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何清漣談新書《紅色滲透》:中共大外宣為全球擴張服務

今年3月6日,旅美中國學者何清漣的新書《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由台灣八旗文化出版社出版。中共大外宣的主要目的係咩?中國媒體如何在全球擴張,進行紅色滲透?自由亞洲電台駐華盛頓記者林坪日前就這本新書專訪了何清漣。

旅美學者何清漣的新著《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封面(Public Domain)

今年3月6日,旅美中國學者何清漣的新書《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由台灣八旗文化出版社出版。中共大外宣的主要目的係咩?中國媒體如何在全球擴張,進行紅色滲透?自由亞洲電台駐華盛頓記者林坪日前就這本新書專訪了何清漣。

林坪:何清漣女士,您能不能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這本書的主要內容?

何清漣:這本書就係有關中共在全球各地的大外宣,既有宏觀的敘述,也有歷史的描繪,着重點係在現狀。現狀就分各個地區,比如香港、台灣、美國的中文媒體,這些我都有不同側重點的敘述和分析。我還在書里寫了,世界各國對待中共大外宣的態度由開始的毫無防範,到後來在某些地方發現中共的大外宣媒體從事的係情報收集活動,開始抵制。

我諗,如果要講以前我那本《霧鎖中國》係到現在唯一一本研究中國國內點樣控制媒體的書,那麼這就算係第一本研究中共大外宣體制和大外宣擴張情況的作品吧。

在毛時代基礎上加以改進,以本土化為核心的大外宣

林坪:您給我們介紹一下這本書的成書過程好嗎?您花了多長時間寫這本書?

何清漣:這本書其實寫作的時間前後歷經了10年。2009年中共正式宣布向全世界建立大外宣工程的時候,我其實就注意到這個問題,而且做了一個研究報告,花了大約3年時間。

這個研究報告回憶了中共大外宣模式的初創時期就係在延安。中共建政以後,以國家外文局為外宣的旗艦,培養了一大批專家。中國著名的翻譯家基本上都係呢度面出來的。外宣媒體向海外擴張,也係在毛澤東時代就開始了,因為毛澤東有一句名言‘讓新華社把地球管起來’。但係當時中共沒有那麼大的財力,只在非洲、美國等地建立了啲華人書店。

現有的大外宣系統係在原有的基礎上加以改進,以外宣媒體本土化為核心創立起來的。幾乎5大洲都有,而且越到後來越成熟。

我的這份報告大概在2012年正式完成,當時也係一家人權機構資助的,沒有正式出版。舊年有一個斯坦福大學胡弗研究所的報告,其中有22頁談到中共對美國的大外宣。這個報告的撰寫人找我借閱我的報告,他也在胡弗研究報告的註解里寫了,本章內容出自何清漣未發表的大外宣報告。

舊年,我覺得大外宣已經有了很多新的發展。我就在舊年一年花了很多時間,對這個報告增補、修改、重新謀篇布局,然後就寫成了現在這本書。

因地制宜為中共全球擴張服務

林坪:您認為中共大外宣的主要目的係咩?

何清漣:它的目的就係為中共的全球戰略服務。這個全球戰略,它不一定係要謀求意識形態霸權,比如向外輸出中共的所謂“共產黨資本主義”這套意識形態。它的目的唔係這個,而係為中共的全球擴張服務。這個擴張,目前在很多地方表現為經濟擴張。它就向大家宣揚中國的繁榮、富強,還有中共如何對外國慷慨援助。而且它在每個洲的重點不一樣。

比如在非洲,針對“新殖民主義”的批判,它把自己宣傳成對非洲人民非常友善,係在幫助當地人建設新非洲。

在香港,它就講的很明確:媒體要為政治服務。就係不能挑政治毛病,而係要幫政府消滅危機。

在台灣,就完全係宣揚統一、回歸祖國、共產黨如何好這一套。

它在拉丁美洲採取的又係另外一套。第一就係讓當地人知道中共唔係新殖民主義,而係一個友好國家,和拉美國家係合作共贏關係。第二還要迎合他們反帝反美的啲需求,把中共講成係他們的朋友。而且中共在拉丁美洲開創外宣媒體本土化,用西班牙文辦了好多雜誌,聘用拉美著名的媒體人或者當地政要,幫助中共寫文章,用他們的視角、他們的語言、他們的敘述方式,讓當地人能夠接受。然後中共還跟當地的大媒體合作,進行新聞交換。所謂新聞交換,其實係中共出錢購買他們的版面,用很多曲里拐彎的方式讓他們得到物質好處。

在美國,中共對華文媒體又係一種控制方式,有的係間接投資,有的係直接投資。像《僑報》就係直接投資。間接投資,就係中共購買股份或者讓一個公司出面辦媒體,或者通過廣告、贊助等形式。我們都看得到,這些海外華文媒體(報紙),除了擺在超市免費送人,一般都沒人買。所以它們的生存就全靠中國(政府)。

中共還定期培訓這些華文媒體的人員。每年有各種各樣的培訓班,講的就係怎樣配合中共的形勢宣傳,還安排他們到啲地方去旅遊。這些報紙最傑出的成就,就係有一年(香港)佔中的時候,全球140多家華文媒體聯名譴責佔中運動。這幾乎係中共大外宣中文媒體的一次大集合。

美國抵制 中共大外宣係否減弱?

林坪: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已經根據美國的要求,被迫登記為“外國代理人”了。您認為這對中共的大外宣係咪一種有力的打擊?或者講,中共現在係咪本身也對大外宣投資支持的力度有所減弱?

何清漣:目前唔係有所減弱。可能嗰啲被盯上的,大概就開始召回國。但係沒有被盯上的更多。這些華文媒體會用他們自己的方式生存落去,它們和中共的聯繫會一直存在,只係可能在困難時期它會不那麼高調而已。

林坪:大陸的讀者可以通過咩渠道來獲得這本書呢?

何清漣:只能到台灣去旅遊,然後帶返去。我經常遇到啲讀者在推特上或者臉書上,跟我講他們點樣辛苦地把這本書帶回國。有的就抱怨在海關被沒收,有的就託人帶,講中間人要加點價。這都係 中共當局管制輿論、控制媒體,最後導致大家看一本書都很困難。

林坪:謝謝您,何清漣女士。

何清漣:好的。

林坪:謝謝,再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