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民俗風情 > 正文

白色結婚禮服的前世今生!

西方文化中新娘身着白色婚紗乃是慣例,但是這種普遍的風俗到底代表着什麼?我們發現這一習俗並非我們通常所想的那樣。根據一個關於結婚禮服演化歷史的新展覽所揭示的,新娘身穿白色禮服從不是童真或純潔的象徵,白色禮服的首要功能是炫耀。

‌‌“純潔的含義並不緊要,‌‌”倫敦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London's Victoria&Albert Museum)館長艾德維納·艾爾曼(Edwina Ehrman)接受BBC文化節目採訪時表示,‌‌“這主要與財富相關。整個18和19世紀,有錢的女子才會在婚禮上穿白色禮服。‌‌”在那個洗衣要靠洗衣板艱難手搓的時代,一件白色衣服幾乎不可能完全洗凈如初。‌‌“這是一件你只穿一次的衣服,所以這是給最富有的女人準備的,‌‌”艾爾曼研究婚禮禮服幾個世紀以來與時尚與社會的變化,順便推翻了我們長久以來的觀念。

白色(或象牙白色)婚禮禮服的傳統確實始終存在,這一傳統因維多利亞女王在她1840年的婚禮上身穿白色禮服而開始風靡。無法否認其具有圖騰般強大的力量。對大多數新娘和設計師而言,它包含了充滿希望和浪漫的惆悵。‌‌“它具有一種變形的效果‌‌”,艾爾曼說。‌‌“如果你已經與你的伴侶住在一起,或者即便你已經有了小孩,你還是會願意在你的婚禮上身穿白色婚紗,因為你會覺得這在你們的關係上標誌着一個新的階段。‌‌”

白色最溫馨

新娘就應該身穿白色的習俗如此根深蒂固,以至於有的新娘選擇結婚時穿其它顏色會被認為大膽而出格:想想脫衣舞娘蒂塔·萬提斯(Dita Von Teese)在婚禮上身穿由薇薇安·韋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設計的紫色緊身胸衣禮服;歌手格溫·史蒂芬妮(Gwen Stefani)身穿約翰·加利亞諾(John Galliano)設計的戲劇化的染色禮服;安·海瑟薇(Anne Hathaway)、傑西卡.貝爾(Jessica Biel)和瑞茜.威瑟斯龐(Reese Witherspoon)等一眾女星近來在自己的婚禮上穿着不同尋常的粉色。而當設計師奧斯卡·德拉倫塔(Oscar de la Renta)與王薇薇(Vera Wang)近來首次推出非白色的婚服系列,就被視為在保守的婚紗行業中的一次激進舉動。

艾爾曼說,其實,不論身穿粉色、紫色、黃色、紅色(中國新娘禮服的常用色)還是其它什麼顏色在西方文化中並不新鮮,也並非特別不敬。‌‌“幾個世紀以來,對時尚感興趣的新娘經常在婚禮上身穿各種顏色的禮服。而且她們在婚禮後還會穿很多次,並且在隨後的幾年中還會不斷修改,以使其樣式跟上時尚潮流,或者適應變化的體型。‌‌”並且女人們不會單為婚禮買一件新的衣服,而只會穿着她們現有最好的衣服結婚。

新娘禮服的風俗儘可能地適應戰時需要。‌‌“二戰期間人們就比較將就,‌‌”艾爾曼解釋道,‌‌“他們會借衣服,或者就穿軍裝。軍隊中的女性也會租用服裝,有些新娘會用窗帘布來做婚紗。我們這裡的展覽就有一件用輕柔的裝飾布做成的金鳳圖案的婚紗。‌‌”

戰後,受到職業女性喜愛的芭蕾裙長度的中長款式禮服大行其道。也會有某些風格華麗的一次性禮服。新潮女孩之一的瑪格麗特·維漢姆(Margaret Whigham)就穿了一件諾曼·哈特奈爾(Norman Hartnell)設計的艷麗而寬大的禮服。‌‌“她美貌富有,而且喜歡上鏡頭,是哈特奈爾的完美客戶,‌‌”艾爾曼說,‌‌“這是無法為其它場合修改使用的禮服。‌‌”

