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日月換新象 漢服在白宮

唐仕女大袖衫禮服(中華文化協會提供)

引子:1700年第七天

1700年的第七天,巴黎凡爾賽宮舉行了一場盛大的新年化妝舞會。太陽王身穿華貴的中國絲綢,坐在一座八抬大轎上,在眾人的簇擁下來到了慶典。這場宴會被命名為“中國皇帝”。就這樣,歐洲開始了她的十八世紀。

在十七、十八世紀,來自遙遠東方帝國的絲綢曾讓歐洲皇室貴族如痴如醉,在當時的歐洲,穿漢服是一種最高品味的時髦。在今天,西式現代服飾成為全球化時代人們普遍的穿着,歐洲中國熱的那一段往事早已被人淡忘。

然而歷史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轉折。今天,在己亥新年開始之際,美國白宮舉行了一場慶祝活動,彷佛穿越時間隧道,我們再度看見了漢服那無與倫比的大氣與高雅。2019年,世界格局正在悄悄改變,天象已然變化,在這時,又一回,來自中華神傳文明的華貴漢服出現在世人面前,彷佛一個失去的文明輝煌再現,贏得了人們熱烈的讚歎。

《駿馬上的太陽王路易十四》,by Pierre Mignard。(公有領域)

東西方文明的交輝

在華府白宮橢圓形大樓西側有一棟白色花崗岩、石板、鑄鐵建成,淺綠屋頂的龐然建築,這是艾森豪威爾行政辦公大樓,白宮的許多機構(包括總統行政辦公室和副總統辦公室)都設在這間法國第二帝國風格的建築中,今天它被視為美國國家歷史的一座里程碑。

艾森豪威爾行政辦公大樓原先屬於海軍部門的東翼有一間印度條約室,室內裝潢端莊大氣,四壁懸掛碩長的油畫。從窗戶看出去可以看到白宮川普的房間。這裡曾經是總統舉行記者招待會的地方,1955年,艾森豪總統在這兒舉行了史上最早的一場現場電視直播記者會。今年2月12日,己亥正月初八,白宮的中國新年慶典就在這舉行。

艾森豪威爾行政辦公大樓。(公有領域)

印度條約室。(公有領域)

這場慶典由白宮亞太裔行動計劃AAPIs舉辦,許多重要官員都在這場新年慶祝上致辭。行動計劃執行長梁荷莉(Holly Ham)分享了中國新年的故事,並祝賀在場人士新年快樂。交通部長趙小蘭表示作為亞裔美國人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在兩種文化上都有優勢。總統策略助理Brooke Rollins報告未來的優先經濟事務。少數族裔發展辦事處國家主任Henry Childs討論川普領導下的經濟成長及對白宮亞太裔行動計劃的影響。國務院助理秘書Michelle Giuda就美國在地區事務的領導發言。

慶典的壓軸是亞裔的藝術演出。華盛頓地區韓裔基金會的韓國鼓舞、台灣室內樂的中西樂器合奏、越南文化表演團的舞蹈、中華文化協會的漢服走秀、中國少年俱樂部的舞獅一一上場,古老亞洲大地上各族裔的傳統藝術使得這間典雅的條約室生機盎然。

在今年的新年慶祝中,亞裔的藝術演出有一個全新的節目,帶來了出乎意外的驚喜,使得這場慶典有了不一般的意義。這就是中華文化協會漢服社的漢服走秀。這場演出不到十分鐘,然而展現的古老中華文化的優美氣度卻震動了全場的觀眾。頭一回,優雅大度的各朝漢服出現在富有古風的條約室內。在這傳統新年慶典上,來自東方的傳統文化不意在這間具有西方古風的室內展露光華,與之相互輝映。

沒有伸展台,這間典雅的印度條約室就是最好的舞台。一扇長門打開,穿着漢朝、唐朝、明朝服飾的模特一個個從門後緩緩走出來,慢舒長袖,款款移步。模特緩慢的步伐,端莊而寧靜的身形好似古人復活,把人們帶回了古代。剎那間,白宮好似變成了一座東方皇宮。

