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海濤:別給「傻蠢壞」貢獻流量和勳章

放棄說服某些人——‌‌「糊塗的,裝糊塗的,傻的,裝傻的,壞的‌‌」——的想法吧。讓他們言語中的傻蠢壞停留在自言自語的層面吧,要知道,每一次試圖說服他們,不過是給他們貢獻流量甚至是贈送勳章。

微博上有一個年輕人,被微博上的另一個年輕人王思聰認定為是‌‌“傻屌‌‌”。

王思聰為啥出言不遜呢?因為那個年輕人反對全民學英語並認為那些聲稱英語很重要的人,‌‌“無非是那些行業從業者,和一部分思想上自我矮化的奴隸‌‌”。

在我看來,反對全民學英語當然是可以的,這是個人立場,你自己不學英語也是可以的,這是個人權利。但你說認為英語重要的人,有一部分是‌‌“思想上自我矮化的奴隸‌‌”,這就是胡扯了。

大概王思聰因為不堪這種胡扯才罵人吧。

我不贊成王思聰罵人,首先是因為這一罵給‌‌“傻屌‌‌”貢獻了巨大的流量。同時我更不贊成很多人圍繞中國人該不該學英語這個話題去撕和討論。我剛才看了一下,那個被王思聰罵做傻屌的年輕人的那條微博已經有2.7萬的轉發和1.7萬的評論。我心疼這些人,在一個不需要討論的話題上,浪費了太多的時間。

還有人甚至長篇大論學一門外語的重要性——每種語言和文字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多掌握一種語言就能多理解一種描述世界的方式,看到更多關於世界的細節……這話說得特別好,但我覺得是廢話。掌握一門語言的好處完全不需要論證。

我總覺得,有些事情是無需討論的。就像,1+1應該等於2,這是世間的共識,甚至你可以把它理解為‌‌“普世價值‌‌”,無需再論證。

普世的價值應該被當作常識——比如,對於鳥兒,飛翔的自由應該被尊重,對於人,財產的所有權應該被保護,這都不需要討論,否則就是浪費生命。

遺憾的是,總有人找出各種理由去討論類似不必討論的事情,以至於,這種討論成了公共話題,成了不得不談的事情。

比如,關於私家車該不該每周一天禁止上路,就不應該圍繞限行的利弊進行討論。不能說,限行可以緩解交通擁堵,就論證出應該限行,這是混蛋邏輯。緩解擁堵還有其他辦法,為何採用損害別人財產權的辦法?汽車是我的私有財產,我天然地擁有每天合法開車上路的權力。不管你認為我不開車有多少好處,都不能作為損害我權力的借口。這事兒沒啥好討論的。當然,如果為了所謂更大的公眾利益或者為了掩蓋緩解擁堵的無能,強制不允許上路,那我還是要遵守的。但接受強制不帶認同強制。就像,為了保命承受強姦不帶認同強姦。總之,認為傷害別人的財產權有利於緩解擁堵所以支持傷害別人的權力,我覺得涉嫌傻蠢壞。

前一段,又有人熱烈討論開徵某個稅種能不能降低房價以此來推導該不該支持徵收這個稅。我覺得這樣的話題也沒有必要討論。一種稅收即便開徵之後能夠降低房價,也不代表這個稅就該徵收。這完全是兩碼事。一種稅該不該徵收只與這個稅是否合法合理有關,與能不能降房價無關。就像緩解交通擁堵的方法有很多種一樣,降房價的方式也有很多種。那些認為徵稅能夠降低房價所以就支持徵稅的人,大概經常被徵收智商稅導致了傻或蠢——徵稅的目的從來就不是降價。一種商品被加稅,然後可以導致這種商品價格下降,這違背經濟學的常識。

最近有一場空難。一個遇難女孩的微博內容被媒體挖掘出來,有人看到這個女孩原來是個富家女——住幾千塊的酒店,去非洲旅遊,這激起了一些人醜惡的心態。他們攻擊這個女孩兒。於是就有人討論媒體該不該報道這個女孩的身世,並痛罵一些媒體去扒她的微博。然後,就有人以‌‌“媒體倫理‌‌”的名義,討論是不是該報道這個遇難者的身世。我覺得這樣的討論也是沒有必要的。當然是應該報道的——除非當事人家屬拒絕。至於傳播過程中的操作不當、二次傷害,這是技術問題,但這不能推導出‌‌“媒體應該閉嘴‌‌”。因為有些網友變態詛咒那個不幸的女孩,所以要求媒體不要報道,這在邏輯上有問題。就像,某個城市發生了火災,數十人遇難,媒體前去採訪也會觸動家屬的傷心事。按照上述邏輯,你是能夠推導出媒體不應該報道這場火災的結論的,那你正中了某些人的下懷。

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應該是值得記錄的。可是我們去看《史記》、《資治通鑒》之類的正史,裏面記錄的都是帝王將相,至少也是先秦諸子、歷史名人、英雄豪傑。那裡面極少清晰地記錄普通人的身世、面孔。我們這個國家,幅員遼闊,地大物博,歷史上絕大多數的普通人,他們有太多的喜怒哀樂,幾乎都沒有記錄下來。我們也就記住了秦皇漢武唐宗宋祖之類的。即便是唐詩宋詞,基本上記錄的也都是精英們的感懷、情緒。在我們這個時代,技術帶來了更多的記錄方式,小人物的人生能夠被大面積的記錄和傳播,有一種情況是,他們遭遇到了巨大不幸。遭遇到巨大的不幸之後,被記錄下來,這是應該的。這些記錄,豐富了我們對社會的認知,有利於我們知道自己到底處在什麼樣的宏觀狀態和環境之中,以避免我們成為‌‌“洞穴囚徒‌‌”。

這些本來應該是共識,應該是不必討論的。

確實,‌‌“很多人‌‌”在最基本的常識問題上達不成共識。我想,這個‌‌“很多人‌‌”里包含這樣的人:糊塗的,裝糊塗的,傻的,裝傻的,還有壞的。我不知道被王思聰罵的那個年輕人屬於哪一類。

我是拒絕參與該不該全民學英語這種話題的討論的。我悲觀地認為,成年人之間,不同價值觀的人,是絕無可能再成為同道中人了,是幾乎不可能達成共識的。話不投機半句多。

放棄說服某些人——‌‌“糊塗的,裝糊塗的,傻的,裝傻的,壞的‌‌”——的想法吧。讓他們言語中的傻蠢壞停留在自言自語的層面吧,要知道,每一次試圖說服他們,不過是給他們貢獻流量甚至是贈送勳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