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這17字詩難登大雅之堂 人民卻最愛

十七字詩,又稱“無賴體”,俗稱“瘸腿詩”、“吊腳詩”、“翹腳詩”。“十七字詩”屬於誹諧詩體,全詩四句,句式是“五五五二”排列,即前三句均為五字,末句為兩字,共十七字。據宋人王灼《碧雞漫志》一書的卷二記載,十七字詩是由民間曲藝藝人發明的,最負盛名的當推北宋著名曲藝家、諢話藝人張山人。

十七字詩屬於誹諧詩體,是由民間曲藝藝人發明的。

張山人,本名張壽,山東兗州人。約生於北宋仁宗天聖五年至十年(1027~1032)間,約卒於宋徽宗崇寧三年(1104)。宋仁宗至和三年(1056)至京城汴梁(今開封),在瓦舍中說諢話,頗受歡迎,蜚聲於宋神宗熙甯至宋徽宗崇寧間。晚年倦於賣藝生涯,在由汴梁返回家鄉的途中病卒。

張山人說諢話時,多以俳諧體十七字詩穿插其中,語言俚俗,穎脫而含譏諷,為時人所津津樂道。據說當時有人用以影射朝廷,官府懷疑是張山人所為,曾抓他審問,可見十七字詩影響之大。

還有一首流傳很早的是南宋時無名氏作《臨安十七字詩》。宋朝皇帝崇奉道教,常駕臨景靈宮祭神,屆時都要太學、宗學、武學生員身着制服,立在禮部衙前恭迎。由於這些生員大多沒有真才實學,有人寫了首詩道:

駕幸景靈宮,諸生盡鞠躬;烏頭身上白,米蟲。

這首詩諷刺南宋太學生等,每年花費薪資,只作些迎接皇帝的無聊事情。據《西湖遊覽志余》:“車駕飧(祭獻)景靈宮、太學、武學、宗學諸生,俱在禮部前迎駕。臨安府有人作十七詩(如上錄)。蓋譏其襆頭襴服,歲糜廩祿,不得出身,年年迎駕耳。”按頭烏身上白,指頭上戴黑襆頭,身上穿着白襴衫。米蟲,蛀米蟲也。

十七字詩很像“打油”,在古時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因此輯錄甚少。但是,因為它來自民間,構思巧妙,尤其是最後兩個字,結構突兀,極盡詼諧幽默之能事,頗有“畫龍點睛”之妙趣。所以,十七字詩“雖為小道,亦有可觀焉”,很是為廣大勞動人民所喜愛。

十七字詩的相關記載,還散見於《廣笑府》、《笑笑錄》、《堅瓠集》等典籍。例如,《笑笑錄》中記載:元朝末年在江浙舉義的張士誠,建國後以其弟士信為丞相,寵信奸臣黃敬夫、蔡彥文、葉德新,專幹壞事,人們譏之為“黃菜葉”。後來朱元璋掃蕩天下,誅殺了這三個壞蛋,並將其屍首懸掛在竹竿上讓風吹乾。時人就編了一首十七字詩加以嘲諷:

丞相做事業,專用“黃菜葉”。一朝西風起,乾癟。

語意雙關,譏刺深刻,令人捧腹。

十七字詩很像“打油”,在古時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只有民間百姓甚為喜愛,因此輯錄甚少。(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

明郎瑛《七修類稿》載:“正德年間徽郡天旱,府守祈雨欠誠,而神無感應。無賴子作十七字詩嘲之云:

太守出禱雨,萬民皆喜悅;昨夜推窗看,見月。

守知,令人捕至,責過十八,止曰:‘汝能再作十七字詩則恕之,否則罪置重刑。’無賴應聲曰:

作詩十七字,被責一十八;若上萬言書,打殺。

守亦哂而逐之。此世之少有,無賴亦可謂勇也。”

此事於明馮夢龍《古今笑史》中補之曰:“一說:守坐以誹謗律,發配鄖陽。其母舅送之,相持而泣。泣止,曰:‘吾又有詩矣:

發配在鄖陽,見舅如見娘。兩人齊淚下,三行。

蓋舅乃眇一目者也。”

此事清代獨逸窩退士撰《笑笑錄》又補之曰:“既至配所,官喜其詩,令試為之,應聲曰:

環佩響叮噹,夫人出後堂。金蓮三寸小,橫量。”

