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啱心水:從清華北大教授因言獲罪看中國教育

中國教育不強調批判性和創造性思考技巧,使學生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甚至依賴記憶和抄襲應付學業。圖為安徽省一所學校,學生們正在上課。(AFP

不久前,北大前講師柴曉明被指定監視居住了,南京市國安指控他“涉嫌顛覆國家政權”。近期,另一知名學者,中國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被校方停職並接受調查。主要原因係自2018年7月,許章潤以“為自由發聲”為名發表了3篇文章抨擊中共極權統治,並在中國社會引起了巨大反響。其中一篇文章中他呼籲中共在2019年兩會期間再度修憲,平反六四,杜絕“大撒幣”,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等。

由此,筆者想到了當今中國教育界最突出的兩大問題。一係學術自由被剝奪,二係教育商業化。

首先,中共承諾“保證學術自由”,拋開其自執政以來對大陸教育界的管制,即使係中國境內的外國大學也受中共控制,學術自由在中國根本就不存在。自從2003年以來逾2000所中外合資大學在中國建立。2017年中共曾下令在中國境內的外國大學設立黨支部,並要求讓共產黨官員擁有決策權,如高級人員聘用、預算分配等,每所合資大學的黨支部書記都將獲得副校長的地位以及董事會席位。

根據中共現有法律,合資大學被視為獨立法律實體,本地合伙人持有51%股權,外國合伙人持有49%股權。其中許多大學發放自己的文憑。這些大學現在必須建立黨支部,黨支部將監視學校運營,並且在行政大事上擁有發言權。據海外媒體報道,有關建立黨支部命令的傳言從八月份就開始在教育界流傳。中共在十九大之後做出正式執行的決定,並稱“政府、軍隊、社會和學校等一切”均需服從黨的領導。學術自由對於在華的外國大學來講,一直係個敏感問題。這些大學被批評同意在一個人權記錄糟糕的國家裡運營。

第二係教育商業化。近年來“十大缺德行業排行榜”在大陸微博上持續流傳,教育行業總係名列榜首。高校腐敗表現在諸多方面,包括:基建、人事、招生、學術、科研費等等。據大陸《法制日報》統計,2016年,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紀律審查欄目總計通報高校領導幹部執紀審查15人次、黨紀處分17人次,合計通報27名高校領導幹部(5人在一年中既被執紀審查又被處分)。另有官方資料披露,僅在2015年,就有34所高校的53名官員因違紀被通報,平均每周有一名高校領導被通報。2015年,全國一本院校共有33人被通報,約佔總人數的62%。其中,985、211院校有21人,約佔被通報總人數的40%。中南大學、四川大學、中國傳媒大學、中央音樂學院等知名院校“榜上有名”。據北京市海淀區檢察院對2005年至2012年高校與科研院所職務犯罪所做的統計,涉案範圍遍及財務部、圖書館、博物館、餐飲部、裝備處、教材科、車隊、衛生科等40多個部門。

外界認為,1998年至2003年任職教育部長的陳至立對當今中國教育界的腐敗和亂象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陳至立自1998年起按江澤民指示下令“高校擴招”和“教育產業化”,這兩項政策被指禍國殃民。高校擴招造成眾多大學生畢業後搵唔到工作,教育產業化導致教育界全面腐化墮落。

2003年12月16日,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在新聞發佈會上公布:2003年中國治理教育亂收費專項檢查共查出12,600多件教育亂收費案件,違規收費金額達21.4億元。例如:2002年1月至2003年9月,華南理工大學對考試不及格的學生收取重修費達310多萬元。中小學也成為暴利行業,啲名校向家長收取高額贊助費、選校費等,謀取不正當利益。

高昂的學費把大批窮困地區的孩子堵在校門外。即使手握一張大學錄取通知書,也因交不起學費而棄學,還有家長在接到子女的錄取通知書時,因無力負擔學費而自殺。“教育產業化”把教育界變成以盈利為目標的經濟行業。學校以各種名目亂收費,學費直線上漲,教育界的腐敗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美國耶魯大學著名教授康正果曾講,現在中國的教育體系,有三大利益集團在控制。一就係教育的官僚體制集團,從教委教育部,一直到省教育廳,教育局,這些人制定指標,教師如何排名次考核得獎。這些都和部長局長校長係否能陞官得利掛鈎。二係商業體系,如出版社、課外的培訓班等。三係利用教育換取個人利益的偽學者偽專家們。

近年來中共所謂的教育產業化改革雖然增加了中國人上大學的機會,但它並唔係通過增加國家教育投入延長義務教育年限的方式實現的。它係以犧牲大學教育品質和大幅增加國民教育成本的代價來實現的。這種以經濟發展為目的教育體制產業化改革幾乎毀滅了中國的高等教育,使學生素質迅速降低,最終形成博士生碩士化、研究生學士化、大學生中專化的現狀。

教師歷來被稱作“人類靈魂的工程師”。但中共統治下學術研究和教育被商業化。北京作家李紅雨曾講,官場有多貪腐,學校就有多貪腐。“這種腐敗係體製造成的,如果不改革體制的話這個腐敗還會延續。高校去黨化係應該的,過去的大學都沒有黨部,黨不能領導一切。”

中國教育界這一系列的問題,根本上都係中共的極權制度導致的。中共為了消滅反對或可能威脅其極權統治的聲音,剝奪學術界、教育界應有的最基本的研究自由言論自由。中共統治下只有御用文人,從沒有獨立學者。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曾講,大陸教育部的政治要求,就像係要將人的腦子和學術自由精神交出來,讓人只跟中共走,放棄學術原則。最早的學術起源於古希臘,哲人們通過觀察、推理、猜測、辯論和體悟獲得對世界和人生的認識。學術研究的基礎係對真理的追求,係神聖的。真正的學術要能尋根溯源。

對知識的探求直接影響國家甚至世界的發展,需要人專心致志,而當今中國,真正潛心做學術搞教育的人有幾多?本文所闡述的只係大陸教育體系成百上千問題其中之二。要想從根本上解決這一系列問題,就只有解體中共,重建一個健康的中國教育系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