古人的復活

中華大戲五千年,這五千來漢服不斷變化着,展現各朝代的文化及獨特的美學。漢服不只是外在的衣飾,並且結合了人內在的風度氣韻,規範着人的行動舉止,使人敦敦有禮,進退合節,男子陽剛瀟洒,仕女端莊婉約。從柔軟細韌的絲綢到上衣下裳的裁剪,都蘊含著古人天人合一,敬天敬地的精神。正由於漢服文化的豐富內涵,漢服成為帶有民族韻味,意蘊無窮的一種古典藝術。

一扇長門打開,一位穿薄荷綠唐朝禮服的模特徐徐移步,緩緩來到了觀眾前。她立定之後,緩緩把雙臂拉開,展現了一雙線條優美的垂地大袖。而後她轉身輕移裙裾,展露出腰背曲折有致的側影,配上同色的披帛,宛如一座古代的雕像。這件薄荷綠唐代大袖衫是貴族的禮服,在中晚唐流行,那時候大袖衫的袖寬往往四尺以上,一般多在如朝參、禮見及出嫁等重要儀式上穿着。因穿着這件大袖衫時,唐朝仕女發上多簪有金翠花鈿,所以又稱“鈿釵禮衣”。

薄荷綠唐朝禮服。(中華文化協會提供)

穿一身薄荷綠禮服的仕女轉身消失在門後,隨後出現的是一位穿漢代曲裾的模特。她莊重地一步步緩緩前來,立定之後,把一雙渾厚的矩形寬袖一左一右舒展開來,特別有一種古樸和厚重感。曲裾的全名是曲裾袍,原稱繞襟袍。漢代曲裾上下分裁式,類似深衣,所以又稱曲裾深衣。《禮記正義·深衣》中提到“深衣”上衣和下裳相連,被體深邃,稱作深衣。深衣使人身體深藏不露,雍容內斂,別有一番氣度。這位穿月黃色漢代曲裾的古裝女子出現在白宮,展現出漢人特有的謙遜之美。

接下來出場的是手持花束,身穿墨綠、淺綠互搭的明代女襖裙的模特。外衣為收袖口的琵琶袖,袖口有緣邊,領子加護領。下裙是一件及地的淡綠色褶裙。身穿襖裙的模特煥發出一種內在的沉靜,與漢服的寧靜祥和結合為一。她緩緩轉身移步到門的右邊,手持花束垂首靜立一旁。

門後走出了一名穿醬紫色明代官吏常服,戴烏紗帽、身穿補服的模特。補子上綉走獸。這是明代官吏的主要服飾,補子上文官用飛禽,武官用走獸。這名官吏踏大步走上前,走到左邊立定後抬手至胸前向來賓環視作揖,而後轉身向手持花束的女子揖身一拜,女子把手放在身側屈膝回禮。這一短暫的互動展現了古人男女之間彬彬有禮,井然有序的倫理,恍若古代再現。

接下來,一位身穿明代直裾深衣,外披一件飄逸大氅的男模特快步上前,兩層相套的赭紅色漢服閃爍着絲綢之光,十分耀眼,衣襟和大氅隨着他大步前行而隨風搖曳,有一種少有的氣度。玉樹臨風的模特側身在門前立定,大袖一揮,大氅微敞,展現了中國古代男子獨有的洒脫的氣質。立定之後,他向來賓擡手作揖,長袖在胸前垂下來,完全似古代雕像上古代先賢一雙肥厚碩大,內蘊天機的寬袖。雙手拱手而立的身形對稱,謙恭,渾然一體,展現出一個內蘊,完整,立於天地之間的人。而當他轉身踏步離去,身披大氅的背影豪氣而又動人,一雙大袖如翼一般微微飄動,長襟搖曳,更顯出了古代男子衣袍說不出的一種風流蘊藉。

最後,門打開,走出了一雙穿唐朝仕女袍服,巧笑倩兮的模特。她們高挑的身形,華美的服飾展現了一種現代衣着缺乏的磅礴的風度,觀眾席傳出了一聲讚歎。這兩件紫紅色、橙色唐代大袖衫和璀璨的頭冠、披帛體現了大氣、恢弘的唐代文化。唐代大袖衫禮服由長裙、寬袖對襟大袖紗羅衫和披帛組成,曲折有致的披帛垂在肩後,長圓形的紗羅下擺在薄荷瓷磚地板上搖曳生姿,宛如從唐代壁畫上走下來的一雙麗人。

