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輸出「傳媒新秩序」威脅全球新聞自由

中國所有媒體的報導方向都受到共產黨的監視,稍有偏離,輕則刪文,重則刑拘。而現在,無國界記者最新的報告指出,中國政府正在透過規模龐大但又極其縝密的計劃,將「中國式新聞學」輸出到國外,意圖建立「傳媒新秩序」。

中國所有媒體的報導方向都受到共產黨的監視,稍有偏離,輕則刪文,重則刑拘。而現在,無國界記者最新的報告指出,中國政府正在透過規模龐大但又極其縝密的計劃,將“中國式新聞學”輸出到國外,意圖建立“傳媒新秩序”。

無國界記者在周一(3月25日)發佈的最新報告《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當中指出,中國一方面大規模的投注人力與資金擴張國營媒體,對外宣傳中國的正面形象;另一方面以簽約、持股、併購等方式,直接或間接地將他國媒體的報導轉向對中國有利。

報告指出,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之後,中國政府了解到,分佈在世界各地的海外華人將會是政府建立正面形象的阻礙,於是展開收購媒體的行動,例如泰國最大報《新暹日報》跟中國《南方報業》開啟合作、新西蘭《先驅報》被中國新中傳媒收購、香港《星島日報》和台灣《中國時報》被親中商人收購後立場轉向。媒體在引進中國資金之後,不只報導內容更多的取材自中國官媒,正面報導篇幅增加,就連取材方向都受到影響。

深諳中國傳媒擴張計劃、曾在英國衛報發表深度報導的記者林慕蓮(Louisa Lim)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我們看到的是非常縝密協調的計劃……他們(中國政府)資本雄厚,剛好現在西方媒體都在為資金短缺所苦,所以有中國資金進來,通常都蠻受歡迎。”

她接著說:“人們幾乎不會過問是怎麼樣的一個勢力跟它們建立關係。我認為北京非常擅長用這種方式利用自由媒體的弱點。所以媒體才會願意接受中國資金,派記者去中國,或是接受中國觀察(China Watch)在他們的報紙裏面放入夾頁,而沒有去思考這代表什麼意義。”

《中國觀察》是由中國官媒人民日報的人員所編輯發行,創辦目的旨在影響國際輿論,在全球報紙中以增刊、夾頁的方式發行。美國的《華爾街日報》、英國的《每日電訊報》、法國的《費加洛報》、德國的《商報》、俄國的《俄羅斯報》以及日本的《每日新聞》皆有收錄,全球發行量可達五百萬份。

官媒的國際化

除了中國觀察,中共官方媒體全方位的面向世界各地閱聽眾製作新聞。環球電視網在多達140個國家播送節目,中國國際電台破紀錄的擁有65種語言的節目,中國日報在全球的讀者約1.5億人。北京政府從奧運以來,為了“重建國際形象”所投注的資金不斷增加,到達了一百億人民幣(每年約13億歐元)。

其中,中國在非洲所做的努力是非常經典的案例。中國環球電視網在非洲製作了三個旗艦節目,報導內容結合了國際化的特色與當地文化的趣味性,廣受歡迎。平時報導國際新聞時,環球電視網非洲台並沒有太多偏頗,也經常引用西方媒體例如法新社或美國之音的報導,不過在遇到與中國有關的話題時,電視台就會十分一致的進行正面報導。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中心的非洲專家嚴震生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在非洲本地新聞方面,無論有沒有新聞自由的國家,中國媒體都比較有優勢。他解釋:“在威權主義統治的非洲國家,媒體根本是被壓倒沒有自由的,那做出來的報導跟新華社的報導又有什麼差別?如果是有自由的,像南非這些國家,他們自己的媒體跟中國來的媒體相比,中國媒體報導得更詳盡、或是關心的國家更多。”他說,如此一來,當地人常常去看中國電視台,漸漸養成習慣,相對其他信息例如與中國有關的消息,更容易一起接受。

嚴震生認為,將來中國會逐漸掌握非洲地區的話語權:“所以也沒什麼好抱怨啊,就是你不投入人力嘛。”

外國媒體官媒化

中國大手筆的邀請世界各地記者前往中國學習新聞學,以獎學金的方式附加極其優待的旅遊行程,換取他們對中國的美好印象,與隨之而來的親中立場。

習近平曾公開表示,中國記者的使命是“成為黨的旗手”,並且“在思想、政治與行動上忠貞追隨黨的領導”。這項主張也在這種記者交流計劃中得到體現,往其他國家的媒體擴散。無國界記者的報告提到,印度、東南亞、加勒比海、非洲等地的記者受邀到中國學習“記者的工作必須‘確保社會安全’,並且要報導國家領導者進行改革的‘正面新聞’。”

記者林慕蓮受訪時表示,在西方的新聞學當中,新聞記者負有監督政府與問責的使命,因此被稱為“第四權”。她說:“過去中國的新聞還有某種程度的空間進行調查報導,但是在習近平的主導下,我們看到政府進一步加強對媒體的控制,新聞媒體成為政令倡導與控制輿論的工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