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婚姻亂象驚人:500人不到4人結婚 100對結婚時60對在離婚

大陸結婚率再創新低,而離婚率仍節節攀升。圖為北京一對新人正在拍攝婚紗照。

大陸結婚率再創新低,而離婚率仍節節攀升。每500人中,不到4人結婚。每100對情侶結婚的同時有60對夫妻在離婚。本文從4個角度分析出現此現象的原因。

中共國家統計局和民政部最新數據,2018年大陸結婚率為7.2‰,為2013年以來的最低;上海結婚率只有4.4‰,全國最低;結婚率最高和最低的地區數據相差一倍多。

中共民政部發佈的《2018年第4季度各省社會服務統計數據》中,離婚登記人數為380萬對;北京市離結婚比高達48.3%,也就是說,每兩對情侶結婚的同時,就有一對夫妻在辦理離婚。

大陸為何出現這種高離婚率、低結婚率現象?

房價及限購政策是迫使離婚率增高的一個主要原因。而適婚人口逐年下降,生活成本越來越高,持晚婚、不結婚觀念的人愈來愈多,是導致很多中國人不願意選擇結婚的主要原因。

限購政策致高離婚率

示意圖。

陸媒搜狐“智谷趨勢”2019年3月20日撰文稱:“中國人步入圍城的速度,已經遠遠趕不上9元一本離婚證的印製節奏了,成千上萬家庭組成的多米諾骨牌,正以脫韁的加速度,接連倒下。”

文章說,現在是每500個人中,只有7個人結婚(註:按照最新的數據,結婚人數遠低於7人,不到4人;而100人中,結婚人還不到1人)。2018年4季度,每結婚100對夫妻就同時有60對離婚。

2006年起,北京市的粗離婚率(每千人里離婚人士的對數)直線飆升,從1.5‰漲至3.2‰,翻了2倍多;2009年,北京的離結率(離婚對數/結婚對數)為22.87%,6年之後的2015年,離結率翻了近三倍,飆至64.04%。

《每日經濟新聞》曾報導,從2002年起,大陸的離婚率就一路升高。2002年離婚率僅為0.90‰,2010年就突破至2‰,2015年離婚率就升至2.8‰(是2002年的三倍多)。

中共民政部2017年的統計顯示:2017上半年有185.6萬夫婦在民政部門和婚姻登記機構處登記離婚,比2016年同期上升10.3%。北京、上海、深圳、廣州這四個一線城市包攬了2017上半年度離婚率排行榜的前四名,北京的離婚率高達39%。

圖為北京的一處建築工地。

而導致高離婚率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房價,尤其2010年開始的買房限購政策。因為“假離婚”能讓家庭獲得更多收益。

2010年4月30日起,北京規定一個家庭只能新購一套房,無論此前有多少套房。2011年北京當局又將“N+1”升級為“1+1”模式,即每個家庭最多只能有2套房。

《經濟參考報》曾報導,若在北京貸款300萬買房,首套房享受最低85折利率,二套房按基準利率的1.1倍來計算,離婚了買房,支付利息約為226萬,不離婚買房則要付約306萬。

上述搜狐文章連發兩問:若離婚能讓家庭多得80萬的收益,你離不離?若離婚能讓一個家庭在北京多出一個買房名額,你離不離?一次“假離婚”,能少付80萬,凡是有點經濟頭腦的夫妻都會作出選擇。

在其它城市,甚至有為了多拿拆遷款(多幾套房)而集體離婚的。2017年,南京高新區一村子160多對夫妻,上至八十多歲老兩口、下至剛結婚不久的小夫妻,為了拆遷款,90%都離了婚。

為了拆遷款,一位78歲離了婚的大爺說:“一百歲也照樣離。”

文章形容:“(離婚)這可是經過嚴密計算後的經濟策略。”“怕房價再漲下去以後就買不起了,趕緊假離婚,搶先下手買一套再說。”

當然,導致離婚的原因還有其它,本文在此僅就房價這一主要原因進行分析。

生活成本高

圖為示意圖。

造成大陸結婚率下降的重要原因是生活成本過高。

《21世紀經濟報道》2019年3月9日報導,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人口與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石智雷說,尤其是大城市,由於經濟壓力大,更不容易結婚。

