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友群:今年頭3月被審判的十大貪官排行榜

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前參謀長房峰輝,因犯受賄罪、行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進入2019年才3個月,中共統治下的醜聞一個接一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全都是因為中共已經腐敗得沒治了。下面,就對今年頭3個月已被送上審判台的十大貪官進行盤點。需要先說明一下的是,本文提到的這些貪官的涉案金額,都是中共官方給出的數字。而中共官方的數字都是有水分的,是根據政治需要確定的。對某些高官來說,實際涉案金額可能大得多。

房峰輝排名第一涉案金額大得不敢公布

2月20日,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原參謀長房峰輝,因犯受賄、行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三宗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房峰輝到底貪了多少錢?中共不敢對外公布。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房峰輝擔任北京軍區司令員時,曾賣出不少軍產地皮,僅292醫院的地皮,就賣出47億元人民幣。另外,房峰輝還指使下級拆掉原北京軍區大院內的數十棟樓,再斥資近10億元,新建五星級的華北賓館。房峰輝還斥資6000萬元興建軍區大院南大門和院內道路,新建的門診部大樓改為京西醫院,由其親信任院長。在此過程中,肯定有相當多的錢落入他的腰包。

房峰輝曾經被認為是中共“軍界舉足輕重的耀眼將星”:他被提拔為北京軍區司令員時,是當時七大軍區司令員中最年輕的;擔任過中共國慶60周年閱兵的總指揮;59歲晉陞上將軍銜;中共十八前夕升任軍委總參謀長,是第一位直升總參謀長的北京軍區司令員;2015年11月擔任軍改後的首任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之所以被拿下,貪腐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很可能是他想謀反。

周春雨排名第二涉案金額10多億

2月22日,安徽省前副省長周春雨因犯受賄、隱瞞境外存款、濫用職權、內幕交易等罪,被判刑20年,罰款3.61億元人民幣。

周春雨被控在1996年至2017年,利用擔任中共安徽省委辦公廳秘書,省財政廳副廳長,馬鞍山市副市長、市長,蚌埠市市長、市委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受賄摺合人民幣1365萬餘元;對陸續存在境外銀行的412萬美元隱瞞不報;在擔任蚌埠市長期間,徇私舞弊,違反規定,決定向有關公司返還土地出讓金6.65億餘元,給國家造成重大損失;通過內幕交易,買入2.7億元股票,非法獲利3.59億餘元。

周春雨是近些年來安徽省被查處的第7位副省長。此前被查的6位副省長分別是:王懷忠(被判死刑)、何閩旭(被判死緩)、王昭耀(被判死緩)、倪發科(被判刑17年)、楊振超(被判無期),陳樹隆(受賄摺合人民幣2.758億餘元,濫用職權造成經濟損失29億多元,通過內幕交易,非法獲利3031萬餘元,還未宣判)。2004年2月,王懷忠被執行死刑。但是,殺了王懷忠,自有後來人!

雷志強排名第三涉案金額3億多元

1月9日至10日,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原理事長雷志強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開庭審理。

雷志強被控2000年至2017年,在擔任天水市副市長、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理事長期間,利用職權,受賄摺合人民幣2億4千萬餘元,另有8198萬餘元巨額財物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此前,據《財新周刊》披露,雷志強貪污超92億元。雷志強案發後,其子也被抓。知情者說,雷志強自己交代的2億多元,均不在中共當局事先的掌握之內,另有90億元的賬外資金。據稱,“雷志強生活之奢靡,令人嘆為觀止,抄家時各種古玩字畫拉了兩卡車”。

中共十八大以來,繼前甘肅省委書記蘇榮被查後,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2017年7月11日落馬。在王三運落馬前半年,甘肅省已有8名廳(局)級官員落馬,同時還有多名官員自殺。

李貽煌排名第四涉案金額2億2千萬餘元

1月29日,江西省前副省長李貽煌因犯受賄、貪污、挪用公款、濫用職權四大罪,被判刑18年。

李貽煌被控:2004年至2017年,利用擔任江西銅業集團公司總經理、董事長,江西銅業股份公司總經理、董事長,以及江西省副省長等職務上的便利,受賄摺合人民幣5119萬餘元,貪污268萬餘元,挪用公款1億4千萬餘元,造成國有資產損失2087萬餘元。

此前,江西省落馬的省(部)級高官已有6人:前江西省委書記蘇榮(被判無期),副省長姚木根(被判刑13年),省人大副主任陳安眾(被判刑12年),省政協副主席劉禮祖(被連降7級,從副部級降為科員),省委常委、秘書長趙智勇(被連降7級,從副部級降為科員),政協副主席許愛民(連降4級,從副部級降為副處級)。

彭慶國排名第五涉案金額2億多元

2月3日,原山東省滕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彭慶國,因貪污、受賄、挪用公款等罪,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彭慶國被控:2004年4月至2013年5月,利用職務便利,侵吞、騙取公款1億4千多萬元人民幣,挪用公款6480萬元,索取賄賂142.9萬餘元;行賄210萬元。

