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真無恥! 共匪改《畢業歌》 抗戰功勞全歸黨

——文革時期被改得面目全非的《畢業歌》

中共改《畢業歌》歌詞的最大貢獻,就是把抗戰的功能都歸到了我黨,這個和當年批判國民黨蔣介石賣國不抗日的宣傳口徑是完全一致的。而田漢在文革中悲慘死去,屍體沒有真姓名,死因至今不明。

田漢與夫人安娥。田漢在文革中悲慘死去,屍體沒有真姓名,死因至今不明。

說到《畢業歌》,大家都很熟悉,這是田漢作詞、聶耳譜曲的一首歌曲,本是1934年拍攝的電影《桃李劫》中的插曲。抗戰時期,很多剛剛從校園走出的青年學子,就是高唱着《畢業歌》,投筆從戎,走上了抗日前線。這首充滿激情的歌曲,曾激勵了一代又一代人,一直傳唱至今,完全稱得上不朽的經典。

畢業歌

同學們,大家起來,

擔負起天下的興亡!

聽吧,滿耳是大眾的嗟傷!

看吧,一年年國土的淪喪!

我們是要選擇“戰”還是“降”?

我們要做主人去拚死在疆場,

我們不願做奴隸而青雲直上!

我們今天是桃李芬芳,

明天是社會的棟樑;

我們今天是弦歌在一堂,

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

巨浪,巨浪,不斷地增長巨浪!

同學們!同學們!

快拿出力量,

擔負起天下的興亡!

共建偉大的民族!

《畢業歌》的詞作者田漢,正是我的老鄉湖南長沙人。以前的長沙是個戲窩子,此地風俗,逢年過節都要唱戲,現在老一輩的長沙人都能哼幾句花鼓戲,從小就喜歡看戲的田漢,最終也成為了一代大家。田漢曾寫過很多優秀的作品,《畢業歌》是他寫的,國歌的歌詞也是他寫的。

周揚、夏衍、田漢、陽翰笙四人,當年在上海曾與魯迅打過筆墨官司,魯迅稱他們四人為“四條漢子”。1966年文革爆發,這四條漢子都倒了霉。四人中,最不幸的是田漢。

1967年初,成立了一個“田漢專案組”,田漢一次又一次地被批鬥被審問,陪伴他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批鬥會,一張又一張的大字報。肉體上的摧殘,精神上的折磨最終擊垮了這位老人。1968年12月10日,田漢被迫害致死。

田漢被打倒了,那他寫的《畢業歌》自然也就成了反革命歌曲,也不能唱了。為了取代田漢譜寫的《畢業歌》,後來推出了新版的《畢業歌》,歌詞被改得一塌糊塗。

畢業歌

同學們,大家起來,

奔向那抗戰的前方!

聽吧!抗戰的號角已吹響;

看吧!戰鬥的紅旗在飄揚。

我們跟着共產黨,拿起槍!

我們誓死保衛祖國的邊疆,

我們決心把侵略者徹底埋葬。

我們要和工農在一起,

築成那鐵壁銅牆,

全國人民團結起來,

迎接那民族解放勝利的曙光。

前進!前進!軍號已吹響。

同學們!同學們!快行動起來,

奔向那抗戰的前方!

這個版本歌詞的最大貢獻,就是把抗戰的功能都歸到了我黨,這個和當年批判國民黨蔣介石賣國不抗日的宣傳口徑是完全一致的。

文革改編版的《畢業歌》,還被選進了文革時的課本。以上這張圖片,就是選自1970年10月第1版的湖南省小學試用課本第十冊語文書。當年的小學生學這篇課文的時候,對這篇課文後面的故事恐怕是一無所知。就是老師知道,也沒人敢講出來。今天讀到這篇課文,沒人不覺得荒唐。可這些荒唐的事情,卻偏偏真實的發生過。

這樣荒唐的事情再也不能發生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文革老照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