2018年6月,美國一家諮詢機構發佈的“全球生活成本排名”顯示,中國四大“一線城市”——上、北、深、廣分別排在第7、第9、第12和第15位。在世界上生活費最昂貴的10座城市中,加上香港,中國大陸就佔了3座。

2018年北京的房租平均上漲了15%~20%,很多人租不起房,成了“房租上漲難民”。物價也在悄然上漲中,理髮的費用漲了近20%;飯店菜價的漲幅在12%~40%不等。

2018年正解局原創《我們梳理了500個中國人的消費賬單看到一個生活的真相》一文披露“北京,一居室,房租從4,200漲到5,200,工資已經兩年沒漲了,感覺現在的消費水平又回到了五年前。買不起房的時候可以選擇逃離,但放眼望去,又有哪個地方能安身立命呢。”

“坐標福建漳州,一個正在發展的城市,靠廈門的漳州港開發區房價從3年前的5,000一平(方米)到現在20,000一平。母上在政府上班七七八八稅扣完這個月不到2,000,公務員要上繳各種補貼今年家裡交了5~7W了。活着或許只是為了活着,剛讀大二,未來很迷茫都不敢結婚談戀愛了。”

坐標桂林,16年底到18年房價平均漲了近三千,基本上9,000起步,每個月收支平衡,房貸2,800,小孩學費1,500,水電煤氣物業350,油鹽米菜水果1,000,人情客禮300~600,雙方父母暫時沒給,每月6,000開支,二胎不敢要。”

結婚觀念轉變

年輕人的結婚觀念改變了,持晚婚、不結婚觀念的比例上升,尤其是女性。

結婚率低的再一原因是,年輕人的結婚觀念改變了,持晚婚、不結婚觀念的比例上升,尤其是女性。

上述《21世紀經濟報道》稱,南開大學教授原新表示,2015年大陸30~34歲女性不結婚比例為6%左右,比1990年提高了10倍左右。北京市委黨校教授潘建雷稱,北上廣深發展機會多,很多人為了實現個人發展,將結婚推遲;再加上生活壓力大,缺愛的人越來越多。

據中共民政局2015年數據顯示,大陸單身男女人數當時已近2億,主動選擇單身的女性明顯增多。獨居人口從1990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14.6%。

《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曾就單身女性進行調查,調查中,超過66%的人認為適齡女性主動選擇單身的原因,是現代女性將婚姻視作一種理想主義的生活模式,不再將就;近42%的人表示,這是因為社會倫理道德的崩潰,讓女性對婚姻越來越缺乏安全感;超過41%的人表示,女性地位提高,有了更多的選擇和追求是主要原因。

2016年發佈的《中國逼婚現狀調查報告》顯示,逾七成受訪者曾被父母“逼婚”。其中,25至35歲的青年壓力最大,被“逼婚”率高達86%。

還有越來越多人選擇只同居不結婚,江蘇網民“遠程諮詢”曾說:“性解放,是當前年輕人不願結婚的根本原因。”

適婚人口比例下降

示意圖。

2019年3月19日,《21世紀經濟報道》報導,2010年至2013年大陸結婚率處於上升狀態,2013年後每年下降——2013年結婚率為9.9‰、2014年為9.6‰、2015年為9‰、2016年為8.3‰、2017年為7.7‰、2018年仍繼續下降。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人口與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石智雷說,結婚率的下降與人口結構有關。因目前中國人口老齡化嚴重,出生率低,結婚適齡人口比重下降,促使一般結婚率下降。

中共國家統計局1月份的數據顯示,2018年,大陸全年出生人口1,523萬人,比2017年(出生人口1,723萬)下降200萬。2018年大陸出生率為10.94‰,比2017年的12.43‰進一步下降,為1949年以來最低。而此時,大陸已推行“二孩政策”3年。

到2018年末,60周歲及以上人口24,949萬人,佔總人口的17.9%,比上年同期增長859萬,比2008年末增加了8,960萬人。

同時,發達地區的一般出生率低,結婚率也低。

2018年,上海出生率為7.2‰,天津為6.67‰;2018年,青海出生率為14.31‰,安徽為12.41%,廣西為14.12‰。

中共國家統計局和民政部最新數據顯示,經濟越發達的城市結婚率越低,如北、上、廣、深、津等;上海結婚率只有4.4‰,全國最低,浙江為5.9‰。經濟欠發達地區反而結婚率高,如藏、青、皖、黔等;貴州結婚率達11.1‰,排位靠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