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被綁匪扔進森林 猴子把她撫養長大 卻無法保護她遠離人類的惡意

(本文部分圖片來源於紀錄片演繹)

2013年的一天,哥倫比亞的熱帶雨林中,一位來自英國的老太太Marina Chapman靜靜地坐在樹下發獃,

過了一會兒,她突然站起身,抱着樹榦,迅速地爬上了這棵高大的樹,之後她站在一棵樹枝上,興奮地搖晃起來....

身法之敏捷,完全不像60多歲的老太太,甚至不像普通人類爬樹的姿態,

Chapman老太太不是退伍軍人,更不是武林高手,

她曾是一位在叢林里,真正被猴群養大的“女泰山”,

童年曾和卷尾猴一起生活了5年之久,如今多年過去,她重回這片叢林,只為找尋失落的記憶...

大約1950年,Marina Chapman出生在哥倫比亞一個不知名的鄉村,

5歲之前的記憶,她早已模糊,不記得自己姓甚名誰,也不記得父母的名字,村莊的地名,、她只隱約記得,自己生活的村莊離叢林不遠。

1955年的一天,5歲的小Chapman正在院子里玩耍,她忽然感到一個雙巨大的手捂住了她的嘴,然後整個人都被人舉了起來,她感到自己被人扛在肩上,飛快地遠離自己的家…..

Chapman還不太理解很多事情,但她隱約意識到,自己被壞人綁架了,不知道被擄走了多遠,她發現自己被仍進了一輛貨車,而貨車上,全都是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小女孩,每一個人都用驚恐的眼神看着周圍。

看起來,這是一輛人販子的貨車,車上的小女孩,十有八九都和Chapman一樣是被綁架來的。

Chapman望着窗外,發現貨車越開越遠,周圍的光線越來越暗,似乎開進了叢林的深處,她害怕地大哭了起來。

或許是Chapman的哭聲太大了,綁架者擔心被人察覺,貨車停了下來,Chapman感覺自己被人拖了下來,扔在地上,之後那輛貨車便徑直開走了…..

等回過神來,Chapman發現自己孤零零一個人,周圍除了茂密的叢林,遮天蔽日的大樹,卻杳無人煙。

天色漸晚,叢林里安靜得可怕,Chapman的恐懼達到了頂點,她漫無目的,不知道該去哪兒,甚至不敢在原地睡覺。

折騰了一晚上,Chapman在戰戰兢兢中逐漸疲憊,沉沉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大早,陽光照進了樹林,Chapman醒了過來,恢復了一些體力,5歲的她並不知道眼下該怎麼辦,只是漫無目的地,開始在森林裏走動….

正當Chapman又累又餓,無比失落的時候,她猛一抬頭,卻發現了茂密叢林的枝葉間,一些小猴子正在跳來跳去。

這種小猴子是卷尾猴,也叫白頭卷尾猴、白面卷尾猴,生活在中南美洲的熱帶雨林里。

(《老友記》里的Ross曾經養過的那隻名叫Marcel的小猴子,就是這個品種。)

Chapman對着小猴子們出了神,獃獃地看着它們,卷尾猴們也發現了小女孩Chapman,它們小心翼翼地從樹上下來,慢慢地靠近她:

“它們對我很好奇,慢慢地接近我,看着我….”

Chapman從沒見過這樣的情形,她嚇得再一次哭了起來,卷尾猴們也被嚇了一跳,它們四散逃開,紛紛竄回樹上….

過了一陣,Chapman忽然聽到有東西從樹上掉下的聲音,她低頭一看,腳邊竟然是一個果子,再一抬頭,發現一隻小猴子正看着她。

餓壞了的Chapman沒有多想,撿起來就吃,肚子沒那麼餓了,她終於不哭了。

Chapman意識到,剛剛是小猴子在給自己投食,如果自己跟着小猴子們,一定能找到吃的,在生存本能的驅使下,Chapman開始跟着這群猴子們一路走….

她始終跟猴子們保持不遠不近的距離,小猴們會時不時給她扔一些食物,Chapman漸漸地學會了自己生存的方式,就這樣,在哥倫比亞的熱帶雨林深處,這個5歲的小女孩跟在卷尾猴群的後面,渴了就喝雨水,餓了就吃猴子們投下的食物,或者自己採摘水果….

