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9歲男童上國學學校後死亡 校方:你們家殺業太重!

“媽媽,我難受,不想說話。”

2018年12月10日晚11點半左右,求醫途中的9歲兒童睿睿(化名)縮在輪椅里說出了生前的最後一句話。此後因病情加重,父母周建奎、向小燕將睿睿從河南新鄭機場緊急送往附近醫院,11日凌晨零點10分許,睿睿經搶救無效後死亡。

睿睿生前系位於吉林省伊通滿族自治縣瓮泉屯的四平市玉琨國學實驗學校(以下簡稱玉琨學校)三年級學生。

曾經活潑陽光的小睿睿。受訪者供圖

今年2月中旬,微博上出現“四平市玉琨國學實驗學校草菅人命”的多條信息。

3月18日,伊通縣教育局職教科秦科長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經縣教育局調查,玉琨學校在睿睿死亡事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耽誤了孩子的治療。

玉琨學校法定代表人王竑錡表示,周建奎所說的情況不符合事實,正在起訴周建奎。

睿睿死亡後的第四天,雙方簽署了賠償協議,玉琨學校賠償給了周建奎和向小燕夫婦55萬元因病意外死亡金。

玉琨學校網站簡介顯示,該校以國學文化為特色,用中醫教育保障學生身體健康,用辯經教育開發學生的心智。圖片來源:網頁截屏

病情

周建奎說,睿睿出生於2009年,當時他已年近40歲,中年得子後一直把睿睿當成自己的希望,期望孩子能成才,懂得感恩。

2016年,一次偶然的機會,周建奎得到一張玉琨學校法人王竑錡的國學講座光盤。熱愛國學的周建奎決定把兒子從重慶彭水老家送到千里之外的吉林玉琨學校讀學前班。

“我兒子從小就很聰明,還特別孝順。”周建奎表示,當時聽過王竑錡的講座,宣揚的全都仁義大愛,而且還是很多學校的教授,自己就特別信服他。

周建奎告訴記者,在剛去的時候,孩子的確變得很有禮貌,見到人都會鞠躬打招呼,還會背誦一些國學經典。但是時間長了就發覺孩子似乎被管得過於嚴格了,本該是長身體的時候,卻始終瘦小,同時也缺少些小孩子的靈氣。

2018年,睿睿已是該校三年級三班的班長,也是班裡的尖子生。睿睿在十一期間放假回家後,“我們發現他越來越瘦,就想給孩子轉學了。”周建奎說,“當想給班主任打電話溝通,但睿睿的反應似乎特別恐懼,哭着抱着他媽媽的腿不讓打。”

玉琨學校官方網站介紹,該校是一所設有小學、初中、高中全日制學歷教育的民辦寄宿制學校,成立於2017年8月18日,前身為2007年5月12日成立的長春市玉琨實驗學校。學校有26個教學班,近1200名學生,“作為一所以國學文化為特色的學校,玉琨學校用國學教育凈化學生的心靈,用中醫教育保障學生的身體健康,用辯經教育開發學生的心智”。

周建奎說,玉琨學校採取全封閉制教學,家長平時只能通過電話了解情況。

2018年12月5日,周建奎像往常一樣給睿睿班主任丁雪打電話,被告知孩子已經發燒一周了。

周建奎說,校醫閆振麗告訴他,睿睿只是因積食引起的發燒,不用擔心,睿睿已經在醫務室治療了,並且給他減飯,每天只讓他喝半碗粥。

在伊通縣教育局提供給周建奎、向小燕夫妻的《睿睿事件相關問題調查情況》(以下稱《調查情況》)顯示,玉琨學校12月2日發現睿睿身體不適到保健室測量體溫,發現發燒後,保健老師閆振麗對孩子進行了刮痧拔罐物理降溫,“學生生病期間,學生自己要求喝粥,不是家長說的每天半碗,而是每頓有粥和麵食。”

除了減飯外,睿睿曾吃過“小食粉”。記者調查發現,“小食粉”是該校醫務室自製一種中藥粉,共有28種中藥粉末,例如石膏、肉桂、丹參、乾薑等。校醫診脈後根據病情配置藥粉,這在該校並非秘密,大部分家長手中都有“小食粉”。

