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鍾佳:中國人 你有1000條理由尊敬加拿大 (5)

要想立足加拿大其實也不難。但了解加拿大的法律和民主政治制度是必須的。同時還應該多學加拿大歷史、地理等文化課,真正理解加拿大的價值觀。理解了價值觀,法律就不再是枯燥的條文,民主政治制度也不是沙灘上造的城堡,都是基於歷史文化所奠定的加拿大立國原則而已。

總理哈珀演講(大紀元)

接前文

5.1.2,維護西方國家普遍不敢維護的中東的唯一民主國家

按說西方國家應該支持別的國家實行民主制度,可2016年前,當遇到像中東那樣的棘手問題時,哪怕是美國都不敢對以色列政府表示鮮明的支持。然而,2014年,哈珀總理訪問以色列並在以色列國會講演,歷史性的對以色列奉行的民主制度表達了強烈支持,引發媒體兩極分化的評論。

哈珀指出﹐現在支持猶太國家以色列﹐在道德上義不容辭﹐也具有策略重要性﹐而且“事關我們的長期利益”。哈珀演講開始不久,就贏得國會議員的熱烈掌聲,同時幾位巴勒斯坦議員離席。但是哈珀的講演內容非常公正:既譴責新反猶主義,也否定猶太主義;既支持猶太人在以色列建國居住,又闡明應該在巴勒斯坦地區建立以色列人定居點而不是巴勒斯坦人定居點。可惜後面的話,巴勒斯坦議員們沒有聽到。

加拿大駐以色列大使貝爾科維奇女士在推特上毫無保留地力挺以色列,也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沙皮羅的低調形成鮮明對比。

哈珀對以色列的態度來自他的父親約瑟夫‧哈珀。二戰爆發時,老哈珀是一名軍校學生。他的年齡不能參戰,但是已經足夠成熟,能夠理解猶太人當時在納粹手中遭受的苦難。後來他在多倫多又結識了一些猶太人集中營的倖存者,更直接的了解了情況,於是把這些講給兒子。

哈珀總理上任後代表加拿大政府,首先為人頭稅向華人移民道歉,又為隔裂民族文化的印地安寄宿學校向原住民道歉。這次訪問以色列,等於是在為二戰時加拿大沒有主動幫助猶太難民而向猶太人道歉並給與現實的幫助。雖然二戰期間,集中營的內幕被納粹嚴密封鎖,美國等西方國家都不了解情況,都不幫助猶太人,有些國家甚至變相的幫助排擠猶太人。但是加拿大不會把別的國家不幫助當作自己當時沒有幫助的理由,別的國家都不道歉,也不會影響加拿大做出認為自己應該的道歉。

哈珀總理的講演引起媒體一片嘩然,雖然眾多媒體,特別是以色列媒體給哈珀講演予以很好的評價,但也有一些媒體予以不小的貶損。貶低哈珀的理由往往是經濟原因,比如英國的《經濟學人》,因為以色列人口少,兩國貿易極小,質疑哈珀的政治智慧。說白了就是:你支持以色列又不能給加拿大帶來錢,弄不好還遭到襲擊,你傻啊?這些媒體的所謂智慧,和英國政治家和作家本傑明‧迪斯雷利說過的那句名言一個意思:“沒有永遠的朋友,僅有永遠的利益。”這句話的確影響了很多英美政治家的決策。

然而,加拿大這個國家的出現,就是基於早期移民中的帝國忠臣的作為:不認為金錢最重要,才與不肯向英王納稅的美國人分道而行。哈珀所在的保守黨,正是當年帝國忠臣的延續。在任總理的第一年他就曾公開宣布,不會為萬能的金錢(the almighty dollar)犧牲人權。哈珀在以色列的講演結束時這樣說﹕“赴湯蹈火﹐加拿大站在你的一邊。”

5.2,維護和平

二戰後的加拿大是世界上最積极參与聯合國維和行動的國家之一,聯合國維和部隊是加拿大人提議的。從50年代後期至90年代中期,加拿大士兵們並沒有在戰場上真正作戰,而是參與聯合國部隊,幫助飽受戰爭創傷的國家從戰場交戰轉向和平談判。這為加拿大贏得了和平締造者的名聲,令加拿大人感到驕傲。

