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林輝:抗戰時毒殺日外交官 英雄難逃中共毒手

“南京毒酒案”投毒英雄詹長麟和該案的相關報導。(公有領域)

差不多八十年前,也就是1939年6月,日偽政府所在地南京發生了一件震驚全國的案子:金陵毒酒案,又稱“南京毒酒案”。當年國民黨的《中央日報》連續4次進行了報導。6月12日以《敵總領館宴清水敵偽均中酒毒梁逆鴻志等中毒最重敵稱系抗日分子所為》為標題做了簡短報導,13日的報導則以《南京中毒案有兩人斃命》為題,文中稱:“南京敵總領館中毒事件中,領館職員兩人,於十一日身死,又《每日新聞》稱,其餘敵偽官員,均已出險。華人兄弟二人,其一在敵總領館充任廚師,已五年,均為本案主犯,二人於宴會進行中失蹤。”其後的18和19日的報導稱“梁逆鴻志弊命,溫逆等亦將死”。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日本總領館兩日本人斃命

1937年7月,日軍發動侵華戰爭,其後佔領上海、南京。1938年3月,曾任北洋政府參議院秘書長、京畿衛戍總司令部秘書長、執政府秘書長等要職的梁鴻志,在日本的扶持下,在南京成立了“中華民國維新政府”,並自封“行政院長”。該偽政權下轄蘇、浙、皖三省及寧、滬兩個特別市,並利用漢奸組織“大民會”進行大量投敵賣國的活動。

此時,國民政府在正面戰場正與日軍鏖戰。為了打擊日軍,國民黨軍統組織利用在日本領館工作的特工詹長麟、詹長炳,在日總領事歡迎日本外務省次長清水到南京視察而舉辦的宴會上,在酒內投毒,導致日本領事館兩名書記員因中毒過深很快身亡,部分人直到次日仍昏迷不醒,其他人經過救治得以脫險。

2008年出版的《軍統特務活動史》中稱:“酒宴上頓時大亂,人人都舌頭麻木,表情痴呆,不同程度地中了毒。只可惜日本幾個主要官員飲酒不多沒有斃命,三浦大佐、宮下、船山都一命嗚呼,而漢奸頭目們因在日本領事館不敢放肆吃喝,逃避了懲罰,漢奸梁鴻志、溫宗堯、高冠吾等皆中毒後獲救未死。”但更多的報導堅持死了兩個人,詹長麟、王高科等生前回憶此事時也說是死了兩個日本人。

此事震驚了南京,也震驚了日本朝野。日本方面前後抓捕了近千中國人,嚴刑拷打,以期找到下毒之人。最終他們發現領館內跑了兩個中國僕役詹長麟、詹長炳,這才開始張貼布告,四下捉拿。

報效國家加入軍統

“南京毒酒案”中的關鍵人物詹長麟,1913年出生於南京,15歲時參加了蔣介石的“御林軍”國府警衛師,在師長俞濟時手下做勤務兵。1932年參加“一·二八”松滬抗戰。期間,因母親生病,詹長麟請假回家探母,其後,為照顧家人,沒有再返回部隊,在家靠織綢緞謀生。

1934年,21歲的詹長麟被介紹到日本駐南京總領館當僕人。他原本並不想為日本人服務,但為生活所迫,而且日本人給出的薪金很高,所以就同意試試。當時日本人招用的條件有四個:第一,不會說日語,不認識日文(防止做間諜);第二,有至親在南京(等於人質在手);第三,誠實老實,手腳勤快;第四,相貌端正。經過日本人的面試,詹長麟被錄用。

據詹長麟生前回憶,他到使館才“幹了十天半個月”,就有人到家中找他,並被秘密帶到一個地方,由國民黨首都警察廳外事組組長趙世瑞與其交談。詹長麟這才知道,介紹自己進入日領館的王高科是軍統特務,而讓自己進入領館的目的是為刺探情報。交談過後,詹長麟同意加入軍統,成為軍統南京區的65號情報員,化名袁露。此後,軍統利用各種閑雜時間對其進行了培訓,教他怎麼偷拆信件,如何交接情報,如何用明礬寫密信等。

從此,詹長麟開始注意日本領事館的動向和總領事的活動,搜集信件,回家後,用明礬水在白紙上寫下來,待水干後字跡隱去。他的母親每天把情報插在大門口的關公像後,等人取走,並接受新的指示。

由於詹長麟在日領館辦事妥帖,非常勤快,在他的介紹下,他的哥哥詹長炳也來到日本總領館工作,其後也被軍統發展為特工。

兩次立功

在南京毒酒案前,詹長麟就已經立下了大功,即幫助國民黨找到了失蹤的藏本。藏本全名藏本英明,朝鮮人,時任日本總領館副領事。日本總領事須磨指令其偷偷地潛入紫金山自殺,以便誣稱“中國特工綁架並殺害日本外交人員”,進行戰爭訛詐。可惜,有妻有兒的藏本英明偷偷在紫金山上找了個山洞躲了起來。而詹長麟因目睹了藏本上車前往的方向,得以告知軍統。其上司趙世瑞帶人找了三天三夜,終於找到了藏本,粉碎了日本方面的陰謀。趙世瑞因此被提拔為少將。

