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有68位情人 華人富豪謀殺案內幕 看上他自己外甥女?

苑剛不僅是個富人,而且是個非常有地位的富人。 2007年,他通過投資移民拿到加拿大楓葉卡,後成為加拿大華人聯合總會(華聯會)副會長。該會是溫哥華地區較大規模的中國大陸背景僑團,由幾十個集體會員組成。

2月20日,對M1來說,是個關鍵的日子。這一天加拿大卑詩最高法院將要做出最終裁定,這將決定她是否能得到苑剛留下的那筆巨額財產。

M1,是苑剛眾多關係親密女人中的一個。卑詩最高法院以“母親1”的代號稱呼她,簡稱M1。

有M1就有M2、M3……同樣是為了爭奪他留下的巨額財產,7名女人帶着子女出現,要求分割苑剛的遺產。

42歲的苑剛,是來自中國唐山的億萬富翁,2015年5月2日,他在自己位於加拿大溫哥華的住宅中被姐夫趙利殺害,並慘遭分屍108塊。

案件的刑事部分分別在2016年和2018年5月進行了兩次庭審,目前判決還遙遙無期。眼下,苑剛的遺產分割又成為焦點。苑剛生前的五個情人,對他留下的1600萬美元遺產虎視眈眈。雖然案發已有三年之久,但2018年,加拿大CBS電視網仍將苑剛案列當年加拿大最受關注的案件,開庭期間,歐美主流媒體也進行了大範圍報道。

也是在一次次的開庭中,苑剛的個人信息,以及牽涉到中、美、加三地案件的諸多細節也逐漸浮出水面。而這一切,要從一檔電視節目開始講起。

公主我最大

2015年5月2日的廣州。一位穿着緊身低胸T恤,仿舊牛仔褲,背着Prada背包的女子走進電梯。光亮如鏡的電梯門將她的身材映了出來,她舉起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發上微博:“穿得這麼吊絲就來廣交會了……還好我這樣子,家裡人不知道。”

她叫趙一銘,英文名Florence Zhao,是溫哥華的富二代,這次以設計師的身份來參加廣交會。她在Instagram的介紹非常自信:我性感,我是CEO,設計師,創業家,FLO.Z activewear and lifestyle.創始人,碩士學歷。

此時的她不會想到,再過20天,自己就要落入地獄。

從2010年開始,美加澳等國的房價被中國新移民持續炒高。在很多美國人、加拿大人眼裡,移民到北美的中國人,一定都是有錢人。2014年4月,一部迎合這種想像的真人秀登上了YouTube,名字就叫做“巨有錢的亞洲女孩們Ultra Rich Asian Girls”,官方中文名是《公主我最大》。

節目里一共有四個華人女孩,趙一銘就是其中之一。她們在節目中明爭暗鬥,競相炫富。

美國新聞網站Daily Dot對這部秀的評價為:“可能是史上最糟糕的真人秀,演員們臉上的粉都有好幾噸,情節無聊到讓人無法呼吸”。這個評論也專門提到了用吸管喝紅酒的趙一銘,批評她不是一般地狂傲,因為她在節目中放言,“不應該用普通人的標準來限制我們這個群體,我們任性,所以我們迷人。”

後來的事實證明,趙一銘果然不是普通人。

在《公主我最大》播出後的第二年,2015年5月21日,趙一銘在新浪發了一條長微博,說自己在5月3日接到一個電話,讓她儘快回溫哥華。在飛機上等待了十幾小時後,她終於聽到了噩耗,“同是一家人,一邊是被害的親人,另一邊我的父親被控告二級謀殺罪,而我的母親是報警的那個人。”

被害人苑剛是趙一銘的舅舅,殺人者趙利是她的父親,報警者李小梅是她的母親。案發地點是溫哥華king georges way963號。這是苑剛在2009年7月花580萬加元買下的豪宅,佔地面積2500平方米。在《公主我最大》第一集中,趙一銘告訴觀眾,這就是她的家。

消息傳出後,趙一銘迅速地清理了微博、INS以及各種網絡留痕,從此不見蹤影。

趙利的女兒趙一銘。

正當大家都以為這是一起常見的農夫與蛇的故事時,2016年5月對趙利的庭審,再次讓人們大跌眼鏡。趙利聲稱,這是一起亂倫引發的案件,苑剛看上了他的外甥女,自己的女兒趙一銘,要求與她結婚。趙利忍受不了,才動了殺機。

現實永遠比故事更加荒唐,苑剛是怎樣的一個人,能讓姐夫拔刀大開殺戒呢?

