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中國「土鱉」與「海龜」的心結由誰來解

近年來,在國內各種學術會議和報告中,人才總是熱門話題。不少人都曾感嘆,似乎帶了頂海歸人才的“帽子”,總能受到更多青睞。一些大學學者也承認,就目前科研競爭的現實來看,確實有幾分“外來的和尚好念經”的味道:同等條件下,海歸博士往往能比本土培養的博士獲得更多的科研資源、更好的薪酬待遇,這種由“標籤”隱含的競爭力甚至體現在職稱評定、人才計劃申請、科研項目申報等方面。

於是,不少已經留校的博士們也在盤算着出國,甚至有人專門做起了博士留學的生意。 “不是我們愛折騰,一把年紀還要輾轉出國,實在也是情非得已。”土博士們的心裏藏着些許無奈。不過記者在採訪中發現,有關“土鱉”與“海歸”的心結,其實更多折射的是人才培養的問題。

先攢下一筆海外留學經歷,再回國發展,被視為成長捷徑

王一教授在滬上某高校工程類專業任職多年,他所在的專業領域有着很強的本土性,而且實用性很強,從應用實踐發展上說,去國外深造並不能比紮根國內一線收穫更多。當他聽說本專業某博士生正在國外訪學,王一還是連連點頭,“海歸博士的起跑線確實要高一點”。

王一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目前針對高校的人才資助計劃大致可分為學校人才計劃、省部級人才計劃和國家級人才計劃三類,有些人才計劃只允許海歸博士申報,或者有意無意地傾向于海歸人才。

在上海,擁有博士學位者,如果有兩年連續海外學習或工作經歷,再加上幾篇較為出色的論文,可申請上海高校特聘教授 (東方學者)崗位計劃。一旦入選該計劃,除了計劃所含的資助外,所在學校還會給予配套的科研經費,工資待遇也會得到較大幅度提升;而若獲得國家級人才計劃,相應的科研配套經費和工資待遇則會更高。

2014年,王一所在的學校通過國家“青年千人計劃”引進了一位在英國著名高校訪學的博士,剛一入校就獲得了數百萬元的科研啟動經費。

相比之下,本土博士的起步多少有些艱難。同樣在這所學校,2009年入校任職的土博士高齊因為沒有得到相關計劃的資助,燒杯、試管、量杯這些基本的實驗設備得靠他自掏腰包購買。“只能精打細算,做一個項目買一台儀器,燕子銜泥般慢慢搭起自己的實驗室,逐步積攢起在科研圈裡的口碑。”高齊說。

差距不止於此。比如,王一所在的高校給“東方學者”開出了每年30多萬元的固定年薪。“這是普通博士教師的兩三倍,有些人還能直接從講師破格提升為教授。”王一說,面向本土博士的省部級人才計劃只能獲得相應的項目經費支持,沒有其他配套,工資待遇也不會同步增長。

職稱評定上,一些評委在潛意識裡也更加認同海歸。科學網博主羅非在網上記錄了一場土博士參加正高職稱評審的答辯會,在答辯現場,一些評委詢問“論文有沒有國際合作作者”,這讓羅非很震驚。

他解釋說,一般而言,在學術領域內積累了一定的學術聲望和地位才有資格申請正高職稱,擁有一定數量、具有學術獨立性的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文章才能說明自己的水平,為何一定要問國際合作作者呢?

正因遭遇了現實中的種種無奈,越來越多的博士們傾向於先攢下一筆海外留學經歷,再回國發展,並把這視為一種成長“捷徑”。

提升本土人才培養的質量與自信,才能破除內心深處的不自信

15_162224F54_0.jpg

為何高校在引才攬才時會更傾向于海歸博士呢?據了解,在學校對於二級學院的考核指標中通常也包括引進人才計劃指標。王一說,如果招聘的海歸博士成為“東方學者”,那麼學院不但完成了一個人才計劃考核指標,這個“東方學者”還不佔用學院的教職名額。

高齊直言,一些海歸博士確實給學校的科研水平帶來了一定提升。但也有一些海歸人才頂着光環回國後,接連獲得“東方學者”“曙光計劃”“啟明星”等多項人才計劃的扶持,可之後的科研能力卻沒能得到進一步證明。

王一坦言,以他所在的工程類學科來說,要真正做出突破性的原始創新並不容易。“一線科研主要以解決生產中的實際問題為主,理論創新的可能很小,很難發表高水平論文。”而海歸博士通常理論水平較高,具有國際視野,往往能寫出很多出色的論文,“但這些論文能否應用到實際生產過程中去呢?”

當然,要解開社會之於“土鱉”與“海歸”的心結,需要改變的不僅是人才評價標準,借鑒海外成熟的經驗和做法,提升本土人才培養的質量與自信,才能從根本上破除內心深處的不自信。

兩年前,葉康在國內一所雙一流高校開始了自己的博士學術生涯,跟隨的導師是該領域國際知名權威之一。去年,導師把他送到美國一位大牛學者的課題組去交流。

“其實兩國的研究工作大同小異,但美國對博士生的培養更注重科研本身。”葉康說,在國內,博士生除了科研以外,還需承擔包括課題組差旅費報銷等各類雜事瑣事,甚至有博士生在讀期間,還得花費大量精力替導師應付橫向課題、乃至私事。而在美國,博士們只需鑽研於項目本身,這樣反而有更多時間把研究工作做細、做透。

此外,美國導師對於學生培養的重視程度也讓他印象深刻。美國導師每周都會抽出三天時間與十幾個課題組討論技術細節,每個課題組都有一小時的完整彙報和交流時間。這在國內是一種“奢侈”——雖然,中國導師也很想多和學生們探討科學問題,可他們的時間太少了!

國內的學術大牛一般都會擔任一定的行政職務,大量的事務性工作讓導師們分身乏術。“有時候我和導師正在討論問題,時不時就會有行政人員來找他簽字、審核,很難有一整段完整的學術討論時間。”葉康說,經過一年訪學,他意識到了自身的差距,特別是在權威面前敢於質疑,以及刨根問底的科研態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科學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