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為什麼你總是擔心「來不及」?

我們大可以氣定神閑地等待,在任何時候決定去往任何地方,為自己做出最符合本心的選擇。

​​1.

我有一個妹妹。妹妹一直是家族裡最受長輩喜歡的孩子,因為她很乖。

她在上大學以前沒有離開過家,大學一畢業就按照父母的心愿回到家中給父母幫忙(父母運營一個工廠),那年她21歲。從那年開始,她基本上都一直跟父母住在廠里,沒什麼假期的概念,也很少跟朋友出去旅遊,因為沒什麼這樣的機會——節假日工廠是很忙的。

23歲她開始相親,父母的條件是男方要願意也住到廠里來,和妹妹一起管理家中的事業。就這樣相親了一年,找到合適的對象,然後平順地結了婚。今年25的她,懷了孕,正打算按部就班地把孩子生出來。

我則走了一條很不一樣的路,轟轟烈烈的早戀失敗後,就跟父母據理力爭、選擇了離家,要求去更遠的地方上學,隨後才開始努力學習考試;考上很好的大學後,我又強烈要求gap一年,停下來,父母不支持我就靠打工支持自己;然後才出國讀書,後來也再也沒有回頭。我的人生是自由而跳脫的,我覺得我並不匆忙的要趕上什麼,可以隨時按下一個暫停鍵。當然在父母眼裡我是不孝的,在親戚眼裡我甚至是怪異的。

我對妹妹心懷愧疚。我總覺得是她的擔當成全了我的自由。因為我知道妹妹心裏也不是無波無瀾的。小時候她經常跟我說,家裡的環境太壓抑,父母太過追求成功,她想去一個陌生的地方,開一家自己喜歡的小飯館,找一個喜歡的人,過平平淡淡卻溫馨快樂的人生。

所以我曾經拚命讀書的一個動力,是有一天能夠有力量把妹妹帶走,成為妹妹的庇護,讓她去遠方過她喜歡的生活。可不知道從哪天開始,妹妹再也不提離開的事了,彷彿她從沒想過一樣。

妹妹還有一個小秘密,她有過一個很喜歡的人,她們在一起很多年。從高二一直到妹妹23歲。但那個人家境不好,顯然無法被父母接受。妹妹以前一直拒絕相親,直到從大學畢業後,兩個人社會地位的差距日益明顯起來,對方最終提出了分手。從那時候開始,妹妹就毅然決然走上了相親的道路,並且安排自己在30歲之前要生完二胎。

我比妹妹大一些,再過幾年就要30歲了,覺得自己離結婚還很遠。這幾年我一直在學習,讀更多的書,做更多的研究,美國的教授經常對我說,就算到了30歲,你還是個baby呢,不着急結婚,因為你還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需要什麼、想要什麼。

2.

這就是我和妹妹的故事。她的一生是‌‌“什麼年齡該做什麼事‌‌”的最好的寫照,我則是一個社會規則的越軌者。

但我後來發現,我妹妹還不是最典型的一種女性人生。因為她靜靜地下了決心,放棄了自己對未來生活的全部構想,順從於家庭和社會給予自己的全部安排,在合適的年齡做合適的事。更典型的也更為普遍的一種女性體驗,是對於這種‌‌“合適的年齡必須做合適的事‌‌”的反抗,以及由這種反抗帶來的掙扎,以及雖然不想認同、卻仍然受到這種要求的影響、總是隱隱存在揮之不去的焦灼感。

其實不光是女性,可以說無論男生女生,成年後大部分的危機感都和年齡有關。

比如說催婚,明明還很年輕,卻因為越來越逼近那個‌‌“必須該結婚了‌‌”的年齡,陷入一種走投無路感,焦慮那個人到底在哪裡,如何才能遇見ta,以及逐漸開始妥協自己對親密關係的要求。

比如說換專業、或者是嘗試不同類型的工作,我們害怕這樣的改變和調整帶來的時間成本,害怕自己會因此更晚畢業、更晚走上事業的正軌,於是妥協於一個並不是真心熱愛的領域。

再比如說同輩競爭的壓力,隨着年紀增長,收入水平、社會資源的競爭也越來越顯著,每大一歲,好像就應該有更好的成績,如果沒有做到那就是失敗的。我們於是不得不學會與很多的失敗感相處。

