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華人移民公司老闆捲款跑路 十多位客戶欲哭無淚

某客戶稱她給了這個代理人一萬加元,卻沒有得到任何服務。

據稱,溫尼伯的一個移民代理人從城中消失,致使一群中國移民陷入困境,損失數千加元。

賈志浩的一名客戶說賈的消失令她損失一萬加元。CBC已經同意不透露其姓名,因為她擔心這會對她未來的移民申請造成不良影響

由24歲的賈志浩(音譯)經營的加途移民諮詢公司,在3月初悄悄關閉了其在Pembina公路的辦公室。似乎在一夜之間就清空了所有傢具,也沒有通知房東或客戶。

"他本應該幫助我們的——但他並沒有,反而傷害了我們。"朱莉這樣說道。她是賈的客戶,CBC已同意不透露其真實姓名。

朱莉說,她於2019年3月1日給賈一萬加元,以幫助她申請畢業生工作許可,並最終協助她獲得加拿大永久居留身份。

然而,付款後不到兩周,賈就不再回復她的電話或短訊,自此之後她就一直在心急如焚地尋找賈的下落。

"沒人,沒傢具,人去樓空"

當朱莉3月11日去賈的辦公室時,她就察覺到有問題。

"我們發現他的辦公室完全空了。一個人都沒有,都走了。沒人,沒傢具,人去樓空。"她說。

由24歲的賈志浩經營的加途移民諮詢公司,據稱在沒有提供服務的情況下從中國到加拿大的新人手中竊取了數千加元。(由'朱莉'提交)

CBC已經同意不透露這位本文中稱為朱莉的女性姓名,因為她擔心公開後會影響她未來的移民申請。

根據持牌移民顧問項宇(音譯)的說法,至少有13名中國移民稱他們受到了賈失蹤的影響,而朱莉也是其中一名。項宇目前正在與朱莉和其他一些陷入困境的客戶一起工作。

項說,在這個移民代理人消失前,曾有人給了賈2萬餘加元,卻只得到了部分服務。

"這件事對他們造成傷害的嚴重程度因人而異。"他說。

項說,有些客戶支付了費用卻未得到任何服務,而其他有些客戶得到了部分或全部的服務。但是,項對他們申請的合法性提出了質疑,因為賈並沒有為他人填寫移民申請表的許可。

CBC未能與項的客戶交談以獨立核實此論斷。

與CBC交談的客戶表示,在她看到賈公司的在線廣告之後,她覺得她可以信任賈。網站稱在曼尼托巴中國商務聯歡晚會上,公司被提名為2017年度"最佳新興中國公司"獎。

當朱莉去這家公司時,她剛剛從學院畢業,需要找一份工作以獲得工作許可並留在加拿大。

根據朱莉與公司簽署的聘用協議,她同意向加途移民諮詢公司支付一萬五千加元以幫助她找到工作,並最終協助她申請加拿大的永久居留權。

朱莉預付了一萬加元,並需要在之後支付剩餘的五千加元。

當被問及為什麼人們為移民服務而付費時,她說:"我們是新來的。我們不熟悉加拿大的移民服務或工作環境。"

"我們需要幫助。我們需要指引和指導。我們需要諮詢那些知道如何幫助我們的人。"

加途拖欠兩月房租

Pembina公路675號的房東在3月5日接到了加途移民公司一名員工打來的電話,稱辦公室空無一人。

物業經理Eileen Gaynor說:"她說這個地方已經被清空了。"

