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債務違約動搖信心 近六成企業看衰中國經濟

債務違約增加,近六成企業看衰今年中國經濟。(網絡圖片)

由於經濟增長放緩,信貸收縮和債務違約上升,中國企業面臨越來越大的現金流壓力,支付能力出現困難。據法國機構調查結果,有59%的受訪企業認為2019年中國經濟要比2018年更差。惠譽預計,2019年中國企業信用市場難得樂觀,有些民企可能在新一輪違約中死掉。

過半企業看衰今年中國經濟

自由時報》3月18日引述外媒報道,據法國信用保險市場領導者科法斯(Coface)對1500家中國企業的調查顯示,有59%受訪者認為,2019年中國經濟可能比2018年更差,為2003年有調查以來,首次出現過半數比例看淡中國經濟。

報道說,受累於經濟增長放緩、信貸被收緊,以及債券違約上升,不少中國企業越來越難以獲得利潤,現金流受到壓力,支付能力開始出現困難。有62%在去年曾延遲支付款項。整體來說,40%受訪者表示,去年延遲支付的情況有所增加,高於2017年的29%。調查發現,企業延遲支付逾180日的比例升至55%,相對2017年為47%。

該機構亞太區經濟師Carlos Casanova表示,基於上述原因,不少中國企業正採取較長年期的還款策略,以支持營運。該些較長年期償債條款在汽車、廣泛交通、建築、能源類別企業最常見。

違約數量大增動搖市場信心

去年中國債券違約數量達到歷史最高水平,而2019年將有一大批債務到期。今年年初發生的一系列引人注目的違約事件更是動搖了市場信心。

2月13日,中共發改委發出統治,要求對企業債券發行人償還即將到期的債券的能力開展排查。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認為,這一跡象表明,在經濟放緩和流動性緊張導致許多借款人難以再融資之際,中共政府對金融風險感到擔憂。

根據Wind數據顯示,目前還有2583隻企業債還未到期,合計債券餘額達2.55萬億元。

按照中金公司的測算,2019年是各種金融債券大量到期的年份,加上2019年內發行到期的信用債,償還總量將超過6萬億,創出歷年新高。相比2018年5.34萬億元的總到期量增加15%左右。

惠譽:2019年債務違約或比2018年更嚴重

陸媒《新投資者網》2月18日發表對國際評級機構惠譽高級董事、亞太區能源和公用事業團隊主管兼中國企業研究團隊主管王穎的專訪。

王穎認為,2019年年初就有十餘只債券開始違約,整體上對於今年中國企業信用市場很難說樂觀,只能說非常謹慎。

王穎表示,從今年年初幾個月情況看,政府層面雖然有流動性“放水”舉措,但企業方面,尤其是民營企業並沒有融資放鬆的跡象。特別是一些負債率比較高的行業,如光伏、新能源的企業,現在是非常的緊張。應該說,宏觀層面的放水目前還沒有轉換到微觀層面的銀根放鬆。

王穎推測,2019年至少上半年,流動性風險爆發還是概率比較高,還是會有進一步的違約發生,而且很可能比2018年更嚴重。因為2018年大多數違約是流動性原因引起的,不少企業本身的基本面還行,但從下半年到現在,經濟進一步下滑,處於探底過程之中,這導致目前企業的基本面開始出現了惡化。這樣,即使政府放水,銀行看到企業的基本面發生變化,還是不願意進行放貸。所以,違約可能比2018年更厲害。

王穎預計,有一些民企在這一輪違約中可能會死掉。

中國經濟將繼續承壓

英國《金融時報》3月15日報道,周四(3月14日),中共官方公布了一系列工業產出、投資與零售數據,通過對數據的解讀,分析師們對中國經濟的短期前景持悲觀態度。

周四公布的數據顯示,工廠產出增長為17年來最低水平,而作為衡量家庭消費的指標,零售銷售增長保持平穩。衡量基礎設施與機器支出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長6.1%,略高於預期。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預計,至少到今年年中,中國經濟增長將繼續承受壓力。高級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乍得(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往好的方向說,最新數據將緩解人們對年初經濟急劇放緩的擔憂。但近期前景仍顯黯淡。尤其是新屋開工量的回落證實了早前的跡象,即開發商變得更加謹慎,而住房建設放緩很可能會拖累未來幾個月的經濟增長。與此同時,基礎設施投資的回落似乎表明,財政放鬆仍難以形成勢頭。”

澳新銀行(ANZ)高級經濟學家王蕊(Betty Wang)也同意短期內不太可能出現反彈,並強調了由近期房地產投資帶來的信貸風險。

學者:中國經濟整體並無增長

中國財經作家孫驍驥撰文表示,從政府負債、居民負債再到企業負債,中國的整體負債水平近兩年不斷上升。這使得中國的經濟成長真實性存疑。在扣除了債務、壞賬等等各種水分後,中國真實的經濟增長恐怕將會遠低於公布的數據。

據統計,2009到2015年,中國信貸平均增速為20%,遠遠高於名義GDP增速(同時期的GDP增速則從10.4%猛降到6.9%)。非金融企業信貸與GDP的比例,從1996年的105%上升到2015年的156%,進而上升到現在超過200%,並在2022年預估將達到300%,遠遠高於安全水平。

孫驍驥認為,這一組數據說明,信貸的投入與實際生產回報不成比例,經濟增速僅僅相當於信貸增速的不到一半。造成這個現象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是中國企業的生產端效率低下、產能過剩,投入很大但是回報很小;第二是當企業經營者察覺到企業投資回報降低的時候,會將很多資金用於回報更高的金融地產投資,其實這一部分資本沒有真正用於投入生產。

政治經濟學者史宗瀚3月15日對《德國之聲》表示,中國目前的負債是國內生產總值的300%,而如果利率是6%的話,中國每年得支付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18%的利率。去年底,中國的信用額度成長大約是國內生產總值的15%到16%,而由於利率比信用成長高的緣故,這導致中國沒有足夠的資金去支付利率,固定資產投資可能會因此崩壞。

史宗瀚表示,儘管中共政府已預期這將發生,但他們沒預期到的是,他們以為可以透過消費成長來抵銷資金的不足,但這並沒有發生,這導致整體經濟並無成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 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