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遭冤獄迫害 廖健甫在雲南省第一監獄離世

四川省攀枝花市65歲的法輪功學員廖健甫,2018年7月被綁架至雲南省第一監獄後,被迫害致命危,但監獄拒絕保外就醫。廖健甫於2019年3月19日在監獄離世。

明慧網報導,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近20年的迫害中,廖健甫多次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庭審、判刑。

2000年12月7日,廖健甫在上班時,被攀枝花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攀枝花市公安局東區分局國保大隊等人綁架;2002年1月15日,被攀枝花市東區法院非法判刑8年,在四川德陽監獄遭受種種折磨;2009年出獄回家,由於無生活來源,外出成都打工,剛上班兩天又被非法抓捕,被關在成都市看守所;2011年8月26日,被成都市武侯法院非法判2年半。

2016年5月12日,廖健甫與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宋南瑜(70歲)、付文德(70歲)和雲南省華抨縣法輪功學員周富明(60多歲),在華坪縣境內懸掛法輪功真相圖片和粘貼“法輪大法好”標語。

為此,2016年10月11日,宋南瑜、付文德被華坪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抓捕、抄家,當天被關進華坪縣看守所。10月12日,廖健甫被華坪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批捕,次日,被非法關進華坪縣看守所。同年10月至11月,宋南瑜、廖健甫、付文德先後被“取保候審”。

2017年7月24日,華坪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將以上四人構陷到華坪縣檢察院,同年9月7日,檢察院第一次退偵,四人被“取保候審”;11月6日,檢察院第二次退偵;12月4日,將四人起訴到玉龍縣法院。

2018年3月22日,玉龍縣法院非法庭審廖健甫等四人。開庭前夕,玉龍縣法院對他們及其親屬和五位辯護律師非法搜身,付文德的一位律師抗議他們是執法犯法。審判長和瑞偉,主審法官和鳳生,審判員趙澤榮,三人組成所謂“合議庭”。

公訴人完整地念完與指控的罪名無關的內容後,法官無語。接着,由當事人陳述。

廖健甫在陳述之前,說:“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4條規定,根據合議庭的鄭重承諾,為了能使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說清楚,我要多佔用一點時間,請審判長保障我的陳述原原本本地念完,使我的合法權益真正落到實處。”

但當廖健甫念到“給法輪功定性的由來,是江澤民個人意願在誹謗誣陷法輪功”時,主審法官和鳳生阻止不讓念,說他們看了他的陳述,不用念。

當他念到有關法輪功不是x教以及要求公訴人出示指控他“破壞法律實施”的物證、書證、證人等時,均被打斷,不讓念。

廖健甫寫了九頁紙的辯護意見,在和鳳生阻止下,只念了四分之一。付文德寫了六頁的辯護意見,宋南瑜寫了五頁的辯護意見,都只念了一小部分,大部分都遭到和鳳生阻止不讓念。

在麗江市政法委、司法局的非法操控下,玉龍縣法院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和事實證據的情況下,枉法冤判了四人:廖建甫被冤判4年,處罰金3,000元;宋南瑜被冤判3年半,處罰金3,000元;周富明被冤判2年,處罰金2,000元;付文德被冤判3年半,處罰金3,000元。

2018年8月21日,廖建甫、付文德、周富明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宋南瑜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二監獄。廖健甫多次出現腦溢血癥狀,其家人要求保外就醫,但未收到任何反饋。

2018年9月20日,廖健甫的家屬去監獄探望時,已得知廖健甫的血壓高達到240;2019年1月24日,家屬再次探視時,得知他的血壓高仍達到240,醫生確定為腦梗,但獄方仍不讓他保外就醫。3月19日,他被監獄迫害致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