在新潮輩出的60年代,歌手露露(Lulu)得意洋洋地向眾人展示她那件帶白色兜帽、毛皮長裙,外搭外套小洋裝,並穿着高筒靴。西亞·波特(Thea Porter)設計的燒花天鵝絨面料的高腰禮服,也在前次的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婚禮禮服展覽中展出——正如艾爾曼所說的給人‌‌“既莊重又輕浮‌‌”的感覺——則流行於70年代。‌‌“白色禮服之所以能夠經久不衰,原因就在於它能不斷變化,並一直很時尚——它歷久彌新在於其能不斷改頭換面更新換代。‌‌”

設計師珍妮·佩克漢姆(Jenny Packham)也同意這一說法。‌‌“對我而言,最有紀念意義的婚禮服裝是那些定義了一個時代時尚特色的服裝,‌‌”她說道,‌‌“比如身穿白色套裝的比安卡·賈格爾(Bianca Jagger)和穿小洋裝戴頭巾的奧黛麗赫本。‌‌”佩克漢姆既設計婚紗,也設計晚禮服(她的設計是許多女性名人的最愛,其中也包括劍橋公爵夫人(Duchess of Cambridge))

那麼,那個時代對於佩克漢姆的婚紗設計影響最大呢?‌‌“30年代的婚紗是我設計的一大靈感來源,那是一個兩次大戰間頹廢而光彩斑斕的奇妙時代,是黃金比例設計大爆發的時代。‌‌”

那麼她如何預測婚禮禮服的演變?‌‌“作為一塊布料,婚紗必須能夠突顯出來。在那個時刻,必須與紅色地毯與通道之間形成一種令人舒適的對比。兩者都不希望與對方相似。‌‌”

設計師愛麗絲·坦波麗(Alice Temperley)則受到了20年代的造型與精神的影響。在她看來,為何浪漫的、極度女性化的禮服能夠持續這麼久?‌‌“婚禮禮服是傳統的、不受時間影響的,並且抵制潮流,‌‌”她說道。回憶起她自己的婚禮禮服是由‌‌“我自孩提時代收集的古董蕾絲和20年代常用的亮片‌‌”製成的。

突出個性

細節說明了一切,加勒斯·普(Gareth Pugh)同意這一點,他為美國歌手嘎嘎小姐(Lady Gaga)和澳大利亞歌手凱莉·米洛(Kylie Minogue)設計舞台服裝。而他為形象設計師凱蒂·希靈福德(Katie Shillingford)設計的充滿戲劇效果但並不浪漫的禮服也是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展覽的一部分。‌‌“舞台演出服和結婚禮服都是有特定角色需求的服裝,‌‌”加勒斯·普接受BBC文化欄目採訪時說。‌‌“但是,設計的方法和過程則完全不同。通常舞台服裝首先要求舒適,以及更容易活動,而且有視覺衝擊力。‌‌”

‌‌“而婚禮禮服則可以實現不同層的細微差別,而這些你無法在舞台上複製——通常結婚禮服是為了在更近的距離上被觀賞。而且新娘往往願意犧牲舒適性。‌‌”而加勒斯·普覺得結婚禮服在未來會如何演變呢?‌‌“我認為通過穿衣來表現一個人的某一側面非常有趣,並且始終有吸引力,‌‌”他說道。‌‌“對大多數人而言,婚禮可能是他們可以自由自在毫無拘束地尋歡作樂的一天。傳統白色禮服的小眾市場總會存在,但是我更喜歡設計樣式更為個性化——投入更多的關愛,更多的時間和耐心來設計——就像對待像婚姻本身一樣。‌‌”

就像婚姻本身,婚禮服裝也在不斷演變。正如艾爾曼所說的:‌‌“同性戀婚禮和跨文化婚禮是新傳統如何被確立的例子。‌‌”這些都融入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全球婚禮服裝產業。‌‌“現在圍繞婚禮確實有對抗現象的出現——難纏的新娘或者新郎(bridezilla or groomzilla)的現象是真實存在的。‌‌”艾爾曼說。那些希望通過她們的婚禮清楚地表明態度而選擇另類婚禮的難纏新娘將非常有對抗精神——事實上,其中某些人正在拋棄白色的結婚禮服,從而擺出反抗性別政治的姿態。

艾爾曼說,那是毫無意義的。‌‌“如果你想在結婚那天穿其它顏色的禮服、穿褲子或者光着腳,那就隨你好了。但是那種覺得穿着白色禮服結婚就是受到了壓迫的觀點實在荒謬——婚姻中重要的是平等和尊重,而不是你在婚禮上穿什麼。對於現代的婚禮服裝而言,我們非常幸運有了多種選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俗風情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