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重慶大醫學家哭暈 兒子被餓死 更是被人害死

中共勞教幹部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他們盜佔了王眉白夫婦郵寄給兒子的食品,讓其子活活餓死;他們不擇手段,佔盡好處,把「死」留給了「階級敵人」,真是做到了雷鋒「同志」說的「對敵人,象嚴冬一樣的冷酷」——這就是「毛主席教育出來的好乾部」!

1958年被從北京送到黑龍江北大荒農場的“右派分子”。

雖然迫於國內外的強大壓力,中共當局已於2013年12月28日通過了廢止勞教制度的決定,但根據此決定,勞教制度廢止前,當局所謂“依法”作出的“勞教決定”仍然有效;而在勞教制度廢止後,對正在被執行勞教的人員,也只是“解除勞教”,剩餘期限不再執行而已。由此可見當局對這個殘害了千百萬無辜民眾的罪惡制度,並無半點反省,更不存在“平反”或“糾錯”,實則仍在肯定其曾有過的罪惡行徑。尤其是這個罪惡制度,在對1957年被打成的所謂“右派”分子進行的大規模迫害中,其罪惡更是罄竹難書、令人髮指,下面僅舉一小小例證,便可見一斑。

王眉白先生是中國傑出的醫學家,抗日戰爭時期,因躲避日軍侵略,遷到重慶,在當時戰火紛飛、極端困難的條件下,從事卡介苗的研製工作。卡介苗是一種用來預防兒童結核病的預防接種疫苗,接種後可使兒童產生對結核病的特殊抵抗力。王眉白先生是中國製成卡介疫苗的奠基人之一,在當時抗結核葯還極其昂貴稀缺的年代,不知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

王眉白先生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兒子也是個醫生,後來改行作醫學檢驗,是重慶市一醫院的檢驗師,1957年因為給領導提了點意見,就被打成了“右派”,送四川415勞教支隊勞教。這個“415”勞教支隊是當時“右派”人員被大量集中進行勞教的地方。他們每天被強迫去修建鐵路。開山、放炮、抬石、挖土方,不但勞動強度大、危險,也無任何安全防護措施。更要命的是,飯都吃不飽,根本不拿人當人。尤其是當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大饑荒來臨時,這些人的日子就更難過了;而我們這位王檢驗師,被餓得皮包骨頭,全身浮腫,終於卧床起不來了。

當時中國著名的骨科專家車玉生醫師也被打成“右派”,被安排在415醫院當醫師,而王眉白先生是車玉生的老朋友。他看見自己好友的兒子奄奄一息,卻愛莫能助,只能給他注射點葡萄糖液;而當時葡萄糖比黃金還寶貴,要院長批,所以形同杯水車薪,無濟於事。王檢驗師臨終前在病床上拉着車醫師的手無限悲憤地說:“車叔叔,你有朝一日回重慶一定去問問我父母,他們究竟還認不認我這個兒子?為什麼讓我餓死,都不給我寄一點吃的東西來救救命……”說罷在哽咽含恨中離開了人間。

車老流着眼淚送走了好友的兒子,把他的話也牢牢記在心中。當時415勞教支隊,極缺醫務人員,而像車玉生這樣專家水平的人更是沒有,於是便對車醫師施點小恩小惠的“仁政”,以便最大限度地“利用”這個“勞動力”的“積極性”(這是勞教隊內部的專業術語,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筆者注)。他們給車醫師摘掉了“右派”的帽子,還給了他一張按“技術幹部對待”的“空頭支票”,因而他比其他那些“右派勞教分子”不但可多得幾個錢,每年還可獲“恩准”回重慶探親一次。

那年車玉生回渝探親,望着妻子、兒女一個個餓得皮包骨頭,真是心如刀絞,但他仍然抽空去了王眉白夫婦家。車老是個直性子,幾乎用責問的口氣問老朋友夫婦:“你們怎麼一點東西都不給兒子寄去,等他餓死,你們當真是要站穩立場,劃清界限嗎?”王眉白夫婦一聽,真如晴天霹靂,哭着答道:“我們怎麼沒寄啊?我們每個月口中不吃、肚中省地做成炒麵粉,糖、油都用郵包寄了去,寄了還不放心,還去郵局複查……”接着他們拿出一大疊郵寄包裹單,郵件複查單,上面赫然蓋着郵章,明白無誤地寫着“對方單位己收妥”。真是天大的怪事!那麼多次寄去的食品,難道都被狗吃了?!

還用問嗎?不就是那些穿着“軍干服”成天繃著臉教育“勞教分子”必須“改造反動世界觀,重作新人”的勞教幹部們乾的“好事”嗎?除了他們,還能有誰?他們真不愧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他們盜佔了王眉白夫婦郵寄給兒子的食品,讓其子活活餓死;他們不擇手段,佔盡好處,把“死”留給了“階級敵人”,真是做到了雷鋒“同志”說的“對敵人,象嚴冬一樣的冷酷”——這就是“毛主席教育出來的好乾部”!

這位老科學家王眉白老人當時就哭暈了過去。這位中國傑出的卡介苗專家,用自己的科研成果,不知挽救了多少孩子的生命,而他唯一的兒子,卻被這幾個豬狗不如的人渣謀害了性命!但這位老科學家,對此事卻半個字也不敢向人提起,否則又是“誣衊”、“惡毒攻擊”了。

此案不僅是勞教制度的罪惡,也是中共統治下社會黑暗的縮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中國人權雙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