橙色大袖衫的配色尤其奇妙,蜜一般的橙色長裙罩上大袖紗羅衫、配上鵝黃色披帛,再配上寶藍色腰帶和胸前的花卉,渾然天成,穿在美若天仙的模特身上,宛如一幅畫中的天人,渾身散放出一種說不出來的光,猶如甜蜜的發光體。

唐仕女大袖衫禮服。(中華文化協會提供)

面對這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氣宇軒昂,大氣風流,來自大唐的華服,望着這一雙高大俊美的仕女,觀眾席有一種難掩的興奮。貴賓們眼睛都睜得大大的,特別亮,紛紛站起來拍照攝影。對於許多人來說,這樣正統而貴氣大美的唐朝漢服是他們一輩子都沒有見過的。見了這華貴天然,嫵媚生姿的大唐仕女大袖衫,我們明白了何以大唐一直被視為中華文明難以逾越的高峰。

又一次,這些漢朝、明朝、唐朝華美端莊的袍服一個個穿過來賓的眼前,一字排開在條約室前方立定,然後,所有模特舒展右臂向嘉賓致意。之後他們列隊徐徐穿過條約室,魚貫穿過大門走出去。

最後一位穿唐朝仕女橙色大袖衫的模特轉身徐徐穿過門離去,身後曳着呈弧形的披帛和拖地搖曳的裙裾,背上是挑高的腰飾,頭上是高聳如冠的頭飾。就這樣,她穿過門離去,留下一個華貴絕倫的唐人的背影。

謝幕。神賜之衣:大美漢服。(中華文化協會提供)

中華文化協會會長Cindy Shao對於能在白宮演出,感覺是一個最高的榮譽,“這次中華文化協會漢服社受邀參加白宮的中國新年慶祝活動,對亞裔來說是最高的榮譽。參加慶祝活動的嘉賓都是一些機構和組織的官員和主管,或是跟亞裔社區互動的機構領袖。

這是第一次漢服服飾和文化在白宮展現,以前從來沒有過,真是特別有意義。今年慶祝活動的地點印度條約室高貴典雅,和華貴端莊的漢服相得益彰,東西方文化在此和諧相聚,美好的畫面定格在這裡,成為我們珍貴的回憶。”

這次白宮的漢服走秀背後的靈魂人物是天韻國際漢服研究中心主席Grace Chen,這場演出所展示的七套漢服都是出自於她的設計。從2008年新唐人舉辦的全球漢服回歸設計大獎賽開始,Grace就立志研究漢服文化,並把推廣純善純美的傳統文化藝術,特別是以正統漢服為主的禮儀道德、人文藝術為己任。

對於這次的漢服演出,Grace表示:“我們受邀在白宮展示漢服,也是希望透過漢服傳統服飾之美讓人們了解中國傳統文化,以促進中西傳統服飾、文化藝術的發展,並為世界各國傳統文化藝術互動與合作盡一點微薄之力。透過主辦方以及現場觀眾的反饋,可以感受到主流社會的人們對傳統漢服之美的由衷喜愛之情。由此可見我們在白宮展示漢服文化也是意義不一般的。”

在中國和巴黎,Grace所學的都是西方禮服的設計和裁剪。通過近十年來對漢服文化的學習和研究,Grace切身體會到中國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體現在漢服服飾文化上,可以看到漢服形制與服飾中體現着天人合一的理念。

現在越來越多人喜愛漢服,不僅是因為漢服所展現出來的形式美,人們真正感受到的美是來源於漢服體現了傳統文化的內涵。任何藝術作品設計的美,其內涵和精神展示了一位藝術家的境界。

Grace認為純凈自己的思想,提高自己的藝術修為,對一名設計師來說尤為重要,所展現的作品就是要帶給人們向上與光明的感受。從她設計的純凈高雅的漢服中,我們能感受到藝術家對自己藝術的期許。