她逐漸平靜下來,在適應環境後,用自己的方式在叢林里生存下去。

隨着時間的推移,猴群也和Chapman熟悉了起來,它們不再遠離Chapman,而是時不時從樹上下來,和她親密玩耍互動,它們用卷尾猴的方式和Chapman相處,有的小猴會跳上Chapman的肩膀,年紀大一點的猴子還會幫Chapman梳理頭髮,替她捉藏在頭髮間的虱子…..

和猴群待久了,Chapman漸漸開心起來,和猴子們同吃同住,Chapman開始學習猴群的生活方式,她學會了爬樹,能一口氣竄到很高的樹頂上,還會在樹榦之間跳躍,雖然遠不如她的卷尾猴朋友們那樣敏捷。

就這樣,在不為人知的熱帶叢林中,一個女版的“人猿泰山”在漸漸長大,她和猴群快樂地生活在一起,在從林間跳躍穿梭,享受着大自然賦予的野性和自由….

和“人猿泰山”一樣,Chapman自從5歲就迷失在叢林中,一直和卷尾猴群生活在一起,她的語言能力逐漸退化,卻能很好地理解卷尾猴的叫聲,她把自己活成了一個女版的森林之王。

然而,和“人猿泰山”不同的是,Chapman的心中還留存着對人類的記憶,這樣的記憶,帶着她走出了叢林,卻又給了她人類的悲劇….

Chapman在叢林生活了好幾年,這期間,她一直跟猴群生活在一起,從未見過其他的人類,此時的她,頭髮長到差不多和身體一樣長,身上披着破爛的樹皮和布條。

終於有一天,Chapman遇見了自己的同類....

這天,Chapman在樹上采果子,透過葉間的縫隙,她遠遠地看見了兩個奇怪的身影,那是一男一女兩個人類!

Chapman好奇地爬下樹,慢慢地接近他們,這兩人聽到了聲音,猛一回頭,看見了衣衫襤褸,頭髮拖到地上的Chapman....

其中一個女人對她露出了微笑,Chapman立刻認出了這個友好的表情,關於人類的記憶在那一刻突然復活了,久遠的記憶告訴她,人類可以帶她走出森林,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去。

她已經不會說話,只是用渴望的眼神看着那個女人,嘴裏還嗚嗚地叫着。

女人跟自己的男伴說了一些什麼,之後便笑着走了過來,牽起了她的手,帶她一起走…

Chapman不假思索地跟着他們走了,在離開的那一刻,她回頭看了看樹上的卷尾猴群,露出欣喜又不舍的表情,小猴們遠遠地看着Chapman,從樹上跟着她走了很遠,似乎在向她告別….

這對男女將Chapman放到一輛車上,Chapman內心有些興奮,她以為自己會有人照顧了:

“我當時以為他們將我帶走,會讓我跟他們一起生活…”

然而她錯了,等Chapman回過神來,她發現自己被帶到了一個凶神惡煞的,名叫Carmen的女人那裡,而那一對男女,早已不見了蹤影,

很多年後Chapman才知道,自己被賣到了妓院,而Carmen,就是這裡的老闆娘…..

Chapman不會說話,老闆娘也不在乎,她先給Chapman起了個名字Marina,然後就拿出鞭子開始抽她,一邊抽打,一邊像訓練猴子一樣訓練她打掃屋子,Chapman回憶到:

“後來我才知道,那對把我賣到妓院的男女告訴老闆娘,這個女孩是被猴子養大的,把她當猴子對待就行了….”

Chapman嚇壞了,她經常被老闆娘打得滿屋子跑,挨完打了之後,她不得不賣力地掃地,擦桌子,才能換得一口飯吃…..

這個在叢林里生活多年的“女泰山”,被人帶入文明世界後,卻不幸成了女奴。

有好幾次,她試圖逃跑,都被抓了回來,換來的卻是更猛烈的毒打….

就這樣,在妓院待了兩年,Chapman漸漸學會了一些簡單的話語,也能重新理解人類社會的生存方式,然而,她經歷的日常,依然是無休止地毒打和虐待。

Chapman決定逃跑,終於一天,趁老闆娘不注意,Chapman逮到了機會跑了出來,她拚命地跑了很遠,直到確定老闆娘找不到她為止。

逃出妓院以後,Chapman開始獨自一人在街頭生活,她和其他一些流浪兒混在一起,靠撿垃圾,乞討為生….