此前有報導稱,彭慶國是滕州的“大哥”,手下“小弟”數百,資產上億元,滕州的房地產項目大多由他說了算,無人敢惹。其口頭禪是:“對待百姓和拆遷工作必須‘白加黑’!”“教育不是萬能的,不打還是不行的!”由此,產生了一種“跟着彭老大混,什麼都不用問”的黑惡勢力橫行的局面。

白向群排名第六涉案金額1億4千萬餘元

1月31日,內蒙古自治區原副主席白向群受賄、貪污、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案開庭審理。

白向群被控1999年至2018年,利用擔任共青團內蒙古自治區書記,中共烏海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中共錫林郭勒盟委書記,以及內蒙古自治區副主席等職務上的便利,索賄、受賄摺合人民幣8515萬餘元,貪污摺合人民幣712萬餘元。進行股票內幕交易,非法獲利1717萬餘元;泄露內幕信息給他人,令其非法獲利4052萬餘元。

近年來,內蒙古自治區落馬的省(部)級高官還有:自治區副主席潘逸陽,政協副主席、原公安廳廳長趙黎平,政協副主席韓志然,統戰部長王素逸;政法委書記刑雲。另有公安廳副廳長孟建偉被查,公安廳副廳長、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長李志斌自殺,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杜寶君被查。

蒲波排名第七涉案金額7126萬餘元

3月21日,貴州省前副省長蒲波受賄案開庭審理。

蒲波被控1999年至2017年,利用擔任四川省廣安市副市長,巴中市市長,中共四川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以及中共德陽市委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和職權、地位,直接或通過他人受賄摺合人民幣7126萬餘元。

貴州省是中國西南最窮的省份。2018年1月22日,蒲波被任命為貴州省副省長,5月4日即被查。而在2018年4月1日晚,貴州前副省長王曉光落馬。王曉光被控受賄4870萬餘元,貪污500萬元,內幕交易盈利1.6億餘元。

莫建成排名第八涉案金額4259萬元

1月24日,原中紀委駐財政部紀檢組長莫建成,因犯受賄罪,被判刑14年。

莫建成被控2000年至2017年任中共內蒙古通遼市委副書記、副市長、市長、市委書記,內蒙古自治區委常委、包頭市委書記,江西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副省長、省委副書記,中紀委駐財政部紀檢組長等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直接或通過其子受賄4259萬餘元。

莫建成於2017年8月底被查。大陸媒體曾用中紀委“內鬼”來稱呼他。當時,他還是排名第一的中共中央候補委員。莫建成是中紀委2017年“揪出”的三名部級“內鬼”之一。另外兩人分別是:中央巡視組副部級巡視員張化為,中紀委駐民政部紀檢組長曲淑輝。莫建成在任時曾大談特談反腐倡廉。

季緗綺排名第九涉案金額3795萬元

3月19日,山東省前副省長季緗綺,因犯受賄罪、貪污罪,被判刑14年。

季緗綺被控:在2003年至2017年擔任山東商業集團董事長、山東世界貿易中心董事長、山東銀座美術館法定代表人,以及山東省副省長等職時,受賄摺合人民幣2571萬餘元。2004年至2013年,季緗綺利用擔任山東商業集團董事長、山東銀座美術館法定代表人等職的便利,以公務送禮為由,騙取銀座美術館館藏書畫作品等財物非法佔為己有,貪污1224萬餘元。

魯煒排名第十涉案金額3200萬餘元

3月26日,中共中宣部前副部長、網信辦主任魯煒,因犯受賄罪被判刑14年。

魯煒被控2002年至2017年,利用擔任新華社黨組成員、秘書長、副社長,北京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副市長,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中宣部副部長等職務便利、職權、地位,受賄共計3200萬餘元。

此前,有消息人士對海外中文媒體透露,魯煒被查的真實原因至少有五個:一是對新疆無界網轉發要求習近平下台的公開信負有責任;二是打着習近平的旗號擴大自己的影響;三是利用習近平重視網絡工作的機會,試圖控制習近平獲得的信息;四是他手下有一名負責網絡封號的軍轉干局長,長期抵制習近平在軍中反腐;五是網信辦通過刪帖等成為獲利最多的部門。

古詩云:“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中共是“年年歲歲反腐敗,歲歲年年照樣腐”。以上十大貪官,個個都是“台上反腐敗慷慨激昂,台下搞腐敗貪得無厭”。中共早已墮落成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對於早已病入膏肓的中共來說,不反腐敗亡黨,反腐敗也亡黨。為什麼?

因為中共的假、惡、斗的理論,中共既當運動員,又當教練員,又當裁判員的體制,中共高壓和欺騙的機制,以及黨高於法、權大於法的所謂“法制”本身,就是滋生腐敗的溫床。查處一個腐敗分子,一批腐敗分子又被這種理論、體制、機制、法制迅速複製出來了。

到今天,中共的腐敗分子是查不勝查,防不勝防,按下葫蘆起來瓢。死刑、死緩、無期、警示錄、懺悔錄、這個法、那個法,所有的“葯”,統統都不管用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