68位情人

苑剛不僅是個富人,而且是個非常有地位的富人。

2007年,他通過投資移民拿到加拿大楓葉卡,後成為加拿大華人聯合總會(華聯會)副會長。該會是溫哥華地區較大規模的中國大陸背景僑團,由幾十個集體會員組成。

根據溫哥華法庭的報告,苑剛在溫哥華共有兩處房子,分別是前文提到的king georges way963號(以下簡稱“963號豪宅”)和The Crescent3333號。The Crescent3333號在溫哥華桑那斯區,是溫哥華的“甲級歷史遺產建築”。這棟都鐸式房屋有10個卧室。法庭給兩幢房子的估價分別是2200萬加元和1080萬加元,在溫哥華,苑剛還有一部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小汽車和一輛黑色賓利豪車。

買下963號豪宅後,苑剛與趙利一家就搬了過去。

963號豪宅位於雪線以下,可以俯瞰西溫哥華,有一條私家道路,沿這條路可以直接將車開進車庫。這套豪宅共三層。一層除了巨大的客廳外,還有電影院和保姆卧室。二層開闢了辦公室,苑剛平時就在這裡辦公,公司除他之外還請了兩個華裔員工,加上李小梅,一共三個職員。二樓還有兩間卧室,分別住着趙利和李小梅的母親。苑剛住在三樓主卧,三樓另外還有一間卧室,住着李小梅和女兒趙一銘。

這處豪宅只是苑剛資產的九牛一毛。

除房產外,苑剛還在加拿大薩斯喀徹溫省購買了7343英畝的土地,創辦了一個農業公司。這片農場2016年的估值在五百萬到六百萬加元之間。除此之外,苑剛還有島嶼和遊艇之類的資產,BC省法院估計苑剛在加拿大的總資產為四千萬加幣左右,約合兩億元人民幣。

在北京,苑剛同樣擁有巨額資產。2008年,苑剛以4800萬元人民幣買下了北京著名豪宅盤古公寓的一個單元。2014年12月4日,他將其賣出,成交價為5000萬人民幣。賣房款打入了母親王智芳的賬戶,之後換成美元,匯到苑剛的加拿大賬戶。據Vista看天下記者拿到的車輛資料顯示,苑剛名下還至少有11輛小汽車,包括五輛奧迪,一輛雷克薩斯,一輛帕傑羅和一輛勞斯萊斯。這11輛車中,有8輛京牌,3輛唐山牌照。

在苑剛可以證實的國內資產中,另有一套位於北京朝陽公園對面的棕櫚泉小區20層,建築面積是220.33平方米,目前的市場價格約3000萬元。據2016年3月河北省香河市法院的判決書顯示,2014年時,苑剛為一筆高達1500萬元公司借貸做了擔保,由於到期未能償還,苑剛作為擔保人對該筆借款本息承擔了連帶償還責任,這套房被法院查封。

苑剛的情人數量比財產更加驚人,且隨着案件進展,數目不斷增加。

“通過新聞我才知道,苑強(苑剛的弟弟)跟媒體說他哥哥可能最多有七個孩子。我當時就傻了你知道嗎?我怎麼也不可能想到苑剛會有七個孩子,我當時真的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就像寫故事一樣。”張潔向Vista看天下記者述說。張潔是苑剛的情人之一。直到苑剛死後,她才知道他如此風流。

張潔懷孕時,苑剛已經四十多歲了。“我也想過他會不會有孩子,會不會有家庭什麼的。他也算是有點身家的人,不可能混到這把年紀一點故事沒有。”張潔說,自己再三追問,苑剛則矢口否認。

在溫哥華法院的審理中,另一位情人聲稱她在苑剛西溫住宅居住時,在一個U盤內,發現了苑剛的“女友名單”,人數多達68人。其中,有苑剛與女子的性愛視頻、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剛拍攝3個孩子的視頻。她說看到後全身顫抖、不停哭泣,感到受到莫大欺騙。

與情人們的交往中,苑剛一直保持着揮金如土的形象,買包、買車甚至答應買房。

“得知我懷孕後,他答應我去拉斯維加斯結婚,並在洛杉磯買房定居。”張潔告訴本刊。兩人在2015年3月份去到洛杉磯,住了一個月,只為看房買房。他們首先看中了聖托莫妮卡海灘上的一套房子,兩層別墅,有網球場、游泳池,還有酒窖,售價680萬美金。當時苑剛手頭比較緊,沒有多少現金,他隨即通知母親王智芳出售盤古大觀公寓,並將房款匯到美國。但由於國際匯兌需要的時間較長,等到賬時,這套房子已經被其他買家買走了。

對於已經生過小孩的情婦,苑剛則不那麼大方。Vista看天下記者獲得了一份苑剛生前與某位情人簽訂的協議。苑剛承諾,孩子出生所有費用由他承擔,並保證孩子出生後每個月提供兩萬元人民幣的生活費。但這些通通沒有兌現。目前,這位母親還在北京租房,為孩子上學的事發愁。

在張潔看來,苑剛玩弄女性也遭到了報應,“他沒有妻子,只能把加拿大的財產交給外人打理,讓趙利李小梅心生貪意,才引來殺身之禍。”

財富有時就像咒語,能吸引異性,但也能帶來殺身之禍。那麼,苑剛的財富是怎樣得來的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Vista看天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