加拿大軍隊“維和”可以追溯至1956年10月,當年,英國、法國與以色列,聯合攻打埃及,從而爆發蘇伊士運河危機,加拿大軍隊的首次部署行動,便推動了這場危機的圓滿解決。當時,英國和法國希望重新控制蘇伊士運河區,為此付出了一筆費用。但埃及總統提前接管蘇伊士運河,想向世人證明,埃及是一個自主而獨立的國家。英法便擅自開戰,給北約帶來分裂危機。加拿大外交部長萊斯特‧皮爾遜建議聯合國組建自己的軍事部隊,結束本次戰爭,讓英、法、以三國撤軍,同時積極修補北約。於是世界上有了第一支大型聯合國維持和平部隊。當時加拿大軍隊的制服和名稱,帶有強烈的英國色彩,為了讓埃及接受,加國派的是後勤部隊,圓容的消除了埃及的顧慮。第一支維和部隊持續了10年。

由於加國外長皮爾遜在創建聯合國緊急部隊中的功績,他為此獲得了當年諾貝爾和平獎。同時,整個冷戰時期加拿大大部分士兵無需參與維和部隊,加拿大與北約成員國一同參與北美防禦,也使加拿大軍人減少了犧牲。皮爾遜1963年擔任了一屆加拿大總理。1984年加拿大最大的航空港多倫多國際機場改名為皮爾遜機場,來紀念這位為加拿大以及世界和平做出貢獻的政治家。

幾十年中,加拿大參加了幾乎所有聯合國緊急部隊及由聯合國主導的其他維和行動,加拿大因為積极參与維和行動而聞名世界。上世紀90年代初,加拿大出兵前南斯拉夫維和。這是加拿大參與的第4次也是最後一次維和行動。加拿大士兵發現,在衝突中自己遭到來自各方的襲擊,由此認識到,在當今的國際形式下聯合國根本無法領導世界維和行動。

本世紀,加拿大隻派遣極少數士兵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在阿富汗,加國軍人付出了不少犧牲,嚴酷環境下,一些軍人回國後出現抑鬱症,由軍方給予他們幫助。阿富汗的很多地區相對和平了,女孩們能上學了,加國軍隊還訓練了本地人的特種兵,讓他們將來能自己保衛國家。因此大多數人還是認為加拿大是一個熱心參與世界維和行動的國家。

5.3,保護環境和珍惜自然

加拿大國土廣大,絕大部分被天然森林、水系、濕地佔據。很多人認為加拿大的土地一定非常便宜,地產開發沒有什麼成本和效益,其實不然。加拿大對自然環境的珍惜使可發展用地非常有限,如果買很便宜的土地,基本都是不能開發的環保地。可開發的土地不但有價值,而且政府還鼓勵繼續開發,使土地有更高的價值。因此加拿大的房地產市場比美國紅火,這是一個重要原因。

歷史上,加拿大曾經有過對環境不重視的時候。1930年代,加拿大中部草原區的很多土地被開墾成農田,結果和美國的一些農業區一樣發生了沙塵暴。工業廢水被排入湖泊,湖水看着湛藍,可是裏面的動植物都死了,連岸邊山坡上的杉樹也逐漸死去。城市區域中有很多河谷、濕地被填埋成容易蓋房的平地,野生動植物失去了棲身之地。因城市周圍的森林被毀,還發生了一些龍捲風災害等。

現在,加拿大三級政府從區域與城市規劃、建築標準、工業標準等方面都訂有嚴格的環保要求。工業排污的凈化與可利用資源的回收在各個發達國家都有,這裡只講加拿大。

加拿大是木材生產大國。原木砍伐時,林業公司都要隨砍隨種。建築業是所有行業里排碳量最高的。加拿大的建築規範中,支持使用木材建造多層樓房和大規模公共建築。木材在生長過程中可以消耗碳,加工容易,碳排量低,又是可再生能源,所以被加拿大視為最環保的建材。城市中尚存的濕地與河谷都被保留。周邊建設中也要進行物種鑒定,野生物種被特別保護。在環境保護區里開發,都必須用本地物種進行園林設計,並嚴格防範業主帶來外來魚類和動物入侵本地生態圈。去年安省政府選舉中,保守黨領袖福特提出開放多倫多一些地區周邊的環保地用於建設,來降低多倫多房價,馬上有群眾反對呼聲,福特馬上收回這個策略,並在省選中取勝。加拿大的城市發展也堅持民主制度,民意是要聽取的,這與中國政府圈地、強拆等做法形成鮮明對照。中國是世界能源消耗第一大國,人口密度又是加拿大的40倍。在節約能源和保護土地方面,中國真的應該向惜土如金的加拿大學習。