一次偶然的機會,其中一個要好的流浪夥伴告訴她,可以去做女傭養活自己,就不用在街上風餐露宿了,

帶着這樣美好的願望,Chapman挨家挨戶打聽,果然打聽到了有一戶人家需要女傭,

迫切地想過上吃飽飯的生活,Chapman沒有多想,便走進了這一戶人家….

萬萬沒想到的是,Chapman逃離了虎口,又入了狼窩….

這一戶人家是當地的黑幫,Chapman剛進去就被綁了起來,之後她再一次遭到了毒打,

Chapman明白了,她又一次要變成女奴了….

從那以後,Chapman開始了暗無天日的生活,她白天要干繁重的活兒,夜晚還要遭受家裡男主的虐打和性侵。

Chapman不堪忍受,她再一次想到了逃跑。

不久之後,趁黑幫主人不注意,Chapman終於逃了出來,她沒有跑多遠,因為害怕被發現,她就近敲開了不遠處一戶鄰居家的大門,

幸運的是,這一次Chapman總算遇見了好人,

這戶人家住着Maruja夫婦,他們聽說了Chapman的遭遇之後非常震驚,也萬分同情這個可憐的小女孩,

Maruja夫婦趁着夜色將Chapman轉移到了更遠的地方,又買了一張去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的機票,安排Chapman到他們女兒那裡住下…

等一切安排停當,Maruja夫婦和女兒決定正式收養Chapman,此時的Chapman,已經是約莫14歲的少女了,

從猴群回到文明世界,她終於第一次感受到了人間溫暖….

Maruja夫婦和女兒給Chapman請了老師,教她說話和讀書識字,Chapman漸漸地適應了文明世界的生活,過去叢林中的經歷,開始漸漸遠去,她已經越來越像一個普通少女了….

1977年,Maruja夫婦因為在英國的紡織廠業務越做越大,於是決定讓女兒一家遷去英國的Bradford,Chapman也跟着去了英國,幫Maruja夫婦照顧一下外孫女兒,順便給孩子們當保姆。

Chapman在英國的生活同樣平靜,1983年,她嫁給了Bradford的一位科學家,還有了一個女兒Vanessa….

過去的一切,那哥倫比亞雨林中,和猴群生活的歲月,似乎再也不會重現了....

然而,事實證明,那些童年經歷只是被塵封在了記憶深處,卻從未真正抹去,這位“女泰山”總有找回自我的衝動。

一次,Chapman去接女兒放學,女兒走出校門,卻聽到一個聲音從上面傳來,

她抬頭一看,發現母親Chapman正踩在一棵大樹的枝幹間,沖她大笑。

此後,女兒Vanessa無數發現母親怪異舉動,喜歡爬樹,身手異常敏捷,甚至有好幾次Chapman竟然爬上樹幫女兒逮到了鳥和松鼠….

Vanessa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強烈,終於有一天,長大一點的女兒忍不住發問了,Chapman於是對女兒講起了她自己的童年經歷:

一個無名的哥倫比亞女孩陰差陽錯被猴群養大,長成“女泰山”的故事…..

這一切震驚了Vanessa,她一開始很難接受這樣的故事,但看到母親泛着淚光的眼睛,她瞬間明白了:

“我從內心深處確信,這些就是母親的過去,雖然聽上去太不可思議了,我,一個出生在英國的女孩,母親卻是在哥倫比亞叢林長大的‘女泰山’!”

之後的這些年,Vanessa開始慢慢整理母親講述的點滴,於2013年寫成了一本傳記《沒有名字的女孩》,

然而沒想到的是,Vanessa找了很多家出版社,他們都不肯出版這本書,原因只有一個:

沒人願意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歷盡波折,《沒有名字的女孩》終於獲得出版了,這本書一經推出,便引起了軒然大波,也引發了無數的爭議,許多人開始憑着自己的“常識”質疑Chapman的故事:

一個5歲的小女孩怎麼可能獨自在猛獸出沒的熱帶雨林活下來?!

這一定是她被虐待之後忘了過去,編造出來的想像!

甚至有電視台主持人當面質問:

“你認為這真的不是自己想像出來的?”

Chapman斬釘截鐵地回答:

“不,這都是過去發生的,是我經歷的真實人生….”

