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七旬老人照顧腦梗女婿:要為他們撐起一個完整的家!

用手捋過每一根僵硬的手指,力道精準地按捏着緊繃的肌肉……長達一個小時的康復訓練,是張高雲每天都要為女婿小沈做的。這嫻熟的手法,是他特意跟醫生學的。如今,他給女婿做康復已堅持了1700多天。

72歲的張高雲,頭髮已經花白。在本應頤養天年的年紀,命運同他開了一個玩笑。五年前,女婿突發腦梗,生活不能自理,他和老伴主動承擔起陪女婿去醫院、照顧日常起居、幫助進行康復訓練的重擔,甚至用賣房子的錢為女婿支付了近六十萬的醫藥費。談起支撐他的原因,他說:“我只有一個女兒,一個外孫,我要為他們撐起一個完整的家!”

一字一頓教說話,“他在我心裏還是個孩子”

張高雲和老伴住在南京市漢中門大街,這是女兒的家,他自己的房子早已變賣。見記者來到家中,女婿小沈挪着碎步,從卧室慢慢走到客廳來。張高雲一字一頓地教他說著:“謝——謝——來——看——我。”患有語言功能障礙的小沈,現在已經可以清晰地吐出“你好”“謝謝”“再見”這些詞彙了,這都是張高雲不厭其煩教了千百遍的成果。

又到了做康復訓練的時間。見有外人在場,小沈起初有些不大願意,支支吾吾地比划著。張高雲最了解他:“這孩子要強,好面子。”說話間,他又把角落裡的一台吸氧機拿出來,給小沈用上。“每天都要給他吸半個小時,防止他大腦缺氧。”上千塊錢的氧氣機,對於他們來說,並不便宜,但是聽說對病情有好處,張高雲二話不說,就為小沈買了回來。

小沈今年50歲了,在張高雲心中,他依然是個孩子。女兒和小沈結婚已經22年了,客廳里還懸掛着兩人的結婚照,可以看到小沈當年意氣風發的樣子。

張高云為女婿做康復訓練

給女婿60萬醫藥費,是他的賣房錢

2014年7月,小沈在出差途中突發腦梗,在ICU里住了半個月。“看了怎麼能不心疼,全身插滿管子,誰都不認識,也說不出話來。”張高雲告訴記者,在搶救時,他們才發現,其實小沈自從2008年生意失敗以來,經濟狀況一直十分窘迫。“我當時心裏挺不是滋味的,這個孩子太要強了,遇到困難從來不跟我們張嘴。”

從ICU轉到普通病房,小沈在醫院住了大半年時間,花費了五六十萬的醫藥費,而這些錢,都是老兩口賣房子的錢。半年前,張高雲剛把自己位於鼓樓區的一套房子賣掉,想置換一套改善型住房,拿到手的一百多萬還沒捂熱,就拿去給小沈看了病。“當時我壓根沒考慮錢,什麼都沒想,只想着把孩子救回來。”

在張高雲心中,小沈也是個苦命的孩子,14歲時父親就去世了,母親也長期在外地生活。“他健康的時候,對我女兒很體貼,對我們老兩口也像對親生父母一樣,既然是一家人,我們就要對他負責。”

小沈病倒後,女兒就撐起了家,還要照顧孩子和病人。眼見女兒的小家庭突變,張高雲夫婦主動伸出援手。“我只有一個女兒,一個外孫,我要替他們撐起一個完整的家。”

悉心照料,他替女兒撐起完整的家

張高雲時常自嘲“自己就是個勞碌命”,獨自贍養母親,照顧外孫,好不容易外孫長大了,又要照顧女婿。“忙着忙着也就習慣了。”其實,張高雲自己的身體也有不少毛病。

每一次陪小沈去醫院做針灸,對他來說,都是一次挑戰。高高壯壯的小沈有一百六十斤重,要把他抬到針灸台上,實在是一項體力活,更難的是結束後,如何幫他起身。“我根本拉不起來他,只有把我整個人都給他,他的一隻手扒着我的脖子,我雙手捧着他的後背,慢慢把他抬起來。”

張高雲告訴記者,每周兩次的針灸是為了預防癲癇發作的。小沈的癲癇是腦梗的後遺症,每發作一次,恢復狀況就會減退。“所以我們特別小心,剛開始平均一個月發作一次,現在,一年只發作一兩次。”說到這裡,張高雲眉間的溝壑終於舒展開來。

在小沈狀況不錯的時候,張高雲會帶他下樓散步,凡是不太熟悉的地方,他都會提前打探,弄清楚哪些地方有廁所。因為大小便功能障礙,小沈弄髒褲子、被褥都是常有的事,每當這時候,都會聽到張高雲在一旁輕聲安慰:“沒關係,換下來我帶你洗。”

為了方便小沈上下樓,老兩口一直盤算着想買一套電梯房。由於預算有限,他們拿出自己全部的積蓄,在滁州買了一套。“等明年交房,我們就帶着小沈住過去,多下樓走走,有利於他的恢復。只要我還有能力,就會繼續照顧下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現代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