動員;限制中共官員在加拿大的活動;動員美國和亞洲盟國的更大支持;並向聯合國安理會正式抗議中共對被關押加拿大人的待遇。

約翰斯頓認為這係絕對正確的。當更大的利益受到威脅時,中共才會聽取加拿大的意見。加拿大人現在正處在性命攸關時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王蘭編譯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