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華人美女迴流嚇傻 戀愛談不起房也買不起

一周工作7天,加班到凌晨5點,人已經被徹底榨乾了。

_cc1.jpg

十多年來,列治文一直是華人移民偏愛的居住地。甚至很多華人,在拿到加拿大身份後,離開列治文回國發展,最終卻還是因為種種原因回到了這座讓他們魂牽夢繞的城市。

最近,香港中文大學進行了一項居民的移民意願調查,結果顯示,有1/3的香港人想要離開故土,移民海外。而加拿大,是最受這些受訪者歡迎的移民目的地。

朱迪(Judy Lam)是個漂亮大方的CBC女孩(Canadian-born Chinese),她對這項調查結果絲毫不驚訝。

朱迪的父母來自香港,移民加拿大後生下了她。

朱迪在列治文無憂無慮地長大,念完了小學、中學、大學。畢業後,一心想要出去闖蕩的朱迪,拖着幾大箱子行李,在YVR坐上了飛往香港的班機。

在朱迪心中,香港是“東方之珠”,是車水馬龍的不夜城,是金錢和機遇堆砌的名利場。這一切,都和列治文的不緊不慢、不溫不火截然不同。

這個嶄新的世界,讓朱迪心潮澎湃,她一度相信,香港才是能讓她大展拳腳的舞台。

擁有雙語優勢的朱迪,很快就在香港謀得一份令人艷羨的工作——時裝大牌Ralph Lauren零售採購專員,負責整個亞太地區的產品規劃。

但是,現實和想像總是有差距的。正式開始工作後的朱迪,很快就被快節奏的生活壓垮。這個崗位需要朱迪一周工作七天,而這種工作強度,其實是大部香港上班族面臨的常態。有時候,為了趕一個項目,朱迪要在公司里熬夜加班,頂着黑眼圈幹活干到凌晨5點,看着香港的太陽處處升起,她才能拖着麻木的身體回家。

“在香港的時光是令人興奮的,但也是讓人精疲力竭的。我要不停地出差,幾乎有一年中有一半的時間都在滿世界跑,有時候甚至一天之內要跑兩個城市。我是賺到了很多錢,但同時那種壓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朱迪的業餘時間已經被工作壓榨乾凈,她甚至抽不出空閑,和與她同在一座城市的男朋友約會。其他人看來再正常不過的情侶周末看電影喝下午茶,在朱迪眼中,卻成了最大的奢侈。

這樣的生活,朱迪堅持了6年,直到再也撐不下去。

“我累了,真的累了。六年來,我一直在不停地工作。我男朋友也一樣,我們都被香港的工作環境壓垮了。競爭太激烈了,根本沒有時間休息,也不敢休息。”朱迪說,“我們終於決定,一起回加拿大。”

重新回到列治文,呼吸着熟悉的空氣,看着遠處青黛的山巒,朱迪感慨萬千。

“這才是我的生活。我愛列治文的自然環境,生活方式,還有這裡的人,這裡的美食。在列治文的每一天,我都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朱迪的眼裡有光芒。

朱迪是相對幸運的,她在列治文出生和長大,這裡有她的根基。而對於那些而立之年的人來說,放棄國內的一切來加拿大重新開始,需要壯士斷腕的勇氣。

李艾(Ellen Li)仍然掙扎在“移”與“不移”的糾結中。她在香港長大,家庭並不富裕,目前擔任法律助理一職。當她對現狀表示不滿時,曾經過過更苦的日子的父母就會說:“別抱怨了,你現在已經夠幸福了,比我們以前強多了。”

李艾並不認同父母的這種想法,她認為自己有權利去追求更好的一切。

她的目標並不大,但在香港卻無法實現。這座城市的高房價讓人喘不過氣來。一棟400尺不到的超小公寓,都需要100萬加元。

“我根本就買不起房。這真的太讓人絕望了。我的年紀越來越大了,我想要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但我卻不能。”

李艾想離開香港,但她對於是否把加拿大作為目的地,仍存有猶豫。

儘管在香港中文大學的調查中,加拿大是香港人心目中的移民首選國家,但李艾認為,加拿大更適合上層階級的人移民。

“加拿大是一個尋求工作和生活平衡的地方,但真的不是賺錢的地方,這不符合香港人愛賺錢的天性。加拿大是富人的天堂。像我們父母這個年紀的,富有的家庭,可以去加拿大,因為他們有足夠的錢,而且下半輩子都不需要工作了。”李艾說。

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申請移民加拿大的香港人激增30%。據估計,目前約有30萬香港人持有加拿大護照。

UBC社會工作學院主任、1993年移民加拿大的香港人殷妙仲(Yan Miu-chung)稱,據他觀察,很多香港人把子女送到加拿大讀書,這些孩子完成學業後有很大幾率會留在加拿大。他還表示,能夠移民加拿大的都是接受過良好教育的中產階層家庭。

殷妙仲說,他在香港和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談及香港未來時,發現他們“明顯士氣低落”。這些人,一邊鼓勵他們的孩子離開香港,同時自己也在籌劃離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加西周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