儘管歷史上,確有將近200多個被動物養大的孩子最終回歸文明社會的真實故事,但英國人依然對Chapman的經歷心存懷疑…

一些機構對Chapman的故事有了感興趣,認為有必要對Chapman的故事真實性進行鑒定,

一位英國心理學家率先對Chapman進行了評估,他用的是詞彙測試法,

他給Chapman念了一些“有特定含義”的英文單詞,看看Chapman是什麼反映,如河流,叢林,甜等等,最終經過打分,這位英國教授得出結論:

Chapman有“記憶錯亂”的嫌疑….

但是,另一個人類學研究機構的教授,通過對Chapman骨骼的醫學分析,卻得出支持Chapman的結論:

“在叢林生活的兒童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營養不良,如果她真的像猴群一樣依靠水果,堅果為生,那她身體里,一定會留下會留下骨骼發育不良的痕迹,我們檢測之後發現,Chapman的確有骨骼發育不良的痕迹,這些痕迹出現的年齡剛好是在5到10歲之間….”

而一家哥倫比亞大學的心理學教授也得出了支持Chapman的結論,他則是用圖片來測試Chapman的潛意識情緒反映,

教授給Chapman看了一大堆不相關的圖片,在中間夾雜着兩組圖片,一組是收養Chapman的一家,另一組是卷尾猴,測試的結果最終令人震驚,

Chapman對於收養她的家庭的圖片情緒反映很激烈,對於卷尾猴的反映劇烈程度同樣不相上下,教授驚訝地說:

“我得說,她和這些動物之間的關係非常親密,親密到足以和家人相比…..”

說一千道一萬,最直接的證據,莫過於讓Chapman回到過去生活過的地方,看看她的反映和表現,或許是最有說服力的。

這一天終於來了,在某電視台贊助的一檔節目中,Chapman和女兒一起回到了哥倫比亞,來到叢林,尋找到了自己失落的童年記憶.....

經過了漫長的,半個世紀的在人類社會的顛沛流離,Chapman終於回來了,她回到童年生活過的叢林,靜靜地蹲在樹下,無比放鬆和自在,也眼含熱淚,感慨萬千。

她在等待,等待曾朝夕相處的童年夥伴,卷尾猴群的出現…..

終於,在一棵大樹的細枝上,她看到了幾隻卷尾猴,她小心翼翼地靠近它們,對着它們發出一些自己曾無比熟悉的聲音。

小猴們轉過身來,靜靜地看着她....

和Chapman對望了很久之後,猴群才轉身離去,儘管沒有特別的互動,這個場景已經讓動物學家無比驚訝了:

“卷尾猴通常不會靠近人類,甚至很難拍到它們的蹤跡,然而它們離Chapman如此之近,這已經證明了,Chapman對於它們來說,是個特別的人類....”

一切塵埃落定,Chapman曾在叢林中被猴群養大,卻在回到人類社會後經歷了眾多磨難,如今的Chapman依舊生活Bradford,對於過去的經歷,她滿懷感激:

“我一直是個孤獨的人,從未想過自己能擁有家庭,我對現在的人生非常滿意,但是,我永遠感激把我養大的猴群,沒有它們,那個無名女孩早就消失在叢林中了....”

比起善惡分明的人類社會,有時候動物的本能似乎更加美好純粹.....

Ref:

https://www.beautifulhumans.info/marina-chapm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rina_Chapma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XvwlOOJ9Vk

--------------------------------------

貓又有貓:忘記是BBC還是探索頻道的節目,介紹一些長得很“惡魔”的動物,最後一句話是“不需要害怕這些奇特的動物,畢竟世上只有一種惡魔,叫人類”

伊凡_Crian:中間被毒打虐待真的讓人很難過

打滾賣萌小虎仔:想起來二戰時候父母遇害,逃出生天被狼群養了幾年的那個猶太小女孩,最後被人發覺回歸人類社會,過了幾十年,被採訪時候也總想回去看看,因為那隻狼媽媽救了她的命……

WhiteShiki:不知道說什麼的感覺,世間的確好人多,她卻連續遇到罪惡,所幸最後又獲得了美好的一切,包括家庭、愛情、孩子……其實我最難過的還是那一段別人對她的質疑,認為她在撒謊。換個角度說,或許質疑的人也沒什麼錯,但,還是覺得很難過……

sukekiyooo:天啊,想到剩下被帶走的那一車小孩人販子該死

Stucksticktoj:好諷刺動物比人純真多了唉

啊丶德寶:雖然經歷了那麼多苦難,感恩這個世界還是有善良的動物與人,不然這個女孩怕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