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高校兩學者「因言獲罪」

中國的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的兩位學者近日遭整肅,事件震動學界內外。不過,有評論說,當局此舉實際上是以政府力量,加大兩位學者的政治影響。

中國的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的兩位學者近日遭整肅,事件震動學界內外。不過,有評論說,當局此舉實際上是以政府力量,加大兩位學者的政治影響。

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據報已被撤銷一切職務,禁止上課招生。張千帆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關於當局對許章潤的處理情況,他對美國之音說:“清華大學已經給了一個處理意見,包括停課、撤銷職務,還有停止科研活動,看來迴旋餘地比較小吧。中國的事情往往是,上面定個調子,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下面執行時很可能會過火,因為怕執行力度不夠,自己要擔責任,所以這種心理往往會出問題。”

資料顯示,許章潤,安徽廬江縣人,1962年生,中國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天則經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2005年曾被評為“全國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2018年,他發表的《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稱2017年以來中國政治與社會倒退,提出警惕“極權回歸”、制止“個人崇拜”、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實施官員財產公示的陽光法案、以及平反“六四”等八項建議。

著名作家,許章潤的同鄉章詒和網上發文說,“當代國人講真話的代價,就是被中共砸掉飯碗。問清華也沒用,是中共端了許章潤的飯碗,清華更是與中共沆瀣一氣,厚德載物已經成為歷史”。

不過,目前登陸清華法學院網頁,介紹許章潤教授的專頁,還靜靜地留在那裡,不曉得隨後是否會發生變化。關於當局對許章潤教授最後的處理結果,張千帆說:“現在都是走一步,看一步。”

近期遭到整肅的另一位公共知識分子,是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前講師、《紅色參考》編輯柴曉明。報道顯示,3月21日,柴曉明已經被南京市國安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指定監視居住。

和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不同,柴曉明任編輯的“紅色參考”有所謂“毛左網站”之稱。43歲的柴曉明曾留學英國,2014年回國後受聘北大,講授英語和國際貿易專業,並在“紅色參考”兼職,為一些國內毛左網站寫文章。他曾發表歐洲國家政治經濟方面的研究文章,同時關注國際社會主義運動發展,以及性別平權、勞工權利等問題。

上述兩位不同流派和色彩的學者遭整肅,寒蟬效應明顯,導致一些社科人文學者的聲音被壓抑,不大願意對媒體發聲。張千帆教授說:“現在外面反對的聲音很強烈。這個肯定是‘因言獲罪’,但是大陸的學者,尤其是社科人文學者,已經習慣於自我審查,包括本人,平時說話大量自我審查。”

然而,許章潤和柴曉明遭整肅事件,大大激髮網上和民間輿論對兩位學者及其學術觀點的關注。前中國青年報編輯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說:“這是當局愚蠢的又一表現,越來越愚蠢。當局的做法是在以政府行為,加大兩位教授的影響。消息在網上一經出現,我本人就看見許章潤先生的文集,開始大量地在網上傳播。以往可能還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現在大家都開始研究他的文集了,他的影響在成倍地擴大。我看這很好。我認為,有關當局就是在故意使兩位教授擴大影響。當局蠢就蠢在這裡,以為打壓可以使這個人的影響消失,但是,所有的打壓都在成倍地擴大這個人的影響。”

李大同質疑有關當局整肅兩位學者動機和效果,也就是現在常說的“防止低級紅,警惕高級黑”。

整肅的同時,中國近期高調加強各類學校“思政教育”,清理教師隊伍,並開動機器宣傳“四個自信”。湖南省委黨校基地成員覃正愛的系統理論文章前不久發表,宣傳建立和形成“四個自信”的所謂“中國話語”。

文章說,“四個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涉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方方面面。只有形成中國自己的話語體系、具有中國自己的話語權,我們才能在世界上更好發出自己的聲音,“四個自信”才會更有底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