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農村阿公在豪華婚宴上「多吃一塊肉」被富二代辱罵 「新郎的做法」讓人叫好!

在窮困的山溝里有個小鎮,名叫三甸鎮,這裡抬頭除了能看見一片雲霧天空外,便是那連綿不斷的山峰。鎮上多是磚砌石房,有一座樓房已屬稀罕。在鎮上一個小賣部里,一名老人正興高采烈的打着電話,說:「好嘞,我明天早上六點鐘起程,坐最早的客車,一定能趕上的,放心吧。」

電話那邊傳來一男子渾厚的聲音,「邵伯,說了好幾次要提前來啊。唉,這樣吧,我現在開車來接你……」

「不、不、不,睿岩,明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本來就忙,怎麼可以為我專程跑一趟。這裡到城裡坐客車也就三個多小時,你別擔心,我一定會來。」

電話那邊傳來接二連三的嘆氣聲。

電話掛斷後,邵貴雷感嘆道:「時間過得可真快,轉眼間睿岩都娶媳婦嘍,我們也都老了。」

小賣部老闆接道:「是啊,咱們這個窮山溝總算出了個有本事的人。」一邊說一邊豎起大拇指,「沒記錯的話,葛睿岩那小子今年才三十五歲吧,竟然都成千萬富翁了。他也算有良心,與你非親非故,每個月又給你寄錢又對你噓寒問暖。你這老頭真是命好啊,他結婚連鎮上的親戚都沒通知,唯獨催你去,真不知道這有錢人是個什麼想法啊。」

邵貴雷笑了笑,正準備走時,小賣部老闆道:「你的電話就別放在我這當公用電話了,明天去城裡會用上的。」

邵貴雷搖了搖頭,說:「那小子幫我買的這個,我看着都頭暈,又不會用,還是放你這吧,有人找我時,你就扯開嗓子喊一聲,我就跑來了,反正隔得又不遠。順便,還可以讓你掙點小錢。」

說完,急急忙忙回家準備去了。

翌日清晨他坐上了去城裡的客車,車上,他一直在整理衣服,雖有幾處補丁,卻是他認為最體面的衣服了。到達城裡後,兜兜轉轉,問了很多人才找到地點,他看着那金碧輝煌的大門,遲遲不敢抬腳……

卻在這時,鞭炮聲響起,他站在人群中看着無數豪車緩緩駛來——時間變幻,他已再不是那個落寞的少年郎,而是意氣風華,養活數千員工的大老闆。

咬了咬牙,邵貴雷最終還是怯弱的走進了人山人海的酒店,望見穿着華貴的數千賓客,頓時自慚形愧,找了個十分偏僻的角落坐下。

不多久,婚慶開始,葛睿岩卻一直在四處張望,焦躁不堪的打着電話,這時主持人站在舞台正中拿着話筒,寵亮的聲音響起,「邵貴雷先生在嗎,請上台?」

邵貴雷從沒見過這麼大的排場,一陣恍惚,心想誰會叫自己的名字啊,肯定是與自己同名同姓的了,就沒有答應。主持人一連叫了好幾聲,皆無回應……

最後,讓賓客們不明白的是,為何新郎官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不見了,就連儀式也是鐵青著臉走完的。

宴席開始,邵貴雷很少吃到這些精緻的菜肴,他本是農村人,可不懂優雅,大口吃肉,大口喝灑,卻讓同桌几人心生厭惡。

酒席過半,他沒想到這麼高檔的地方也有夾沙肉這道菜,這可是他的最愛,就因多吃了一塊肉,一道拍桌聲響徹如雷,把他嚇得瑟瑟發抖。

一名穿着皮草的女子怒氣沖沖的站立,冷聲道:「一個跑來蹭飯的人也敢如此放肆,本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實在忍不住了,你這種帶着鄉痞氣的人是八輩子沒吃過肉嗎?你不知道夾沙肉是一人一塊的嗎?」

同桌几人紛紛附和,辱罵不停,而邵貴雷卻不敢反駁,只能低着頭,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任由他們辱罵。

罵聲漸大,鄰桌人皆放下碗筷,張望不已。

發生了爭吵,正和新娘挨桌敬酒的葛睿岩聞聲趕來,隔着很遠便聽見那女子憤怒的聲音,「窮狗,你就像狗一樣貪吃!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就你這種穿着,也配來這裡?既然你那麼喜歡吃,那就讓你吃個夠!」

說著,她將一大碗魚湯端起,正準備澆在邵貴雷的頭上。卻在這時,葛睿岩疾忙躍了過來,將那高舉的大碗,順勢扣在了女子頭上。

「嘶!」在場的賓客皆倒吸一口涼氣,這……是失手還是故意為之?

不待眾人反應過來,新郎葛睿岩蹲下身,握著邵貴雷的手,緊張道:「邵伯,你有沒有事?」

邵貴雷搖了搖頭,眼角有淚花閃爍,說:「睿岩吶,我……我就是看那碗肉沒人動筷,又放冷了,所以就多吃了一塊呀。」

「我知道了,邵伯,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話未完,卻被打斷,那名穿着皮草的女子此時正狼狽不堪,一股魚湯味四處瀰漫,她憤怒道:「睿岩,我們是朋友吧,你怎麼可以為了這個老東西這樣做?」

「啪!」葛睿岩反手就是一巴掌,大聲道:「養我五年,與父何異?老東西也是你叫的。他是臟、是土、是沒見過大世面,可若沒有他,也就沒有今天的我。別以為你家有點臭錢,就可以侮辱我的長輩,現在就給我滾,以後不相往來。」  

 最終,這名富二代頂着一頭魚湯落荒而逃,葛睿岩端著酒一飲而盡,向著眾人含淚道:「也許你們覺得我做得有些極端,可你們又怎知在我十二歲那年,父母都走了,鎮里雖親戚無數,卻沒一人願意施捨我一口飯吃,沒有同情,只有嘲笑!

反而是一個與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人;一個為了給我口飯吃,不顧鎮上流言蜚語的人;一人不求任何回報,為我遮風擋雨的人。

這個人,為我撐起了那片快塌下的天,我豈容他被一些犯賤的人來侮辱!

「好!」賓客紛紛叫好,鼓掌聲源源不斷。

葛睿岩握著邵貴雷的手,哽咽道:「邵伯,知道我為什麼一直叫您提前來嗎?因為那個高堂之位是留給你的,自十七歲那年,向你要兩千元錢出來闖蕩,你挨家挨戶去求人借錢,從那刻起,我已衝破世俗觀念,在我心裏,你已然是我的父親。」

葛睿岩一手拉着邵貴雷,一手拉着妻子於蕊蘭,說:「蕊蘭,以後定要待他如父。」

於蕊蘭點頭,遞出一杯茶,說:「爸,請喝茶。」

葛睿岩愣了愣,突然笑了起來,而邵貴雷卻突然大顆大顆的眼淚往下掉——幸福,道不出,那便用眼淚代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美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