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比P2P爆雷後果還嚴重的行業開始洗牌

中國P2P行業「爆雷」後導致上百萬受害者維權無望,然而有房產中介高管透露,長租公寓爆倉比P2P爆雷更危險。經過幾年的「野蠻生長」,現在長租公寓行業正進入「洗牌期」。

房產中介高管透露,長租公寓爆倉比P2P爆雷更危險。(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中國P2P行業“爆雷”後導致上百萬受害者維權無望,然而有房產中介高管透露,長租公寓爆倉比P2P爆雷更危險。經過幾年的“野蠻生長”,現在長租公寓行業正進入“洗牌期”。

據中國官媒《新華社》4月7日報道,長租公寓行業正進入“洗牌期”。魔方生活服務集團CEO柳佳認為,2018年長租公寓行業過熱。“行業中急功近利的企業、不紮實做公寓的企業被淘汰掉。”

克而瑞副總裁張兆娟在“第三屆地新引力峰會”上表示,2017年開始,長租公寓市場上資本蜂擁而至,收購一棟樓往往是四五家公司在競價。2018年,行業遭遇了“甲醛門”、“租金貸”,以及部分租賃機構資金鏈斷裂跑路等問題後,四季度開始遇冷,不少企業開始暫緩布局長租公寓領域。

根據克而瑞發佈的《2019房地產多元投資領域全景報告》,中國住房租賃市場總規模預計達15,510億元,其中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四個一線城市合計達5,565億元,佔比35.9%。

易居企業集團CEO丁祖昱認為,房地產多元化並不好做,前30強房企基本都布局了長租公寓行業,但很多企業在參與了一年之後回歸本行。“原來動輒進賬幾億元,審批數百萬元都覺得是小事情,進入長租行業後,開發商每天都要和100元、200元打交道,習慣改不了。”

中國的高房價讓民眾望樓興嘆,租賃市場由此快速發展。不過,一些城市房租卻因此大幅度上漲。

中國大型房地產中介我愛我家的前副總裁胡景暉去年8月17日對媒體表示,除了供給、需求、季節的因素外,資本大幅度進入長租公寓也是推高價格的主要原因之一。他認為,像自如、蛋殼等長租公寓運營商以高出市場價20%-40%的價格爭搶房源的行為是嚴重違背市場規律的。

胡景暉還表示,上海已經有長租公寓機構在資金上出現了問題,如果市場上各大機構仍然像現在這樣不理性地發展下去,今明兩年將會成為大批長租公寓倒閉之年。一旦大規模的長租公寓資金鏈出現斷裂,將會出現業主驅趕承租人的情況,幾百萬上千萬人將無家可歸,後果比P2P爆雷更為嚴重。

兩天後,胡景暉對媒體重申:“我說了長租公寓爆倉,一定比P2P爆雷更厲害,這個一點也沒錯。”

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曾公開表示,不建議做長租公寓。“原因很簡單,做長租公寓一定會有銀行貸款,如果是從銀行貸款來的利息,按照銀行的基準利率是4.9%。把款貸過來建成公寓,再租出去,回報率最高超不過1%,所以這個生意是虧的。”

潘石屹勸告長租公寓的運營機構:別以燒錢為榮,這是一條不歸路。

當下,人們因為高房價而買不起房,租房住正成為越來越多中國人的選擇。各個群體對租賃需求各不相同。高收入群體,雖具備買房實力,由於換工作,或是子女上學,都需要就近租房;中等收入群體,以應屆畢業生、自由職業者、外來務工人員等新市民人群為主,是租賃市場的主要需求群體,基數和增量最大;有住房困難的低收入群體,亟需最基本的住房保障。

這三類群體,有一個共同的訴求,就是租期穩定、租金合理。

分析人士指出,房價是經濟問題,房租是社會問題。房價上漲影響經濟穩定,而房租上漲在悄無聲息間,損害着人們的生活品質、消費意願,給一個城市的競爭力埋下了隱患,房租上漲比房價更可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