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盧峰:願「令和」繼承「平成」 遠離兵災

平成時代的日本才算係真真正正脫離戰爭的年代,沒有發動戰爭,沒有參與戰爭,日本自衛隊參與維和任務也受到嚴格限制。若果下任天皇德仁治下的日本跟平成時代一樣遠離兵災,日本跟軍國主義之間的關係將可大大沖淡。單係擺脫戰爭陰霾讓日本民眾不用重蹈前代人覆轍,平成年代已有重要歷史意義。

日本政府公布新天皇德仁將以“令和”為年號,還透露令和取自日本經典詩集《萬葉集》中“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之句,改變了過往天皇年號引自中國經典的慣例。有評論指安倍政府今次的選擇有“去中國化”意味,中國官媒立時來個反駁,指《萬葉集》收錄的數千首和歌與漢文詩甚受中國古籍及文化影響,採用令和年號仍無法抹去中國痕迹。

《萬葉集》收錄的漢文詩甚多,受歡迎漫畫《神之水滴》中引用了柿本人麻呂的詩:“立於東野觀煙靄,回首月正向山傾”,以此跟第六門徒那支意大利佳釀相連起來。單看文字,講這係來自中國古籍也不會令人感到奇怪。問題係人家為本國天皇定年號,還找出實際史籍依據,中國官媒來個講三道四爭奪話語權實在失禮。

還係講回日本換年號的事。到五月一日德仁繼位,日本全國開始以令和紀年,意味平成年代只剩下最後一個月。平成兩個字取自《史記》中的“內平外成”和《書經》中的“地平天成”,也就係內外、天地平和的意思。1989年時任首相的竹下登等人決定平成年號的時候,日本正值泡沫經濟頂峰,經濟實力直逼美國,坊間還有大量“日本第一”,“日本企業成功之證”類的書本。但在平成年代快要告別的今天,日本再唔係當年虎虎生威挑戰美國地位的巨人,反有點摽梅已過的老態;不僅跟美國相距越來越遠,還被近百年來一直被它壓在頭上的中國超越,失去亞洲霸主的寶座。有不少人就形容平成年代係日本走向平庸的年頭。

這樣的評價當然有失偏頗,也太草率,人類歷史進程絕唔係只看經濟發展或GDP,還有很多方面要考量。何況,糾結的歷史未廓清,未來走向還有很多轉折,即使為前幾位天皇的年代包括明治、大正、昭和作全面評價也困難重重,為平成作定論更係言之太早。

昭和硝煙歲月代價慘烈

不作評價單看事實的話,平成係日本現代化以來第一個沒有介入戰爭的時代,算係非常切合內外平和的本意。翻一下歷史,明治係日本維新及現代化的起點,也係近代日本發動對外戰爭的起點,1894-95年的甲午戰爭,1904-05年的日俄戰爭,都影響重大,死傷甚眾。當中日俄戰爭,日本更係舉全國之力加上好運氣才勉勉強強戰勝比它強大得多的俄羅斯,為了攻陷當時成為俄國軍港的旅順,日本陸軍就有數萬人傷亡,比俄軍傷亡多得多。

大正年代日本的對外軍事行動同樣沒有停下來,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特別係遠東部份戰爭,在中國東北的小規模軍事衝突更係沒停止過。不過,硝煙味最濃重的還係平成前的昭和時代。從昭和元年的1926年到1945年日本在二戰戰敗投降,前後20年間日本變成一部戰爭機器,全國國民、資源、資金都投進慘烈的戰爭中,還未算受侵略亞太國家民眾付出的沉重代價。

剛看完日本漫畫大師水木茂繪畫的四大冊《昭和史》(超過2,000頁),當中敘述了昭和64年中的國家大政與慘烈戰事,但着墨更多的係他自己的切身經驗,包括被召入伍參與了對美國的太平洋逐島戰爭。水木茂係以漫畫形式展示戰爭的殘酷,可仍教人不寒而慄,幾乎不忍看落去。

譬如他所屬的小隊在戰爭後期捱打又沒有增援,司令部下令要求他們全軍“玉碎”(自殺)以免被俘受辱。但命令沒有下達到小隊,他們包括水木茂這小兵幸運地突圍回到大本營。邊個知長官們卻講他們的小隊本該已玉碎,不能回營,要他們返回叢林“玉碎”又或跟敵同歸於盡,總之不準活下來。

有部份士兵因此自行了斷,水木茂則跟其他幾個人選擇回到叢林,吃盡瘧疾與飢餓的苦頭。幸運的係再沒有遇上敵軍,總算保住小命回到日本。在昭和時代的戰爭中,受侵略國家軍民固然命如草芥,日本普通士兵、民眾也動輒被將官們棄如敝屣。其實,即使在二戰後,昭和時代仍受戰爭左右。50年代的韓戰、60年代的越戰,日本都間接介入,成為美軍的支援補給重心。

平成時代的日本才算係真真正正脫離戰爭的年代,沒有發動戰爭,沒有參與戰爭,日本自衛隊參與維和任務也受到嚴格限制。若果下任天皇德仁治下的日本跟平成時代一樣遠離兵災,日本跟軍國主義之間的關係將可大大沖淡。單係擺脫戰爭陰霾讓日本民眾不用重蹈前代人覆轍,平成年代已有重要歷史意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