此故事在四川民間又有一說,情節差不多,但用的是四川話,顯得更口語化:

從前有個喜歡做三句半人稱吊腳詩的,一天進城買東西。走到較場壩,看見縣太爺頂着烈日在法壇上求雨,他於是詩興大發,大聲即興賦詩:

大人求雨澤,萬民沾恩德。站在雨壇下,非熱。

縣太爺聽見了,很生氣,叫人把他抓了起來,重打四十大板。在挨打的過程中,他又做了一首詩:

大人把怒動,板子不歇空。一五又一五,精痛。

縣官以為他是精神病,就叫他滾,他馬上叩頭又做了一首詩:

謝過大人恩,屁股還在疼;冤枉挨一頓,氣人。

縣太爺一氣之下,就命令手下人把他關進了監獄。他獨眼龍舅父來看他,二人抱頭痛哭,他的靈感又來了:

見舅如見娘,珠淚灑胸膛;兩人熱淚流,三行。

清代道光元年(1821),有廣東省秀才葉某,回鄉趕應省城,路過樟源嶺,恰逢天下大雨,他入亭歇腳,正遇一個看相卜卦的道人也在亭中。這個道人一見葉某,大喜。向他左看看,右望望,然後起身整整衣衫向葉某深深一揖,說:“貴人!請受山人一拜。請問尊姓大名,府居何處?”

葉某一見忙三還禮,一一實告。並問:“道長何故如此稱呼,又何行此大禮?”道人說:“貧道幼學麻衣相法,今見先生天庭飽滿,地角雄厚,此乃大貴之相也!”葉某本是個自命不凡的人,經道人這麼一捧,更覺飄飄然了。

當日葉某因雨大沒有下嶺,便宿於廟中。夜晚問及廟內齋公:“此嶺何名?”齋公告訴他說:“這裡是樟源嶺。”因語不同,葉某誤聽為“狀元嶺”,認為這是自己中狀元的吉兆,即向神前路拜許願。及應試,得中頭名狀元,更自認為“才高八斗”,又有神靈保佑,今科狀元是穩穩中的。

第三年春三月,入京會試和殿試,他特彎道至樟源嶺,出資先修涼亭,並親寫“狀元嶺”匾額一塊,旁書“皇清道光三年粵秀才大葉××敬書”幾個字。匾額於亭中,葉某走時告訴齋公說:“狀元頭上一點,要我中了狀元後再來加上。”

從此以後,葉某一去杳無音信。有人說,進士未中上,而是“名落孫山”了,所以無顏再來了。但樟源嶺從此又叫“狀元嶺”了。

清代末年,有個私塾先生由此而過,聽了這個傳說後,曾在石壁上題詩道:

葉氏恃才過自矜,江山前代有奇英。狀元待點匾猶在,留得遺談誨後人。

還有位無名氏寫了首“吊腳詩”,譏笑道:

葉子雄才屜,相士功不淺。狀元金榜掛,未點。

通常都用十七字詩來諷刺人的,但也有用來嘲笑當局的。貢少芹為民國初年作家,曾任小說新報主編。所編叢書,多為傷感諷刺時事之作。貢少芹十七字《感時詩》,按《新式滑稽叢書》載,原詩八首,現擇四首錄如下:

一、時髦政治家,志大而言乏,滿口講法理,肉麻。

二、將領擁貔貅,氣勢猛如彪,臨陣未開戰,先溜。

三、奸商心計工,一味用欺矇,混將外國貨,冒充。

四、遊學更西洋,趾高又氣昂,姘合華英字,外行。

從內容上看,十七字詩是亦莊亦諧的結合,前三句多是莊重的鋪墊,後一句多是詼諧的調侃,在句式的起承轉合中增強了述事的戲劇性;從形式上看,它是整齊與錯落的統一,前三句每句三頓,合轍押韻,通俗流暢,後一句忽而變為一頓,在節奏的跌宕起伏中增強了語言的韻律美。這種樣式很像“打油詩”,難登大雅之堂。但是,因為它來自民間,構思巧妙,特別是最後兩個字,結構突兀,機鋒驟現,頗有“畫龍點睛”之妙,尤為普通老百姓所喜愛。後來,這種變體詩最終發展成為一種順口溜式的民間曲藝形式,即人們通常所說的“三句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