那麼城市怎麼發展呢?政府從規劃和設計的角度制定許多方針和措施,保障城市不會無度蔓延,而又健康生長。政府鼓勵提高建築密度,向更高的方向發展。土地使用性質原來受美國現代城市規劃影響都是單一性質。現在鼓勵混合使用性質,方便人們的生活,節約通勤時間。高密度的城市才能支持公交系統的發展。在市政道路,公交線,單車道和人行道的設計上,鼓勵人們減少使用私家車而使用健康環保的交通方式。這樣也可以降低汽車尾氣排放。

相比之下,美國城市多數都在無度的蔓延,城市建設好像攤大餅一樣幾乎都是低層低密度,這樣造成每個地塊的價值不高,也不能支持公交。大量的道路建設和私家車的使用雖然對石油工業和汽車工業有利,但卻不環保,不利於人們身體健康和時間花費。大量農田被佔據,沙漠地區的城市甚至不能保證未來有充足的水源。這種城市發展模式,明眼人全都能看出是在被一些行業巨頭操控。雖然美國民主黨把環保口號喊得震天響,也不見他們對美國城市發展有多少正確的影響。

加拿大人是言行一致的,堅持可持續發展原則,既保護了地球母親在自己國家的機體,又有效提高了土地價值和各個產業,有利於GDP增長。因此,加拿大不僅在與別國關係上,國內各種背景的國民關係上和諧,也堪稱人與自然關係和諧的國家,這與中國古人崇尚自然的狀態十分相似。

六,華人立足加拿大,需先了解加拿大價值觀,融入加拿大

6.1,理解加拿大的價值觀有利於自己的安全和發展

按說華人想融入加拿大社會是很容易的事,因為加拿大很包容,同時中國傳統文化價值觀又與加拿大幾乎一致。所以香港移民和台灣移民在加拿大都有不錯的發展。但遺憾的是,華人的主體,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中,有不少人會感到在加拿大不容易,原因是中國大陸幾十年來顛覆中國傳統價值觀的教育,使現在的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人與加拿大價值觀有衝突。

當代中國人中有些家庭富裕了,但他們多數心裏都清楚,自己在中國的工作生活是不穩定的,隨時可能受到來自政治的左右而失去擁有的地位和財產。他們想要把子女送到國外培養,讓孩子們能有更好的發展和安定的未來,也為自己將來在國內有危難時留一條後路。加拿大有良好穩定的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世界一流的大學,因此加拿大成為很多中國人送孩子們出國的目的地。

然而在中國嚴苛的政治環境下,很多家長都養成了對孩子隱瞞真相的習慣,不敢把中國社會的真相告訴子女,生怕孩子童言無忌,如果不小心告訴了同學而帶來政治後果。文革中最高當局“挑動群眾斗群眾”、互相揭發的歷史讓做父母的不能不防,一旦這些言論被黨團隊組織知道,不但孩子在學校受壓制,還可能牽連父母。所以很多中國學生只知道父母送自己出國是因為自己家境好,而對其中的隱情並不理解。結果,這些孩子把自己在中國養成的優越感帶到了人人平等的加拿大,與加拿大這麼包容的社會都會發生衝突。這樣,不但會讓自己將來找工作時難以融入社會,還可能給自己帶來危險,因為有些事一旦觸犯了加拿大法律,就會被遣送會回中國,父母的巨額學費和生活費就白花了,甚至再也不能來加拿大了。

要想立足加拿大其實也不難。但了解加拿大的法律和民主政治制度是必須的。同時還應該多學加拿大歷史、地理等文化課,真正理解加拿大的價值觀。理解了價值觀,法律就不再是枯燥的條文,民主政治制度也不是沙灘上造的城堡,都是基於歷史文化所奠定的加拿大立國原則而已。

(未完待續)

(作者授權大紀元首發,轉載者敬請保全原文,不得依自己意願刪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