全面抗戰爆發後,日本總領館人員撤退。日本人給詹氏兄弟留下了一個“日本領事館使用人”的白色袖章,讓他們看管日本領事館,保護日本領事館財產。南京大屠殺期間,詹長麟目睹了日軍的諸多暴行,在統計之後,上報給上級。

日本人佔領南京後,領館人員再次回來辦公,詹氏兄弟也照舊工作。1939年6月初,詹長麟在書記官船山的房間里打掃衛生,無意間看到了一封信件。他當即照抄下來,彙報給上級,翻譯後發現,此信提供了一個重大情報,即日本外務省清水留三郎次長及其隨員三重將前來視察,日本總領事崛公一打算為其舉辦宴會,並請大批在華的日本軍官以及偽“維新政府”的頭面人物作為陪客。

為打擊日本侵略者和日偽政權,軍統決定實施一次投毒行動,詹長麟為主要實施者,詹長炳配合。

宴會前一天,日領事館購買了一批紹興黃酒,由詹長麟負責將其從酒罈中分灌進酒瓶中。為了投毒萬無一失,他在開宴前才將毒粉倒入酒中,並晃勻,倒入酒杯。在看到毒酒被喝下後,他借口去醫院離開了領館,騎上單車,來到江邊,與哥哥會合後,趕到了長江邊上的燕子磯,在其他軍統人員的護送下,前往江北,脫離了險境。

為了防止日偽當局傷及無辜的中國人,南京的軍統地下情報組織以詹長炳、詹長麟兄弟的名義,專門寫了一封信,寄給日本總領事館的公使兼總領事,說明投毒案的真相,承擔一切責任,並表明他們這次採取投毒行動並非出於個人私怨,而是出於對日本侵華暴行的國讎家恨。信中還寫道,他們兄弟倆已經到了上海,即將去香港。日偽政權馬上在上海和香港派人搜捕,但仍一無所獲。

事實上,在軍統的幫助下,詹氏兄弟躲在江北的農村,十分安全。當時重慶《中央日報》的連續報導,也沒有吐露真相,就是為了迷惑日軍。

因生意未去台灣

詹氏兄弟在江北六合鄉村一家躲避了一個時期後,與全家人開始過起來流亡的生活,6年走過浙、閩、湘三省,歷經磨難,終於在抗戰勝利後回到了南京。

1946年,國民政府獎勵詹長麟5萬元法幣的獎金,還頒發了一尊銀盾,上刻有“抗日有功,殺敵可嘉”字樣。詹長麟用這筆錢買了一塊地,蓋了一棟三層樓,其中“中和旅館”占樓一半,由其經營。旅館有電燈電話,甚至還有冰箱,生意很好。此後軍統未給他安排工作,但讓他在蘇州中央軍官訓練隊“掛了個上尉頭銜”,他每月坐火車去蘇州領一次薪水。

1949年中共佔據南京前夕,詹長麟過去的上級、時任保密局外事組組長的趙世瑞找到他,要他一起去台灣。因為旅館生意好,詹長麟未捨得離開。他的人生也從此改變。

中共治下詹氏兄弟的噩夢

中共建立政權後,發起了一個又一個運動,以清除各方面阻礙中共極權統治的力量。1950年,在中共的“鎮壓反革命運動”中,詹長麟與哥哥詹長炳同時被抓,詹長炳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槍決。詹長麟因“坦白交代”和未參與軍統實際工作,未被判刑,得以繼續經營旅館。但這不過是顧忌影響,中共所施的伎倆。

1956年,在中共推出的“三大改造”運動中,詹長麟的旅館被“公私合營”,他只能靠工資生活。文革爆發後,他又被紅衛兵抄家,當時詹妻嚇得將箱底丈夫唯一相片燒掉。作為“四類分子”,詹長麟被勒令去掃馬路,接受再教育。文革後他被中共“平反”,可是一切都回不到從前。2008年10月他在南京去世,享年95歲。

而介紹詹長麟進入日領館的王高科,1958年因包庇“反革命”(指1950年對詹長炳等“潛伏”情況隱瞞不報)被判管制三年,其實一直管制到文革期間遣送農村。文革後,南京法院認定其任軍統特務期間“主要搜集日本人情報,沒有發現反人民的罪惡”,所以撤銷了原判。1993年,王高科去世,享年78歲。

結語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2009年,中共南京市政府隆重表彰“30位為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詹長麟獲選,這是1949年以來,南京官方首次正式確認當年“金陵毒酒案”當事人的英雄地位,而這大概也是為了掩蓋其當年對英雄的迫害行為吧。而中共對詹氏兄弟的迫害,不過是其殘害國民黨有功人員的冰山一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