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廳官受賄物品曝光 「螃蟹」值8萬

價值279萬元的“長瓜扁豆”青田石雕藝術品、價值人民幣4萬元的象牙雕觀音像、價值8萬元的象牙雕螃蟹、價值8萬元的象牙、犀牛角盤、犀牛角杯······

這些大家都見過嗎?這都是浙江省紹興市委原常委、宣傳部原部長何加順收受的貴重物品。3月21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微信公眾號發佈何加順案件剖析視頻,視頻中展示了這些物品的原貌。

法院審理查明:

2010年至2013年下半年間,何加順利用擔任紹興市委常委、紹興縣委書記、柯橋區委書記的職務便利,為他人在房產銷售、項目建設等請託事項上提供幫助,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財物,共計價值人民幣559萬元。2018年7月2日,浙江省台州市中級法院一審宣判,被告人何加順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並處罰金三十萬元。引人注意的是,隨案移送的象牙雕觀音像、犀牛角盤、青田石雕藝術品等8件貴重物品,依法予以沒收,上繳國庫;退繳的贓款人民幣196萬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何加順在懺悔書中說,自己也曾是個“不圖所有”的幹部。但卻逐漸從“不圖所有”變為“只要不冒風險、不收受現金就好”。

在視頻中,浙江省紀委監委審理室工作人員說,何加順有“兩個不收”,他認為不是真正可靠的人所送的不收,現金不收,因此涉案物品都是貴重物品和房產。

1984年,何加順參加工作,仕途一直順利,從一名普通科員不斷被提任,2006年初,赴新昌擔任縣委書記。

擔任縣委書記後,何加順漸漸放鬆了。2010年,他升任紹興市委常委、紹興縣委書記。

“那時我已經有了矛盾心理”,何加順說。從收受煙酒、衣物、保健品開始,他收受禮品的態度慢慢從“想退”,到“想退未退”,再到心安理得接受,甚至把“我為你辦事、你自願送我物品”視為常態,“只要不討、不索就是”。

因為不收現金,何加順的受賄物品主要就是貴重物品。

在何加順看來,這些東西外觀不起眼,但價值不菲,即使組織查到也可推說不清楚價格進行抵賴,同時也能滿足他身為縣委書記“對生活品位的追求”。

2011年,何加順利用擔任紹興縣委書記的職務便利,為洪某的公司在紹興縣某印染污泥處理項目建設上提供幫助,洪某奉上一件價值279萬元的“長瓜扁豆”青田石雕藝術品。

“不怕領導講原則,就怕領導沒愛好”。

2011年,某置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沈某希望何加順在某房地產項目銷售方面提供幫助,頗為“識趣”地於2011年新年前、2012年新年前、2012年下半年分別送來價值人民幣4萬元的象牙雕觀音像1件、價值8萬元的象牙雕螃蟹一對,以及犀牛角盤、犀牛角杯各1個。

來看一下這些貴重物品的“真容”。

2012年前後,紹興某文化投資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趙某拜託何加順在某文化博物館項目建設方面提供幫助,何加順通過打招呼、主持召開會議等方式幫其辦妥相關事項後,趙某也奉上了兩根價值8萬元的象牙。

在何加順的袒護下,洪某的企業未通過招投標就取得了紹興縣某印染污泥處理項目的建設權,紹興縣還專門下發文件,將全縣印染污泥處理給洪某的企業。

2012年7月,為繼續求得幫助,洪某向何加順夫婦表示,稱願意將2006年購買的一套杭州富陽別墅以173.2萬元的價格轉讓給他們。為了讓何加順安心收下,雙方達成協議,洪某置換何加順夫婦在紹興市區的一套價值156.4萬元的商品房,另外再拿了一筆21.3萬元的錢作為差價及相關利息,以掩人耳目。

事實上,何加順拿到相關合同時就已知悉,稅務部門是根據354.1萬元的價格對洪某在杭州富陽的別墅計征契稅,明知洪某是以遠低於市場價售房的方式向其輸送巨額利益,仍然予以收受。

2017年5月,浙江省紀委監委第九紀檢監察室收到問題線索,反映時任紹興市委常委、宣傳部長何加順的妻子、岳父在市中心醫院治療時住VIP病房,費用卻按普通病房結算。

經調查核實,為求得何加順對醫院工作的支持,醫院對原本一個病房兩人的床位費,沒有按規定的580元/天標準執行,卻按醫保報銷額度55元/天收取,兩人合計少付床位費17.5萬元。何加順在得知其岳父、妻子少付床位費的情況後,沒有補交相關費用。

商人洪某為使自己的污泥處理項目順利開展,曾多次到何加順家中拜訪,與其妻張某逐漸熟悉。2013年,為求得何對項目二期的支持,洪某專程跑到張某單位送給她一個翡翠手鐲。對此,何加順並沒有提出讓其退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北京青年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