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江蘇巨爆企業法人涉多宗罪 背後神秘大股東浮現

江蘇大爆炸現場 

3月21日14時48分,一場驚天動地的爆炸,讓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走進了公眾視野。目前,此次爆炸事故已造成近50人死亡、600餘人重傷。

這家註冊資本達9000萬的企業,曾是當地“最具愛心慈善捐款企業”、上稅大戶、是國內生產“間苯二胺”的第二大廠商,直接或間接為多家上市公司服務,還是響水官方篩選出來的後備上市企業。

江蘇大爆炸現場 

除了“榮耀與光輝”,它又有另一面。

環保部門3年6次重罰、媒體曝光、停產、國家安全監管總局下文點名督辦整改、原法人因污染被判刑等等,這些都沒有阻止住慘劇的發生。

這是一家什麼樣的企業?調查顯示,這家公司背後的上市企業資本不容小覷。

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的關聯方。(網絡圖片下同)

爆炸企業曾是響水“最具愛心慈善捐款企業”

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位於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化工園區,該工業園區修建於2002年6月,規劃總面積20平方公里,內有多家化工企業。

工商資料顯示,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成立於2007年4月,註冊資本9000萬元,經營範圍包括間羥基苯甲酸、苯甲醚、KSS等精細化工產品製造、化工產品銷售等業務。

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於2008年5月25日開工建設,該項目是由六套鄉和陳家港化工集中區共同引進,總投資3.5億元興建,預計新增產值6.3億元,利稅1.93億元,其中:一期工程達產後,年可實現銷售收入3.5億元,利稅8750萬元。

該公司成產的“間苯二胺”產能約1.7萬噸,是國內第二大生產廠商。間苯二胺是一種染料中間體。

今年2月在深交所上市的七彩化學(300758)在其招股說明書中披露,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曾是其前五大供應商,雙方首次合作時間為2012年8月。2015年,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作為七彩化學的第二大供貨商,採購金額為716萬元,佔七彩化學採購總額的4.54%。之後,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再未進入過七彩化學前五大供應商名單。

響水縣政府網站內容顯示,2018年下半年,鹽城市和響水縣主要領導先後前往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走訪、調研了解企業整改落實、生產工藝技術提升和復工復產等情況。

2018年,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成為了響水縣27家“愛心慈善捐助企業”之一。

目前,官方沒有公布該公司到底捐助了多少錢。

此前的2014年,響水縣政府發佈了《關於深入實施“123工程”的意見》,天嘉宜化工被納入“123工程”,上市類型標註為“後備上市”,排在名單中的第八位。

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被當地政府納入了後備上市名單。

被接連處罰的企業和被判刑的高管

在諸多光環背後,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還有它的另一面。

從2016年至2018年,連續三年,響水縣環保局、鹽城市環保局共對其進行罰款6次,總計罰沒金額達159萬元。

2016年7月15日,違反固定廢物管理制度,違反環境影響評價制度,響水縣環保局對其罰款10萬元;

2016年7月15日,違反固體廢物管理制度,響水縣環保局對其罰款5萬元,

2017年9月30日,因違反大氣污染防治管理制度、違反固體廢物管理制度,響水縣環保局對其罰款15萬元;

2017年6月7日,鹽城市環保局對其罰款28萬元;

2018年5月24日,採取逃避監管方式排放大氣污染物和違反固體廢物管理制,晌水縣環境保護局對其罰款53萬元;

2018年5月24日,違反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和“三同時”制度和固體廢物,晌水縣環境保護局對其罰款48萬元。

至今在網上有關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污染的視頻還在流傳。

有網友評論認為:“對於一家年產值過億的企業來說,3年罰款100多萬元,就跟一個月掙1萬多的白領,罰他100塊的效果差不多。”

2018年2月8日,國家安全監管總局辦公廳曾發佈督查整改問詢函。其中,點名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存在13項問題需整改問題明細。

兩個月後,某官媒報道了灌河口三個化工園區(燕尾港、堆溝港和陳家港)環境污染問題。隨即,江蘇省環保廳要求徹查灌雲化工園區環境污染問題。受此影響,工業園區遭到部分停產整治。

2018年8月9日,響水縣政府網站上發佈一篇名為《響水生態化工園區停產整治企業申請復產公示》中,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名列其中,該公司還提交了復產環保問題評估暨整改報告。

該報告透露,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佔地面積147378.32平方米,廠區周圍500m範圍內沒有居民點、學校或生態保護區等環境敏感目標。

判決書網顯示,2017年1月24日,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原法人張勤岳等4人被江陰市人民法院判刑,並處以罰金。

其中,該公司原法人張勤岳因犯污染環境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兩年,並處罰金30萬元。

根據法院判決,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張勤岳緩刑考驗期至2019年1月24日,也就是說,張勤岳剛度過緩刑考驗期。