有一個朋友曾經跟我說,人生像一場一刻都不能鬆懈的賽跑。從大學開始,身邊從無論哪個領域來說,都會有比自己更優秀的人。有人的實習很棒,有人的學習很好。現在已經工作了,身邊只比自己大幾歲的學長學姐已經取得了很好的職場發展,收入很高,壓在自己心裏,就怕自己兩三年後無法達到他們的模樣。

我問她,為什麼不能按照自己的節奏來成長呢?就算比別人晚、比別人慢,會怎麼樣?她說,唯恐就這樣永遠被他們落在了身後。

這種時間和年齡上的緊迫感是會造成問題的。很多人在並沒有想清楚自己究竟想做什麼的時候,就因為害怕落下而盲目選擇了一條路狂奔。甚至有一天,當他們終於如願以償獲得了領先地位的時候,可能才會恍惚發現自己甚至沒有覺得多快樂。

然而事實上,時間是一個虛構出來的概念,年齡更是如此。我們存在於世間,儘管一樣走在通往死亡的路上,但正如同每朵花都會用自己的方式走向凋零一樣,我們這條向死而生的道路原本也應當是沒有準則的。

年齡這個設置,是人類社會的人工設置,是為了更好的開展協作,人們發明了時間的概念,也因此產生了人類的年齡一說。它原本什麼也無法代表。

而年齡之所以會讓人產生焦灼感、甚至是走投無路感,是因為社會規定了一種以年齡為標準的固定的生活方式,從而讓每一個生命事件的發生,都朦朧間彷彿有一個截止日期。被學習和工作的截止時間追趕尚且令人不適,何況是被人生的截止時間追趕。

我到了國外之後,班上有這樣一個女生,她是波蘭人,已經快40歲了,她有一個12歲的女兒。她每天送女兒去學校,然後再自己來上本科,和我同班同級。和她熟絡了以後,她告訴我,晚上接孩子放學以後,她們還會一起寫作業,如果晚上有課,她會帶着孩子來學校的自習室學習。

她跟我說,她年輕的時候就對哲學非常感興趣,然而受制於家庭條件(國外大學學費比較昂貴),沒有能力來很好的大學學習。經過了近二十年的努力,期間她結過婚又離婚了,現在總算有了充裕的金錢和時間來上當年就夢想的大學。

我很驚訝地問她說,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記得這事兒啊?她看起來更驚訝地反問我,自己想做的事怎麼會忘了呢?

那天是我受到了很多震撼的一天。在我們學校里,除了她還能看到很多年長的女性,她們來自世界各地。如果在中國,她們走在校園裡都會被認為格格不入,但在這裡一切顯得那麼自然。

3.

我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慢慢感受到了自己生命的自由。如果說在過去,我還對自己的生活方式心存疑慮,擔憂自己是不是真的太不懂事,浪費了很多年齡上的‌‌“優勢‌‌”,有一天會因此付出代價。但在看到這些自由的女性之後,我才越來越堅定地發現,人生是一趟漫長的旅程,時間則是我們手中的資源。我們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完全自主地決定要把這份資源用在何處。

生活原本是有無限的可能的。假如沒有年齡的約束,我們本都不需要急着為自己做出任何決定。我們大可以氣定神閑地等待,在任何時候決定去往任何地方,為自己做出最符合本心的選擇。

你不用急着結婚,更不用急着成功。因為你的人生不是為了他人而活,你可以完完全全地掌握和擁有它,當你這樣做的時候,你並沒有對不起任何人。

當一個女人放下了時間對她的束縛之後,她是無比自由和快樂的。她會感到輕鬆,因為她再也不用匆匆地趕路,而終於可以享受起當下的風光。當然,按部舊班也是一種選擇,你可以同樣正當地選擇它。就像我的妹妹一樣,我非常愛她,我為她所期望的,只是她能夠在現在的生活中感到快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KnowYourself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