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唐代記載:地府缺判官 找人間官員代理

唐朝大法官唐臨所著的《冥報記》就記錄了這麼一則故事:官員柳智感穿越陰陽兩界代理判官職務。 唐朝河東地區(太行山以西黃河以東)有一人叫柳智感。貞觀初年,他擔任長舉縣令。一天夜裡,他突然「暴斃」,但第二天早晨又醒了過來。這場突如其來的際遇,使他有幸作為歷史見證人,帶回了不少地府見聞。

《與神同行》原着漫畫家周浩旻曾表示,他的創作概念來自韓國廟宇中的“十王圖”。圖為元陸仲淵繪《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阿波羅網李廣松編者按:唐臨《冥報記》,作於唐高宗永徽年間(650年-655年),是唐代紀實故事集.此書在中國亡佚已久。近人楊守敬曾從事《冥報記》的輯佚工作.他以日本三緣山寺本為基礎,從《法苑珠林>,<太平廣記>中輯錄《冥報記》佚文.所輯佚文分為六卷。】

唐朝信仰文化興盛,大唐子民思想也格外開放,對不同於人世的另外世界,保持着開放探索的態度。唐朝大法官唐臨所著的《冥報記》就記錄了這麼一則故事:官員柳智感穿越陰陽兩界代理判官職務。

唐朝河東地區(太行山以西黃河以東)有一人叫柳智感。貞觀初年,他擔任長舉縣令。一天夜裡,他突然“暴斃”,但第二天早晨又醒了過來。這場突如其來的際遇,使他有幸作為歷史見證人,帶回了不少地府見聞。

據他所說,一開始他被陰差追捕,後來地府使者看到他之後,說:“現在有一個官職空缺,想請您屈就上任。”

柳智感以雙親年邁為由推辭了。他自述平生重德行善,凡是有利眾人、造福他人的善事都會去做,認為自己不應該現在就死。於是閻君派使者勘察柳家情況,發現他說的都是實事,就對他說:“您確實不該現在就死,可以暫時代理判案錄事。”柳智感答應了。

一位小吏帶着柳智感進入官署,那裡有五個判官。圖為明朝繪畫《地府六曹四司判官地府都司官》。(公有領域)

一位小吏帶着他進入官署,那裡有五個判官,柳智感為第六個。官署的廳堂很寬敞,每個人坐擁三間屋室,各有各的床鋪和案幾。

柳智感看到眼前的每位判官都很繁忙。他還發現西頭有一個坐位,沒有判官,小吏帶着他到那兒坐了下來。

柳智感遂即開始辦公。幾位地府的官吏將文書、賬簿都拿到他的面前,擺在他的几案上,然後退到台階下,恭敬地站好。柳智感問他們怎麼站得那麼遠?他們回稟到:“擔心身上的惡氣會沖犯您,就站在遠處回答您。”

柳君查看文案,發現和人間很像,於是提筆逐一批示判詞。不一會兒,有差吏送來飯菜,其他判官都聚在一起用膳,柳智感也想過去,那些判官說:“您只是暫時代理的,不適合吃這裡的東西。”

當太陽落山後,一名小吏就送他回家。這時他也醒了過來,發現天已經亮了。由於人間和陰間的時間正好相反。從此,每天日落之後,地府小吏都會來接柳智感去辦公,天亮之前再送他回來。就這樣,過了一年多。

一天在地府辦公之際,柳智感要去小解。他在大堂西側看見一個女子,年齡三十歲左右,容貌端莊,穿着也很亮麗。那女子站在那兒,哀傷地哭泣着。

柳智感走上前,問她是什麼人。那女子說,她是興州司倉參軍的夫人。因為剛剛離開丈夫來到地府,所以感到悲傷。柳君詢問小吏,因為何事抓了那女子。小吏說:“地府抓她過來,是因為有件案子要問她,讓她證明她丈夫做的一些事。”

柳智感叮囑女子,如果被帶去審問,希望她能分清事實,不要牽連她無辜的丈夫,二人都死沒有好處。那名女子也不想牽連夫君,所以就答應了。

柳智感回到人間後來到興州。他先去詢問那位司倉參軍,問他的夫人是否生病了?司倉說:“我的夫人正值青春年少,一向沒有疾病。”

司倉回到家,看見妻子正在織布,什麼病症也沒有,所以不是很相信柳智感的話。”圖為清陳枚畫《耕織圖冊.浴蠶》局部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柳智感就把在地府的見聞告訴了他,並且說出他夫人的容貌和服飾,勸他最好為妻子祈福。司倉回到家,看見妻子正在織布,什麼病症也沒有,所以不是很相信柳智感的話。沒想到十多天後,他的妻子就暴病而亡。司倉感到害怕,趕緊祭祀祝禱,懇求神明去除災禍。

另外還有一件奇異之事。舉州有兩位官員任期已滿,將進京參加考選。他們知道柳智感地府任職判官,就問他:“請問我們能入選什麼官?”

柳智感到地府後,就此事詢問小錄事,並說出那二位官員的姓名。小錄事說:“功名簿都封存在左右函中,二天後任職令才能下來。”兩天後,小錄事前來告知柳智感那兩人考取的官職。柳智感還陽後,將結果告訴了兩人。

隨後,那二位官員進京參加考選。不過,後來吏部擬出任職名單與柳君所說的不一樣。柳智感到地府後,再次詢問小錄事。小錄事查看功名冊,說:“一定會跟任職令一樣,不會有錯。”

第二天,中選的任職名單報到門下省,但被門下省退了回去。吏部只好重擬名單報呈。這回果然與地府功名簿上的官職一模一樣。於是眾人全都十分信服柳智感。

柳智感每次看到生死簿上,列着親朋好友的名字和死亡日期,就會勸誡親友要多修善德,以延長壽數。柳智感在地府做了三年判官代理。

一天,地府吏部來人對他說:“現已找到了隆州的李司戶,並正式授予他官職,由他取代於您。以後,您就可以不用來這裡了。”柳智感來到州府,將此事告知刺史李德鳳。刺史派人去隆州調查,得知李司戶已經去世了。問起死亡日期,正是陰差來人通知柳智感的那一天。

此後,柳智感恢復了正常的生活。

有一年,柳智感奉命押解犯人到鳳州地界。但中途有四個囚徒逃脫了。他奮力地追捕,但始終都沒有抓到逃走的囚犯。柳君憂愁不已,不知道如何向上呈報。

一天晚上,他夜宿旅舍,忽然看見地府的小吏。小吏安慰他說:“四名囚犯都已找到。一人已死,其他三人在南山西谷中,已被抓獲。希望您不要憂愁。”說罷,就告辭了。

柳智感遂即帶了一些人,前往南山西谷,找到了那四名犯人。囚犯知道在劫難逃,以死頑抗。柳智感和他們搏鬥。最終,一名犯人死亡,其他三個被抓補。結果和地府小吏說的完全相符。

光祿卿柳亨掌管皇家膳食,昔日他擔任邛州刺史時,曾經見過柳智感,並親自問過他的事迹。後來,柳亨向大法官唐臨詳細地講述這些事。唐臨就將柳君的故事,收錄在紀實故事集《冥報記》中。@*

據《冥報記》卷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冥報記》卷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