張勤岳已於2015年9月,已不再是該企業的法人。之後,該公司數次更換法人,2017年3月起至今陶在明成為了該公司法人,但張勤岳還是該公司的董事,屬高管系列。

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大股東江蘇倪家巷集團有限公司的關聯企業。

爆炸企業背後的資本

在環保重罰、媒體曝光、政府要求停產、國家下文點名督辦整改和原法人因污染被判刑的情況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在掌控着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

工商資料顯示,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擁有者分別為:江蘇倪家巷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倪家巷集團)和連雲港博昌貿易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別為70%和30%。其企業高管有7人,分別是董事長林琰、總經理陶在明、董事倪新瑞、董事王海民、董事張勤岳、董事趙紅雨、監事楊鋼。

除董事趙紅雨、總經理陶在明和監事楊剛其名下關聯公司只有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一家外,董事倪新瑞有關聯公司10家,董事長林琰有關聯公司4家,王海民有關聯公司3家、董事張勤岳有關聯公司3家。

董事王海民所有關聯公司中實際控股人為江蘇遠征化工有限公司,江蘇遠征化工有限公司則是深交所上市的“閏土股份”(002440)。

持有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中30%股份的連雲港博昌貿易有限公司的大股東叫王海峰,雖為100%控股,但該公司的高管阮雪鋒,同時與“閏土股份”有着直接關係。

3月22日下午3時,“閏土股份”以漲停板收盤。

持有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70%股份的大股東倪家巷集團則顯得更為神秘。

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的董事倪新瑞,董事長林琰和董事張勤岳所涉及的關聯公司均與倪家巷集團有直接關係。

倪家巷集團的官方網站顯示,江蘇倪家巷集團有限公司創始於1987年,位於江陰市周庄鎮,佔地面積2000畝,員工3500餘名,各類專業人才800餘人,擁有總資產52億,是江陰市百強企業,中國製造業500強。

倪家巷集團是一家集精毛紡織、滌綸短纖維、可發性聚苯乙烯、精梳棉紗、棉布印染、精細化工等產業的綜合性大型企業集團。通過多年跨越式發展,綜合實力穩步提升。年生產各類精紡呢絨1500萬米、滌綸段纖維12噸、可發性聚苯乙烯24萬噸、各類棉布印染5000萬米、精梳棉紗4萬噸、間苯二胺、對苯二胺系類產品2萬噸。子公司精毛紡織有限公司,引進毛紡織、後整理設備500餘台(套),生產的各類精紡呢絨遠銷海內外,擁有專利12個,列中國毛紡織行業前五強。

2017年8月,《浙商雜誌》這樣講述這家企業:1979年成立的一家普通村辦集體企業,自1987年以倪家巷集團的名稱走到現在。經過不斷改革,探索村辦企業模式和機制,倪家巷在市場波動中穩如磐石。2016年銷售額達到60-70億元,利潤接近2億元,在全國設有7個工廠,產品出口日本、新加坡等地,並往歐洲發展。旗下最著名的“虎跑”牌商標,是集團公司主產品之一,2004年就被評為國家免檢產品。

倪家巷集團及其下屬企業也與三家上市公司有着聯繫。

其名下企業中天嘉宜化工、倪家巷集團精毛紡織、虎跑紡織印染分別與江南高纖(600527)、七彩化學(300758)和深紡織A(000045)存在業務往來。

江南高纖2018年半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6月末,倪家巷集團精毛紡織欠江南高纖約213萬元賬款,占上市公司應收賬款的11.20%。其中,約11萬元的應收賬款被上市公司計提壞賬準備。

深紡A2011年和2012年報顯示,虎跑紡織印染出現在深紡織A預付款項金額前五名單位名單中,預付金額分別為89萬元和127萬元。自2013年以後,深紡織A的年報中沒有再披露預付款項金額前五名的單位名稱。

倪家巷集團實際控制人為倪成良,其名下關聯公司12家,涉及江蘇、新疆、安徽和山東,其曾在6家企業擔任過法人,這些公司註冊資本總和將近6個億。其對外投資了6家企業,並在12家企業任職,均為實際控股人或董事。

倪成良是誰?網上沒有一張有關他的照片,但當地企業家都知道他,“這個人很有本事。”多名企業主這樣評價倪成良,但又不願多說。

2011年,上市公司吉鑫科技在一篇名為《關於轉讓江陰綺星科技有限公司股權的公告》中,提到,受讓人倪成良,國籍中國,住址江陰市區,最近三年的職業及職務江蘇倪家巷集團副總經理。3月22日,鹽城市長曹路寶通報稱,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在響水負責的總經理張勤岳在事故中受傷並接受救治,相關人員均已被公安控制。但未披露相關人員的人數及名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