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講述深情女子的納蘭詞 如此地感動人心!

聲聲菩薩蠻,唱出離人愁。​​​​(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情,難解,亦難合。那麼我們將時光機倒流到清初:威嚴的宮門之外,一位含情脈脈的少女,含淚揮手。目及所處便是一名白衣男子,英俊的臉龐上,已是兩淚俱下。兩人雖是表兄妹,但從小就是青梅竹馬,二人以為可以私定終生,怎奈何表妹被選進宮,自此與他永遠分離。一堵城牆似剪刀,將兩人廝守終生的紅線剪了兩節。從此,二人不得相見,這段情,卻終生不悔!聲聲菩薩蠻,唱出離人愁。

是的,在這裡要介紹的,正是大名鼎鼎的納蘭性德的大作《菩薩蠻》。

納蘭性德《菩薩蠻窗前桃蕊嬌如倦》

窗前桃蕊嬌如倦,東風淚洗胭脂面。人在小紅樓,離情唱《石州》。

夜來雙燕宿,燈背屏腰綠。香盡雨闌珊,薄衾寒不寒。

譯文:

窗前桃蕊嬌如倦,東風淚洗胭脂面:那窗外的桃花開得很是嬌美,如同一位慵懶的美人一般。“倦”指慵懶之意,李清照的《武陵春・春晚》詞中所寫:“日晚倦梳頭”慵懶得不想梳頭。而此刻,微風攜着雨點緩緩襲來,這雨如淚水一般,將這位美人滿臉的胭脂弄花了。

前兩句是擬人句,將桃花比作幽怨的女子,在窗下低聲哭泣。

人在小紅樓,離情唱《石州》:“石州”是一種非常哀怨、傷感的曲子,借唱詞曲,表達一種哀怨凄涼的意境。就在此時,忽然聽見有人在低聲吟唱哀愁的曲子,極目遠望,卻見一女子立在紅樓,此刻正憑窗遠望。

夜來雙燕宿,燈背屏腰綠:就在這般黑夜,一雙燕子,飛入紅樓之內,它們相互依偎,微弱的燈光將影子映在了屏風之上。燕子都是成雙成對的,而此刻樓上的女子卻顯得那麼的孤單落寞!

香盡雨闌珊,薄衾寒不寒:此刻,屋裡的香已經燃燒成灰,窗外的雨也即將要停了,那穿着薄薄衣服的女子你到底冷不冷啊!

最後的這句“薄衾寒不寒”,筆者認為有一語雙關的語境:一種是女子站在高樓之上,凝神遠望,晚風襲來,試問女子此刻冷不冷。第二種則是,屋內香盡、屋外雨歇,在這般凄涼的環境里,女子今晚又將是孤單一人,試問女子此刻心裏是否孤單。

總結

這是一首懷人的閨房詞。我們在賞析這首詞的時候,可以將自己融入到詞境之中:將自己想像成樓下觀景之人,前有桃花,如凄涼、嬌美的女子一般,在微風中輕輕搖曳;抬頭見一女子站在高樓上面,低聲吟唱着怨曲,她憑窗遙望遠方,彷彿是在思念着故人,那嬌美、輕柔的側影着實惹人憐愛!此般情景如同畫一樣讓人深陷其中,不忍將思緒拉回現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