關於閆振麗的身份,周建奎說其是校醫。《調查情況》則稱,畢業於海倫市職工中等職業學校醫療專業的閆振麗,只是學校的保健老師,負責學生健康檔案管理。

《調查情況》認為,周建奎提出的中藥粉問題不存在,學校會提供一些葯食同源的營養粉,如枸杞、山藥、銀耳等,對孩子進行調理,“由家長自行準備,不涉及違法問題。”

3月18日,玉琨學校的法定代表人王竑錡告訴記者,現在閆振麗已經辭職不在學校工作了,“至於她是否給睿睿餵了中藥粉,我不知道,如果想了解具體情況可以去問教育局、公安局。”

伊通縣教育局提供給周建奎、向小燕夫婦的《睿睿事件相關問題調查情況》。攝影/見習記者張瑩

死亡

睿睿的病情在12月7日變得複雜起來。

《調查情況》稱,12月7日下午,閆振麗發現睿睿腹部有包塊,校方立即通知家長到學校接孩子就診。次日,閆振麗先後帶着睿睿輾轉伊通縣醫院和長春市兒童醫院,並辦理了住院手續。此後因治療需要穿刺的問題,睿睿又辦理了出院手續。

周建奎則說,他是擔心孩子病情,在7日晚給班主任打的電話。電話中,閆振麗稱睿睿病重,讓家長趕緊想辦法接出校外治療。次日晚,周建奎在位於長春的玉琨學校招待宿舍中,見到了躺在床上的睿睿。孩子面色暗沉,瘦得已經脫相,連說話都沒有力氣。

“為什麼孩子生病這麼多天,你們都沒有把他送到醫院去治療?”面對周建奎的質問,閆振麗拿出一張血常規檢驗報告單表示,“你家孩子得了白血病,如果在醫院化療的話沒的(指病故)更快,不如採取中醫手段保守治療。”

睿睿究竟得了什麼病?

記者注意到,醫院報告單是由伊通縣第一人民醫院於2018年12月8日上午,也就是在周建奎趕往長春當日出具的。報告單顯示,睿睿的白細胞指數為550.12,而參考值應為4—10,此外還有多項指標均超出參考值範圍。

在另一份醫學影像學診斷報告書中顯示,“肝脾增大,請臨床進一步檢查。”

除此之外,並沒有睿睿病情的確診報告。

周建奎說,8日當晚,閆振麗向自己推薦她的中醫師父——河南平頂山的中醫王某,並且將其診所的相關信息通過微信發給了周建奎。

《調查情況》稱,家長認為穿刺對孩子傷害太大,希望通過中醫治療,並詢問王某的聯繫方式並聯繫診治,學校未參與此事。

周建奎帶着睿睿乘坐火車於12月10日抵達河南平頂山,王某未給孩子治療,建議去當地三甲醫院進行診療。

《調查情況》稱,家長決定帶睿睿回重慶進行治療。

周建奎的妻子趕到河南平頂山後,與兒子相聚了3個小時。當時睿睿縮在輪椅里,頭也抬不起來,聲音特別小,“媽媽,我難受,不想說話。”這是睿睿生前的最後一句話。

12月11日凌晨10分許,睿睿在河南當地一家醫院急救無效後死亡。

周建奎說,根據學校要求,學生入學前、每年開學前都會安排學生體檢,體檢不合格的學生學校拒絕接收。體檢報告顯示,入學時睿睿的體重是65斤,身體健康,但睿睿離世時只有53斤。

校方與睿睿父母簽署的《關於睿睿因病意外死亡賠償協議》。攝影/見習記者張瑩

爭議

12月11日,校方知道睿睿離世的消息後,於當晚抵達鄭州與家屬見了面。

《調查情況》稱,兩天後的12月13日,校方代表和睿睿的家長在新鄭市新港區派出所接受詢問調查,“校方建議家長對孩子進行屍檢,走司法程序,但家屬不同意,家長對校方多次威脅恐嚇,要求賠付金額了解此事。”該報告稱,家長要上訪,背屍體到學校,找自媒體炒作搞垮學校,“校方考慮到當時家屬的悲痛心情,出於人道主義精神和理解逝者家屬的心理,同時不想給相關行政部門找麻煩,學校在堅持平等自願的原則下,與家長協商賠付55萬了結此事。”

