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一個在晚上從不睡覺 遊走於夢境與現實 謎一般的英國小女孩

為人父母,總是希望給予孩子最好的生活條件,讓他們有一個好的起點。

對於這對來自英國的父母來說也是一樣,為了孩子有一個美好的童年,他們全部的心血都投放到女兒身上。只是,他們的女兒有點特別!

這對錶情有點凝重,有點無奈的夫妻,已經有兩年沒有在晚上睡過一個安穩的覺了。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自己只有三歲半的女兒,傑西卡!

咋一看之下,傑西卡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女孩,平時也非常活潑好動,非常玩耍,完全就是一個不能再正常的孩子!

當在外面玩足了一天之後,很多孩子都會回到家裡早早的來一個甜甜的睡眠。

但是當父母哄着傑西卡睡着之後,傑西卡卻會在深夜裡醒來。

然而傑西卡不是簡單的醒來,她會坐在床上,時而做出複雜的動作,時而歡笑,時而哭泣。這樣的行為,會不斷在短時間裏持續。

而發生在深夜裡的這一切,看着都是那麼的令人覺得詭異。

是不是在白天的時候沒有玩夠?然而其實當父母詢問傑西卡問題的時候,他們不會得到傑西卡的回應!但傑西卡顯然是清醒的,因為她整個過程都是睜着雙眼。

不論父母帶傑西卡到哪裡治療,很多醫生都以不規律的行為為由給傑西卡診斷患上了癲癇,一些醫生甚至結合安眠藥等藥物進行治療,但都以失敗告終。

沒有一個人能夠解釋出現在傑西卡身上的行為!而父母兩為了記錄傑西卡睡着之後出現異常行為的影片,逐漸在當地傳開來!傑西卡也成為了眾多醫生里一個謎一般的存在。

眾所周知,睡眠對於人的發展是相當重要的,不但是補充能量的途徑,也是促進人體正常生長發育的途徑。也就是說,傑西卡正在透支着身體,還有精神。

最後父母兩隻能求助於英國最頂尖的兒童睡眠障礙治療診所,Evelina。適逢此時丈夫需要返還部隊,只剩下母親自己一個照顧着女兒。

但正如一開始所有醫生都不能準備判定傑西卡的情況一樣,醫護人員只能透過監測傑西卡的大腦活動來分析她的睡眠。

通過多日監測的大腦數據收集,醫護人員得到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結論。

傑西卡患有的並非是一般諸如夢遊或者睡眠障礙等疾病,而是一個暫時只能模糊將其稱呼為“極度想像”的獨特病症。

即意味着傑西卡有能力回憶起過去的記憶,並在腦海中清晰而精確地進行播放自己日間的活動還有看到的圖像。

正如其中一位主診醫生所言:“我工作了13年,第一次遇到傑西卡這種案例,真的很特殊”

(傑西卡其中一個主診醫生)

而且傑西卡不僅僅是大多數人所擁有的記憶能力一樣。她擁有的是一種三維記憶,可以將記憶帶進自己在腦海里構築的虛擬三維世界並重演。

也就是說,在傑西卡睡着之後,她的腦海里存在一個自己創造的“真實”世界。

而傑西卡的病情,被認為是“兒童大腦發育中錯綜複雜的領域裏無數分支之一”。

在傑西卡自己構築的整個世界裏,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實的,包括她和小朋友一起玩過家家,一起騎木馬,或者一切的吃東西,喝飲料等行為。

傑西卡晚上“醒來”後看到的世界,所有的人,物品對於她來說都是真實的,而外界的人看到的則只有傑西卡一個人。

正如主診醫生保羅,詢問傑西卡晚上是否和小朋友一起玩耍,是否可以看到他們,傑西卡沒有猶豫回答:“是的”

而整個過程里,傑西卡都是清醒的,因為她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只是外界的一切都被她自己構建的世界隔絕了,因此不會對外界的詢問有反應。

經過多年的不斷求醫,母親坦尼亞總算知道傑西卡患上了什麼疾病。而下一步,則是怎麼進行治療,因為不足的睡眠,會影響大腦的發育,傑西卡正在面臨這樣的風險。

然而治療的計劃卻並不複雜,那就是讓傑西卡自己一個人獨立睡覺!

因為根據醫生的結論,和父母一起睡覺的傑西卡進入了一個非常安全的環境,這讓她的潛意識明白在自己構建的世界裏行動是沒有危險的。

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將傑西卡帶出自己的舒適區域,改變環境的同時改變傑西卡的思想還有行為。

一開始,傑西卡一晚上醒來十多次,而且非常不安分,會走來走去尋找媽媽。

但不斷嘗試之後,最終傑西卡能夠自己一個人,在沒有出現之前的行為情況下正常睡眠。

此時的坦尼亞和傑西卡興奮的打電話給部隊里的父親,要父親回家後給自己一個大大的獎勵,惹得電話那頭的父親哈哈大笑。

現在的傑西卡終於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樣正常生活了,而且她的案例也被用作醫學上的一個範本!

但是要說在這幾年裡付出最多的,莫過於傑西卡的母親了。因為每一天為了防止孩子出現什麼問題,都是母親在夜裡看管着傑西卡,可想而知這是多少個煎熬的日夜換來的結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不能說的奇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