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六四酒案」審判中國成都開庭 港人關注此案司法示範

4月1日香港街頭抗議審判六四酒案四君子(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六四酒案”長期延宕後在中國成都開庭審理。無論涉案四君子被控煽顛罪還是尋釁滋事罪,香港輿論普遍認為,案件是觀察中國司法,理解反對修改《逃犯條例》意義的典型案例。

香港支聯會等團體人士4月1日星期一午後在港島金融區最繁華地段,皇后大道中段與雲咸街交叉路口,舉行“悼念‘六四’無罪,釋放酒案四人”活動。狹窄擁擠街道上的碩大酒瓶道具,吸引了午間休息時段過往的金融區員工,以及到此觀光遊客的目光。

“六四酒案”是眾多中國政治案例之一。資料顯示,2016年四川符海陸、張雋永、羅富譽、陳兵,創意性地製作了一款自家白酒,取名“銘記八酒六四”,互聯網上銷售定價,每兩瓶89.64元人民幣,以此寄託哀思,表達平反六四願望。

香港金融街頭4月1日出現碩大“銘記八九六四酒瓶”道具(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支聯會的新聞稿說,四君子為製作這瓶白酒失去自由,2016年5-6月間相繼被捕後,該案至今已三年,不審不判;四人違法超期遭羈押,不能與家人見面。成都中院原定3月22日庭審符海陸,後來庭審被突然取消,目前終於開庭,而共同案件、“共同犯罪”,卻被分開審理。

網上消息說,當局採取“分庭審理”方式,4日1日將審判符海陸,2日審判張雋永,3日審判羅富譽,4日審判陳兵。開庭時間都是當日上午10點,而且都是成都中院9號庭。

支聯會負責人、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對美國之音說,四君子無罪:“酒案被告只是用理性和平方式表達政見,人民根據憲法和國際人權公約,表達他們的看法,怎麼變成有罪?變成刑事罪?甚至是顛覆國家政權罪,威脅整個政權,真是笑話。”

律師出身的何俊仁對成都秘密審判六四酒案,庭審內容、程序、證據、理據均不公開,辯護律師安排沒有保障的“黑箱作業”深表憂慮。

3月31日香港爆發反對《逃犯條例》的萬人示威(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另外一方面,支聯會等團體舉行的六四酒案街頭抗議行動前一天,香港爆發約1.2萬人參加的示威活動,反對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警方報告的抗議規模高峰時約5200人,組織者說參加者1.2萬人。

特區政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30日表示,政府承認社會對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有不同觀感,是“對 大陸司法制度信心不足”。評論認為,“六四酒案”恰恰是觀察中國司法制度的一個窗口。

何俊仁表示:“如果 大陸的司法制度是這樣運作的,只能給我們這樣一個感覺:司法制度是打壓人民的工具,是維持政權安全的武器。我們現在正在面臨移交逃犯的法律。如果《逃犯條例》通過,香港的疑犯很有可能隨便會被 大陸作為一個案子把你抓回去,面對這樣的一個司法制度和司法環境,對香港人來說是完全沒有保障的,我們完全沒有信心,所以我們對《逃犯條例》一定反對到底。”

“六四酒案”審判似乎正在閉門進行,判決結果目前無從知曉。支聯會新聞稿說,原先當局起訴四人涉嫌“煽顛罪”,檢方後來在沒有庭審的情況下,已將罪名變更為“尋釁滋事”。此舉證明“檢察院濫用職權”,而成都開庭也是“配合檢方違法”。

習近平治下,中共高度強調依法治國。中國官媒說,2月26日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上,習近平強調“要推進全面依法治國,要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會議還說,“要貫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貫徹新發展理念,同我國發展的戰略目標相適應”,“扎紮實實把全面依法治國推向前進,確保制度設計行得通、真管用,發揮法治固根本、穩預期、利長遠的保障作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