這次特殊的漢服走秀在白宮舉行,躬逢其盛的模特有許多深刻的體會。在七位模特中,有一位是2018年DC小姐AllisonFarris,有着東西方血統的Allison豪爽帥氣的外形給這次的漢服走秀帶來了一股新鮮的氣息,慿添了另一番情調。她表示能參加這次漢服演出特別高興。

第一次穿上漢服走秀,穿沉靜的明朝女襖裙的Alisa說:“漢服展現的不是外在的美,要提升自己的修為,才能體現漢服的美。穿漢服不只是外在的,漢服這種美是由內到外,要是自己沒有這種美,就很難展現出來漢服的美。要內在有一種提升,才能展現漢服的美。”

對於穿漢服,穿薄荷綠大唐禮服的Lilian有特殊的體會:“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古人穿的衣服也是神賜給人的,所以想通過這次漢服演出證實神的存在。”

穿月黃色漢朝深衣的安妮說穿上漢服,更能體會到古代和現代文化的差異:“古人內斂,溫文爾雅,文靜的修為,這種美和現在的美是不一樣的,現代的美都比較張狂,都是表面的,比較低淺。這和古代的美感完全不同。”

模特合影。(中華文化協會提供)

一位來賓在演出結束後痴痴望着穿着古典袍服的模特們,流連忘返,一直指着一位模特問:“她是誰?”彷佛這些模特來自另一時空,另一世界。這次的漢服演出不僅震撼了在場的嘉賓,一起參與演出的亞裔藝術家也深受吸引,十分驚艷。

安妮說起了換裝室里的一個插曲:“我給DC小姐梳好頭,戴上頭飾,一旁的演員看得目不轉睛,簡直太驚奇了,‘這東西是戴在頭上的?你這不是queen(皇后)嗎?’”

一位白宮官員詢問文化協會漢服社是不是第一次來白宮,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服飾,會長Cindy告訴他這是中國幾千年朝代的服飾,他很驚訝,有點難以置信。其實對於那天的很多官員,這見所未見的漢服彷佛打開了一扇天窗,讓他們窺見了另一種文明,另一種生活,甚至是另一種人類。這來自五千悠久文明的漢服背後的文化底蘊深厚博大,和我們現在生活於其中的現代文明不可同日而語。

其實,從2008年新唐人舉辦第一屆全球漢服回歸設計大獎賽開始,漢服之美逐漸回到人們的視野。在2010年、2011年、2013年,漢服三次受邀參加着名的紐約時裝周走秀,來自五千年古老文明,大方熱情而又典雅寧靜的漢服風靡了整個紐約服裝界。

而在2018年,在華盛頓DC國會山莊草坪上,中華文化協會也舉辦過一場漢服走秀,華美端莊的漢服出現在廣大的翠綠草坪上,美不勝收,震動了在場的世界各國遊客。近年來,大陸也掀起了漢服熱,但所穿戴的大多不是正統的漢服,缺乏漢服必有的端莊和內在的美德,給予人的感受也就缺乏漢服深廣而平和的美感,更失去了其深厚的文化內涵。

己亥年伊始,這一場在白宮的漢服演出遙遙呼應1700年凡爾賽宮的“中國皇帝”新年宴會,預示着新紀元的到臨。三百多年前的一個新年,來自中華神傳文化的高貴漢服引領歐洲走入了十八世紀;今天,在悄然移轉的天象下,在又一個新年的開始,猶如一雙奇特的鏡像,來自古國文明的漢服再度引領人們走入輝煌的宇宙新篇章。

從柔韌爽滑的絲綢材質到裁剪得大氣雅正的袍服,美質獨具的漢服妝點着人們的身體,也規範着人們的內心。來自古老中華帝國的漢服出現在白宮,這亞美利堅的現代皇宮,衝擊着人們的心靈,彷佛在告訴人們:從現在起,人類全新的服飾,全新的生活要開始。

在這地球上,人的生活就要從新開始。褪下那變異、缺乏美感的現代服飾,回到那大氣雅正的古典服飾,那祖先留給我們的真正屬於人的,神賜的服飾,人就要從新開始。穿上寧靜祥和的漢服,歸正我們的心,尋回我們原有的神性,我們再度開始生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