CBC未能聯繫到賈就此事發表評論。給賈的手機發送的信息和撥打的電話都沒有得到答覆。此手機號碼正是他向客戶提供的號碼,也是加途網站上列出的號碼。

CBC記者還通過土地所有權的查詢探訪了兩處與賈有關的房產。兩處都被遺棄了。其中一處房產的前門外報紙成堆。

項宇是Visamax的一名持牌移民顧問。他說賈的消失影響到了至少13名中國移民。

Gaynor說,賈消失時仍欠了2月份的租金。他曾給過她一張支票,但跳票了。到3月份時,賈已經關閉了自己的銀行賬戶,因此她無法繼續討要債務。

根據Gaynor的說法,賈於2018年4月搬進這片沿公路的商區。公司記錄顯示賈既是加途教育服務公司的董事,也是皇傢俱樂部移民公司的總裁。

溫尼伯警方正在調查

朱莉說,除了付錢給賈,她什麼也沒有得到。起初她不知道該怎麼想,但在告訴警方事發經過之後,這位女士確信自己是被騙了。

"現在官方已經介入了,所以我們不再懷疑。我們非常肯定他是一個騙子。"她說。

幾個星期以來,這位女士一直嘗試聯繫賈。賈最終打電話給了她的丈夫並警告這對夫婦別再尋找他的下落。

"他說他認識我們。他已經掌握了我們的信息,他[說]如果我們打電話給警察的話,這將對我們的移民進程產生不良的影響。"朱莉說。

在向警方報告了賈之後,朱莉打電話給加拿大邊境服務局和溫尼伯的移民顧問王宇(音譯)。王宇是持牌移民顧問,而賈是其代理人。

在加拿大,根據"難民和移民保護法",只有通過移民顧問監管機構——加拿大移民顧問監管委員會(ICCRC)許可的人員或是資格完備的律師才能就移民申請提供建議或代理服務並收費。

溫尼伯警方證實,他們收到了客戶的報告並正在調查。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表示,確認或否認他們是否已展開調查並非他們的職責。

截止目前,還未有任何指控被提出。

賈不被允許提供移民建議:加拿大移民顧問監管委員會(ICCRC)

賈沒有移民工作的牌照,但他被僱傭來為王招募客戶。

賈不是ICCRC的成員,但他註冊為王的代理人。

根據當前的ICCRC規定,代理人不得就移民過程提供任何建議。但根據ICCRC的持牌顧問項的解釋,這些規定經常會被忽略。

加途移民諮詢公司自2018年4月租下了位於Pembina公路675號二層的辦公室。這棟樓的房東說加途公司在3月初離開了,並欠下了兩個月的房租。(Lyza Sale/CBC)

王告訴CBC之前他並不知道賈從客戶那裡拿了錢,直到三月中旬一名女子打電話給他並稱代理人竊取了她的錢。

"他本應該為我招募客戶的,"王說。"然後由我來準備遞交給加拿大公民和移民部的申請。"

王說,賈本月初告訴他,他要搬到溫哥華了,所以王取消了與他的代理協議。 ICCRC確認該協議於3月15日被取消。

他說他不知道賈收來的錢會在哪裡,他也無法獲取客戶名單。他說他曾多次向賈發信息詢問這些錢的下落,但並沒有得到答覆。

"我根本沒看到錢。"他告訴CBC。

項說,更多人沒有聯繫王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他們並不知道王就是那個賈為之工作的顧問。

朱莉說,剛開始時,她害怕說出來,但她決定不能保持沉默,放任其他人成為受害者。

"我們曾經信任過他。"她說。

"我們希望人們[知道]加途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也希望人們知道賈志浩是個什麼樣的人。就我個人而言,我想要回我的錢。"

朱莉說賈在2012年作為一名學生來到加拿大,並走了與她相同的路,這使他的行為更加令人震驚。

"他在這裡學習、畢業並在這裡工作。所以我認為他應該知道我們的想法。他應該知道我們的感受——作為新人來到這裡的感受。"

每年被報的移民顧問違法案件有二百餘起: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

加拿大移民顧問監管委員會不能合法地起訴或調查欺詐指控。它可以在其成員的代理人行為違反職業道德時,對顧問進行懲罰。

初犯時,委員會成員會收到書面警告。第二次再犯時,該成員被罰款100加元。

CBC曾要求與ICCRC進行面談,但在要求的時間範圍內面談未能被安排。

在一份準備好的聲明中,監管委員會表示,它無法披露目前其正在進行的任何調查的信息。

但是項說他聽過太多像朱莉這樣的故事。"這對加拿大移民體制的聲譽產生了巨大影響。"他說。

"同時,這些到加拿大的新人與加拿大的各種服務供應商之間缺乏信任。"

根據加拿大邊境服務局提供的數據,他們每年收到近180起涉嫌移民顧問違法的案件。這其中約120宗投訴涉及無牌顧問。

項說這些案子不只涉及到錢。申請表遲交或遞交有缺失和錯誤的表格可能意味着申請人被拒絕授予工作許可或永久居留權,而後果可能是被驅逐出境。

"我們現在討論的是人們在這裡的命運。"他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加國無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