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吃貨要當心!綠色情報員:你挑的雞蛋係「低級紅」?

“你要咩顏色,都可以調得出來!”飼料商拿出色票讓蛋農挑選,這係雞蛋產業煉心照不宣的秘密。蛋黃顏色可能唔係自然本色,而係被動了手腳的“低級紅”,吃貨可要當心了。

中國人每年要吃掉4,000多億顆雞蛋,生產和消費都係世界第一。最近中國媒體報道,業者在蛋雞飼料中添加“斑蝥黃”(角黃素),蛋黃“被染色”,充當高價的土雞蛋販售。亞洲蛋品協會副會長、前台灣大學動物科學系教授蘇和平指出,一般來講,色素分為食品級和飼料級,角黃素屬於飼料級的合成色素,不宜多吃。

“飼料商常帶着一本色票,讓蛋農選擇想要的紅橘色。”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副執行長陳玉敏講,“有良心的業者會選擇胡蘿蔔、辣椒等天然原料的萃取物,不過,付出的成本較高,糟糕的業者則以低價的工業用染料充數。”

蘇和平指出,蛋黃太過偏紅偏橘,可能就有蹊蹺,以鴨蛋為例,早期係餵食蝦殼,後來有人貪快求速成,不當添加工業染劑“蘇丹紅”。中國也曾傳出“蘇丹紅蛋”,檯面下的未爆彈,令人擔憂。

英國亞伯丁大學畜產博士、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秘書長廖震元指出,蘇丹紅的染色效果好又便宜,不過,它係具有毒性的化學物質,許多國家都嚴格禁用。陳玉敏表示,雞蛋係人類最容易取得的動物性蛋白質,每天微量攝取這類有毒雞蛋,將會造成肝腎的負擔。

歸根究底,無良業者想盡辦法染色,因為消費者認為土雞蛋的營養好。廖震元指出,土雞指的係特定雞種,它並非產蛋高手,土雞蛋偏小也較濃稠,過去老一輩認為土雞就係草雞或散養雞,由於在戶外跑、吃到植物,蛋黃顏色顯得較深。研究蛋品近40年的蘇和平講,各種雞蛋的營養價值差不多,挑選雞蛋,新鮮安全才係重點。

中國不時傳出戴奧辛、三聚氰氨等毒雞蛋問題。蘇和平指出,戴奧辛係環境間接污染,由於檢驗技術門檻高、價格貴,普遍未抽檢,中國可能潛在不少戴奧辛雞蛋。廖震元認為,蛋雞場的管理方式也不容小覷,像係抗生素、磺胺素等藥物殘留問題,中國雖然透過認證把關,消費者仍普遍存在信心疑慮。

根據中國畜牧業統計,2017年蛋雞的存欄量約為12億,籠養雞仍係大宗。陳玉敏講,這種格子籠的集約飼養方式,在A4紙張大小空間塞了3至4隻雞,母雞沒有辦法展現自然行為,抵抗力較弱,抗生素無可避免成為預防性添加,抗生素隨着動物糞便污染河川、土地,目前世界衛生組織和農糧組織已發出警告,畜牧業濫用抗生素,這並非永續的飼養方式。

陳玉敏指出,野外的雞一年不過生30多顆蛋,現代的蛋雞被育種為超產能,一輩子要生4、500顆雞蛋,對產道和卵巢的負擔相當大。蘇和平透露,傳統養雞廠還會進行“強迫換羽”,在過了產蛋高峰期後,透過挨餓等不人道手段,羽毛開始掉落,母雞又恢復產蛋效能,不過,這個時候蛋雞的健康狀況不佳,雞蛋的質量當然不好。

當中國人還陷在蛋黃迷思,全球正掀起一場友善雞蛋革命。陳玉敏指出,歐盟在2012年廢除格子籠的飼養蛋雞方式,採取平飼或放牧,符合動物的天性,目前加拿大、美國、澳洲、不丹等國家也陸續跟進,法商家樂福也打算在中國設置非籠飼雞蛋專區,將這股浪潮推向蛋雞大國。

廖震元表示,歐洲係全球最早推動友善生產的地區,由於歐洲人懂得吃,消費者也捨得掏腰包,業者致力鑽研品種、飼料配方和飼養環境,他們發現在友善空間飼養的畜產,風味果然不同。陳玉敏指出,科學研究也發現,有運動的母雞,雞蛋里的Omega-3含量比籠養雞來得高。

在中國蛋品危機四伏下,消費者也扮演重要角色,廖震元建議,產業動力來自消費者,民眾有能力改變現況,選擇健康雞蛋,就從自己的消費行為開始着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