這份《關於睿睿因病意外死亡賠償協議》顯示,雙方簽署時間為12月14日,校方一次性支付睿睿父母孩子因病意外死亡賠償金55萬元,睿睿父母不再向校方主張任何賠償或補償費用,同時放棄睿睿死亡所進行的仲裁、訴訟、賠償的權利。睿睿父母領取校方全部款項後,不再向校方提出任何異議,不得作出有損於校方聲譽的言論,否則須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12月15日,睿睿的屍體進行火化。

事後,周建奎夫婦逐漸緩解心態後,想聯繫校方將睿睿的遺物取走,並聯繫上該校法定代表人王竑錡。

雙方的通話錄音顯示,王竑錡稱雖然自己始終沒露面,但親自為睿睿念了5天經超度靈魂,並表示:“你孩子得了白血病,是因為你們家殺業太重,作家長的應該懺悔。”“你不服愛上哪告上哪告去,我等着瞧!”

但《調查情況》的說法則相反:“經調查,事後學校法人(應是法定代表人)王竑錡、校長閆俊榮給家長打過電話進行安慰,但家屬要求增加賠償。”

玉琨學校官方網站顯示,王竑錡是著名民營企業家、慈善家、教育家,中國人民解放軍航空大學德育教授、吉林大學以及東北師大客座教授。記者登錄所涉高校官方網站,沒有材料證明王竑錡的教授身份。

玉琨學校官網顯示王竑錡曾於2005年度被評為感動吉林八大人物。但是,記者查詢吉林省政務服務和數字化建設管理局吉林省信用信息服務中心官方網站信用中國(吉林),在2003年度——2014年度“感動吉林”十大人物名單中未顯示有王竑錡的名字。

回想起睿睿身上的淤青,周建奎認為,事情或許還有其他內情。

周建奎說,自己從其他家長處了解到,在該校出問題的孩子不止睿睿一個,“整天念經站樁,只要有孩子生病就‘減飯’,讓他們懺悔、體罰。我真的不明白,他們究竟讓我兒子懺悔什麼?他身上的淤青是怎麼回事?”

《調查情況》稱,經調查,要求學生懺悔的事情不存在;學校不存在佛學類讀物,學生不會背誦佛經,學校未組織學生背誦佛經。

記者多方獲悉,給睿睿刮痧的閆振麗已離開該學校。《調查情況》稱,因家長12月11日後,一直給閆振麗打電話指責謾罵歪曲事實,閆不堪其擾,主動於12月17日提出辭職。

伊通縣教育局職教科秦科長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關於睿睿死亡事件有關部門多次進行了調查,縣教育局2月進行了兩次調查後給周建奎出具了上述的《調查情況》。

秦科長說,經過調查發現,周建奎所反應的主要問題學校都不涉及,學校主要的問題就是延誤了睿睿的治療。“閆振麗是玉琨學校的保健醫生,衛校中專畢業,農村的醫生哪能有那麼高的醫術?當時孩子高燒後,閆振麗就採用了土方法刮痧、拔罐進行物理降溫,結果沒有好轉,過了幾天孩子體質越來越差,這才引起了重視。”

2018年12月26日,周建奎向伊通縣公安局報案,提出閆振麗非法行醫,對此警方作出審查後決定不予立案,原因是“該案不符合立案標準”。

王竑錡則表示,因周建奎通過網絡所說的情況不符合事實,正在起訴周建奎。

記者獲得的一份吉林理悅律師事務所律師函稱,2月16日,周建奎通過新浪微博發佈《王竑錡創辦私立全封閉學校》一文,其虛構內容、煽動性的文字和公開廣泛傳播,已經使社會公眾產生了錯誤認識,造成委託人的社會評價降低,名譽受到損害,侵犯了名譽權。該律師函要求周建奎立即停止侵權行為,並刪除文章,不得再行發佈,另外向玉琨學校和王竑錡賠禮道歉。

周建奎和向小燕夫婦說,“我們必須為兒子討回公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上游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