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分析:貿易戰壓力罩兩會 中共企圖瞞天過海

在美、中貿易戰的壓力之下,中共兩會快速通過了《外商投資法》草案,而中共的《政府工作報告》也不提“中國製造2025”。

有分析認為,中共企圖通過一些動作瞞天過海,先與美國達成貿易戰停火協議,以熬過這段經濟低迷期。

貿戰壓力籠罩《外商投資法》被快速通過

這次兩會最大的幾個看點,包括通過《外商投資法》、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避提“中國製造2025”等,都被認為與美、中貿易戰有關。

3月15日,中共人大代表以2,929票贊成、8票反對、8票棄權通過《外商投資法》。此法定於2020年1月1日正式實施。

西方媒體認為,中共急忙通過此法,是為了滿足美國貿易休戰的要求。

聯合早報》的評論認為,直到表決前,《外商投資法》的內容還在根據中、美經貿談判的需要進行修改。實際上,全國人大對《外商投資法》的審議也是去年7月中、美貿易開戰後明顯提速,過去三個月來更以衝刺速度完成立法程序,終於趕在今年兩會閉幕前獲得通過,說中、美貿易戰催生了《外商投資法》並不為過。

《外商投資法》早在2011年就已啟動修法研究,中共曾在2015年討論過《外商投資法》,但是在審議過程中法案被擱置。

新的《外商投資法》從審議到通過還不足三個月的時間,速度之快引質疑。

新版的措辭與原草案相比更籠統,更含糊。第一版的草案共有171條,但新版只有41條。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中國法學會商法學研究會會長趙旭東對陸媒表示,當前法律條文較為簡要,很多都是宏觀性、原則性規定,涉及到具體實施的操作性問題,未來有待於有關部門作進一步具體規定。

例如,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具體如何實施、負面清單管理的具體措施,為外商提供的諮詢服務體系如何構建、包括哪些服務等。

“可以說《外商投資法》當中涉及到的很多問題,都存在落地和實施的要求。”趙旭東說。

FT中文網的報導認為,《外商投資法》通過後,實施細則更受關注。

更有海外媒體對此法提出三大質疑:第一,中共匆忙通過法律是否為安撫川普、平息貿易戰?第二,這部法律是否本身足以解除外國企業的擔憂?第三,中共國內是否有“依法治國”的基礎,能讓法律正常運作?

中國歐盟商會和中國美國商會也分別在聲明中提出了對此法的顧慮和擔憂之處。

貿易戰壓力籠罩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不提“中國製造2025”

在今年兩會3月5日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中國製造2025”一詞罕見沒出現。

此前川普在美、中貿易戰中頻頻批評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

雖然沒有明確出現“中國製造2025”名稱,但李克強在報告中,仍承諾大力投資新興產業,如下一代資訊科技、高階設備、生物醫藥和新能源汽車等,這與“中國製造2025”內容卻如出一轍。

相對於李克強在2015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出“中國製造2025”,2016年稱該計划進入“啟動實施”階段,2017年則提出將“深入實施”,2018年還有創建“中國製造2025”示範區的構想。今年的報告隻字不提,似乎有意迴避這個10年行動綱領。

北京大軍經濟觀察研究中心主任兼研究員仲大軍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對“中國製造2025”改為低調,實際上還是該怎麼做還怎麼做,只是變低調而已。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港媒表示,中共的做法只是策略性迴避,它保持低調或表面妥協,只是紓緩壓力,減慢內部經濟急速惡化導致的問題,但中共內部千瘡百孔,矛盾重重,恐難平復波瀾。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認為,中共根本不可能放棄“中國製造2025”,它只是中共的緩兵之計。

分析:為與美國達成貿易戰協議中共企圖瞞天過海

李林一表示,美、中貿易衝突對中國經濟造成損害,各種危機已凸顯。目前,中共只想先讓美國降低或者取消關稅,出了若干表面上美國希望的政策。但《外商投資法》之後的《實施細則》,裏面運作的空間很大。一旦美、中籤署貿易戰停戰協議後,中共可以在《實施細則》中加入任何條款。

李林一說,再加上中共政府工作報告雖不再提“中國製造2025”這個詞,但仍在朝着既定方向努力。給人的感覺是,中共實際在瞞天過海,希望熬過這段經濟低谷,最終能東山再起。

在美、中貿易戰的衝擊下,中國經濟增長持續放緩,中共面臨各種危機。

李克強在兩會記者會上表示,當前國內外的局勢“複雜嚴峻”,這是多少年來沒有的情況。其中的“風險挑戰”更多更大,甚至無法預料,使經濟出現了“新的下行壓力”。

川普3月13日表示,他“不急於”與中共簽訂協議,不是好的協議他不會簽。

消息人士:中共不會給川普想要的“結構性改革”

自中、美貿易戰以來,美方一直以來要求中共進行徹底的結構性改革。

今年2月,川普在國會的國情咨文演講中指,“美、中要達成新貿易協議,必須包括中國真正的、結構性的改革”。

中共消息人士牛淚2月在海外中文網撰文稱,習近平在中、美貿易戰上對川普的讓步,只會是技術性的底線上讓步,為的是給川普一個台階,同時也為中國發展爭取儘可能寬鬆的中、美關係空間。

文章還指,華盛頓讓北京花錢消災可以,但川普想要的“真正的、結構性的改革”,“恐怕門兒都沒有。”

牛淚自從王立軍事件開始,一直在海外替中共發佈部分消息。

貿戰壓力籠罩兩會代表們避談貿易戰

今年中共兩會,美、中貿易談判也成為中共兩會代表避談的話題。

從公開報導中看,至今為止,幾乎沒有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對美、中貿易戰的公開評論。

香港《明報》的評論文章表示,按照中共一貫思維,如果判斷達不成協議,代表和委員們會爭相指責美國“貿易霸凌”;如果有信心簽成協議,官方輿論就會強調“中美合作”利大於弊,甚至標榜“中共外交的勝利”。但現在除了幾個經濟高官在記者會上釋放一點“樂觀”信息外,代表和委員們全都迴避這個話題,說明北京高層對談判最終成果並無把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