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三國奇女子未卜先知:司馬懿誅曹爽鍾會謀反

魏晉史上,不僅將星燦若星河,而且才女也相繼應運而生。有一位獨特的女子,她既不是方士,也不是異人,卻能從人物細節,預知國祚,預見人的命運。她就是羊耽之妻辛憲英(191年─269年)。

魏晉史上,不僅將星燦若星河,而且才女也相繼應運而生。魏晉女子中,有的以傾國美色驚艷后世,比如如玉夫人、大喬、小喬;有的以卓越才華享譽後世,如蔡文姬、謝道韞;有的以奇才照亮青史一隅,如諸葛亮妻子黃氏。還有一位獨特的女子,她既不是方士,也不是異人,卻能從人物細節,預知國祚,預見人的命運。她就是羊耽之妻辛憲英(191年─269年)。

大將軍羊祜的叔父羊耽娶辛氏為妻。辛氏,字憲英,關內侯辛毗的女兒,天資聰慧爽朗,善於鑒人知事,且能見微知著。她預知曹魏國祚不長,預知司馬懿將誅殺曹爽,預言鍾會將叛亂,結果全都應驗。

曹魏國祚不昌一個表情泄密

曹操之子曹丕自幼博覽群書,文武雙全。當他得知自己將被立為世子,興奮地抱着辛毗的脖子說:“辛君,您知道我有多高興嗎?”

辛毗回家後,將這件喜事告知了女兒憲英。不料,憲英長嘆一聲,說出一番既感慨又頗有見地的話來。她說:“太子是將來代替君主治理社稷的人。作為儲君,不能沒有憂國之心,將來主宰國家也不能不戒慎恐懼。他這時反而露出喜悅之情,國家怎麼能夠長久呢!魏國又怎會昌盛呢?”

延康元年,漢獻帝禪位,曹丕稱帝,建立曹魏,定都洛陽,史稱魏文帝。但其國祚只有45年,確實不算很長。少女辛憲英就從曹丕一個高興的表情,預見了魏國國祚不昌。

曹操與卞氏所生長子曹丕襲王位,清初刊本《三國志》(大魁堂藏版)插圖。(公有領域)

預知司馬懿將誅殺曹爽

憲英的弟弟辛敞是大將軍曹爽的參軍。正始十年,曹爽陪着曹芳離開洛陽前往高平陵祭陵。太傅司馬懿(179年-251年)趁機發動政變,關閉洛陽城門。大將軍司馬魯芝違逆禁令,率兵破門投奔曹爽,並約辛敞一起前往。

因事態嚴峻,辛敞頗為畏懼,於是向姐姐憲英請教。辛憲英為他細細分析,司馬懿是魏明帝的託孤重臣,朝中大臣人盡皆知。如果他擅自專斷獨行,就是對王室不忠,於人道也不正。憲英認為,司馬懿關閉城門,只是為了誅殺曹爽罷了。

曹爽專擅朝政,驕奢淫逸,結黨營私,並將郭太后遷往永寧宮軟禁起來。因其多行不義,胡作非為,引起朝臣憤怒。

辛敞問姐姐:“那是不是我就不要去了?”辛憲英鼓勵弟弟,既然是曹爽的參軍,就儘管去,做好自己的本分,這也是人之大義。

辛敞聽從姐姐的建議,定下心來去和曹爽會和。憲英預料果然不錯,司馬懿果真只是為了誅殺曹爽。事後,辛敞也未受到處罰。待高平陵之變塵埃落定後,辛敞感嘆地說:“如果我沒有和姐姐商量,我幾乎要作出不義之舉了!”

司馬懿題跋立像。(公有領域)

預知鍾會之亂

辛憲英還在一件事情上,表現出她出眾的鑒人之才。朝廷委任鍾會為鎮西將軍。憲英聽說此事,對侄兒羊祜說:“為什麼鍾士季要去西部?”羊祐說:“將要滅蜀國。”

憲英說:“鍾會肆意放縱,行事跋扈,這不是久居人下之道。我擔心他會有不臣之心。”羊祜聽後一陣心驚,但也不敢對外亂言。

鍾會將要出征之際,請憲英的兒子羊琇擔任參軍。為此,憲英憂愁不已:“以前我都是為國事憂心,如今難題降到我家來了。”羊琇見母親為自己出征一事憂愁擔心,於是向文帝(司馬昭)堅持請辭,想推掉參軍一職,但是魏文帝沒有應允。

臨行之前,憲英殷切地叮囑羊琇:“此次出行,你要多加留心!古時,君子回到家裡,要孝養雙親;外出為國,要盡到臣子的責任。任職時,多想想自己的本分;面對義理,要多想想自己的立場,就能使父母不為你憂心。軍旅之間,如果發生什麼事,最終能令你渡過難關的唯有仁義和忠恕!”

景元四年,鍾會率大軍與鄧艾分兵出擊,最終滅了蜀漢。但功成之後,鍾會陡生不臣之心,認為自己功高蓋世,不可再久居人下,企圖與蜀將姜維聯合據蜀自立。鍾會引兵叛亂,羊琇想到出征之前母親的殷切叮嚀,直言苦勸,但鍾會一意孤行,下矯詔討伐文帝司馬昭,結果被部將胡烈所害。羊琇則全身而退,安然歸來,並被賜爵關內侯。@*

事據:《晉書》卷96、卷93;《三國志》卷9、卷28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